香港沒有再輸的本錢

袁國勇、龍振邦撰文為武漢病毒正名,並提醒「中國人陋習劣根才是病毒之源。如此態度,十多年後,沙士 3.0 定必出現」,被迫撤回,這是分明的以政治權威壓倒學術真理!今次是科學,下次難保社會科學、心理學等,如此,香港哪有真學術可言?香港過去較中國大陸優勝,是因為中國大陸的知識分子會被捲入政治漩渦,香港的不會。現在袁教授如實發表自己的觀察及心得,竟被迫緘默其口,香港何以異於中國大陸?日後是否稍為觸及中共陰暗面、中國人劣根性的,都不可發表?這一狀況,和文革年代上綱上線,摧折知識分子有什麼分別?還不是極左思潮嗎?

抗疫期間,理應眾志成城,但中共及其傀儡似有意無意借港人的分心,加緊對香港政治中立、學術自由、新聞採訪自由、言論表達自由予以毀滅。三家美國傳媒記者被禁止在港、澳採訪,何君堯率領一群嘍囉開街站倡議廿三條立法,魔警捍衛藍絲貼宣傳單張而拘捕做文宣的黃絲手足。無法覓得口罩供應而要靠懲教署生產,算;無法挽救蕭條得過分的經濟,算。為何還要抽後腿?加大港人的恐懼?對前線研究者指手劃腳?香港至今抗疫若有成效,決非港共的功勞,而是港人自救、互助的結果 (網上流傳一衛生署護士自白:「香港武漢肺炎疫情, 是靠香港人自己守住, 跟政府、衛生署或衛生防護中心一點關係也沒有!」)。這麼看來,港人辛苦交稅去維持港共運作,維持來幹什麼?吸啜港人膏血以反噬港人,此乃今天港共政權之真實本相,不能欺瞞。

沙嶺公墓最近被發現多了不少無人認領而入土的屍骸,當中多少是被自殺的手足,不得而知。冷冰冰的號碼、歪歪斜斜的碑石,無名無姓無相片,確實教人感慨。然而,大好年青人,誰令他們落得如斯下場?他們明知得此下場而仍然堅持下去,又是為了什麼?這裡種種,不能因一個肺炎而一筆勾銷,當粉筆字抹了,每條都是寶貴的生命,都是為香港獻身、反被中共之爪牙迫死。而這個殺人的極權,其傀儡、爪牙,迄今仍不知悔改,恃著惡法及武器,到處訴說歪理,害更多的香港人。我們真的可以坐視不理,默不作聲嗎?

一個不顧港人利益,只知殘民以逞的政府,沒有繼續存在的理由。抗爭是應有之義。抗爭也不應限於制度內,因一開始創建制度的那個政權本身就有問題,喜歡將黑說成白,說過的不當作一回事,最近指武漢肺炎病毒來自美國,這個國家的本性,還不清楚嗎?即使立會過半,在五星旗迎風飄揚下,香港仍然是沒有好日子過。「中國好,香港好」是大話。

或許,保住性命,維持健康,勿忘初心,苦撐待變,是香港人唯一可以做的事。別再誤信謊言,誤墮騙局,善忘成性,香港沒有再輸的本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