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淚的迫降 – 韓劇背後的過勞與辛酸

最近韓劇《愛的迫降》播畢引發了巨大的迴響,不知道有多少人注意到《迫降》早前曾因為顧及到工作人員的安全而停播一次,甚至身為女主角的孫藝珍也傳出過勞的情況而被送往醫院治療,這兩件事情突顯出了韓劇製作過程緊湊時常造成了人員超時工作的過勞現象。

很難想像在夢幻的畫面背後是一個嚴酷的壓榨環境,而現場許許多多的工作人員是燃燒著自己的夢想、熱情,與生命,在平均每日工作達到18~20小時的工作環境下拼命著完成一部又一部的作品,同時還要忍受著充滿各種暴力對待以及低薪,直到無法承受而離開,或者撐不下去犧牲生命為止。

《迫降》出現停播保護工作人員的情況並非偶然,而是因為製作《獨酒男女》的PD李韓光過勞而死後其弟弟李韓率以其名所成立的「韓光媒體勞動人權中心」開始接受戲劇製作的工作人員們的投訴而不斷的與身為具有權勢的「甲方」的製作公司們談判協商開始的,致力於協助改善韓劇工作人員的工作條件與工作環境。而《迫降》的製作公司與《獨酒男女》也正好是相同tv N及其母集團的CJ集團。

李韓率近期在台灣出版的《消逝的韓光:低薪、過勞、霸凌,揭發華麗韓劇幕後的血汗與悲鳴》(가장보통의드라마: 드라마제작의슬픈보고서),韓文的原書名:最普通的韓劇:韓劇製作的悲傷報告書」,從《獨酒》PD李韓光有如殺人的過勞行程開始,逐步的揭露了殘酷且危險的韓劇製作現場,其中包含了許多知名的韓劇,如《花遊記》、《陽光先生》、《阿斯達編年史》以及最近要推出第二季的《李屍朝鮮》…等,都是被點名為不友善的工作環境,而韓光中心每天接到多不勝數的檢舉信函直指了過勞與暴力的韓劇製作工作環境是一種普遍的現象,一次又一次的替這些默默忍受著殘忍境遇的工作人員發聲、協商則成為了韓光中心的主要任務。

《獨酒男女》的已故PD李韓光的母親與其地召開記者會控訴現場 圖片來源:(韓民族日報社https://reurl.cc/rxxgVZ)

隨著韓流在世界大放異彩,韓劇成為了一個重點發展的產業,但其就有如韓國的縮影般,雖短暫時間內取得了光鮮亮麗的外表,卻是許許多多的人以血淚所堆積出來的,而身為觀眾除了沉浸在動人的劇情之外,或許也可以多多關心韓劇的背後那些螢光幕之外所看不到的人與故事

曾在《薯童謠》演出的童年雪莉。(圖片來源:https://goo.gl/c3yo5Z、雪莉IG)

而另外想到了童星出身的雪莉,曾經說過當時年僅11歲的她曾參演過多部的電影與戲劇,她回憶說當時現場的工作人員從沒有把當作小孩看待,害怕、迷茫、孤獨成了當時的她最強烈的情緒說著「讓我做什麼就做了,卻不知道為什麼要做這些。」,而女性與小孩正是在這個充滿壓榨與各種語言、肢體以及性暴力對待的最底層的受害者,諷刺的是韓流產業相較於製造業的從業人員採用了更多的女性,以及所設定的消費族群以女性為大宗,才能夠打造如此夢幻與迷人吸引著眾多女性目光的「韓國形象」。

朴信惠在《天國的階梯》上遭呼巴掌(圖片來源:韓綜《認識的哥哥》)

同樣童星出身的朴信惠也在最近透露當時年僅13歲的她曾在拍攝《天國的階梯》過程的劇情需要而被甩了30下的巴掌,不管是語言或者身體的暴力行為相信都會造成嚴重的不良影響,也或許從小父母離異,又在國小的童年階段進入到演藝圈,讓後來的雪莉一直在對抗,對抗著各種的外界的束縛,只想作回真正的自己,就像前年她的家中與朋友一起玩的樣子就像一個小孩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