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人不怕武肺 仍自覺經濟一枝獨秀

美國股市昨天(3月9日)跳崖式下瀉,道瓊斯指數下跌 2014 點,創下指數 124 年歷史以來單日點數最大跌幅。以百分比計,昨天跌幅達 7.8%,排第十一,和 1987 年單日跌 22% 相比,還有一段大距離,但 2008 年金融海嘯期間的單日最大比例跌幅,亦只是 7.87% ,可見昨日的跌幅可以媲美 12 年前金融海嘯的震撼力。

道瓊斯指數 2007 年 11 月創 14164 點的歷史新高,到 2009 年初 6547 點的低位,跌幅達 50% 以上。美國上屆總統奧巴馬 8 年任期的最大政績,可說是扭轉美國經濟的頹勢,2017 年初卸任前,道瓊斯指數大約是 20000 點,比 2007 年的高位還升了大約 50%。這三年以來,指數累創新高。不足一個月前,指數創出 29551 點的歷史新高,和 2007 年的高位相比,升了一倍以上。昨日收市 23851 點,和 13 年前的高位相比,仍然升了三分之二。同期的香港、中國、日本、澳洲、英國等主要股票指數,香港恆生指數 2007 年高位 31638 點,昨日收市 25000 點左右;上海上證指數 2007 年高位 6092 點,昨日收市不到 3000 點;日本日經指數 2007 年高位 18261 點,昨日收市差不多 20000 點;澳洲 ASX 指數 2007 年高位 6825 點,昨日收市不到 5700 點;倫敦富時 100 指數 2007 年高位 6732 點,昨日收市不到 6000 點。

和 12 多年前的高位相比,香港股市跌了兩成、上海股市跌了一半、東京股市微升一成、雪梨股市跌近兩成、倫敦股市跌超過一成,唯獨是美國股市一枝獨秀,大跌後仍然比 2007 年高位升了三分之二亦即六成六。金融海嘯以來的這 11 年,全球資金對美國股市情有獨鍾,棄所謂什麼新興市場的股市,也對其他傳統金融中心上市的公司不為所動,長線投資者都一心一意 all in 美國股市。

問題來了。武漢肺炎一月中登陸美國本土。但是不論在朝的保守派、還是在野的左派,都異口同聲的宣傳,武肺病毒沒有什麼大不了,每年因流行性感冒而死亡的美國人數以萬計,武肺暫時只令幾個老人不幸死亡而已。保守派的立足點,一向對「末日警告」不屑一顧,譬如這幾年專家對全球暖化敲響警鐘,呼籲全球民眾要同心協力防止全球暖化帶來的災難性後果,美國保守派的主流意見,仍然覺得這是左派千方百計限制個人自由的技倆。如今武漢肺炎來襲,他們仍然傾向相信這種病毒殺傷力不大,只是左派宣傳機器誇大疫情嚴重性。中國意大利兩個國家封城封國,也是社會主義主導的政府用疫情做藉口做出的惡行。病毒的確無可避免會傳播擴散,但因為武肺死亡率不高而且只針對老弱殘兵,所以美國人不必杞人憂天,像中國般把整個經濟停擺,是機關槍掃蒼蠅,愚不可及。

至於歐美社會的左派,亦即「大愛包容」一族,一向深信人與人之間不應該分你我,要互助互愛。瘟疫在一地蔓延,我們怎可能把所有居民困在原地?對他們來說,這如同見死不救。封關令醫療物資難以運輸到疫區,而且不准疫區居民入境像是對疫區的一種懲罰,以後會令更多政府寧願對國際隱瞞疫情,變相令世界更難知道真相。而且,散播恐慌情緒,比散播病毒更危險。一位加拿大醫生的社交貼文,說出類似論點,講出了西方左膠的心聲,得到了極大迴響。他叫大家準備病毒傳染會繼續,但不用恐慌,因為病毒對大家造成傷害,機會不大。真正令他擔心的是,「婚禮要取消、錯過畢業禮、家庭不能團聚,連奧運會都無法舉行?大家可以想像嗎?」

這就是在武漢肺炎籠罩下的美加民情。最新 CNN 調查顯示,57% 受訪美國人對政府能夠控制疫情有信心。股市的波動也沒有動搖民眾對經濟前景的信心,有接近七成受訪者覺得經濟環境向好。不過,美國的防疫前景,看看西雅圖居民對防疫的意識,大概會知道答案。西雅圖是美國第一宗武漢肺炎確診過案的城市,至今已有十宗死亡個案。但當地市政府沒有叫停足球比賽,上兩個週末,分別有四萬多和三萬多球迷入場觀看球賽,戴口罩的人寥寥可數,而賽時前一天,剛有一個球場員工確診武肺。香港人看到,會覺得匪夷所思。

美國疫情的發展,會不會嚴重打擊美國股市和經濟,令美國自顧不暇,暫緩對中共全方位的封殺?疫情又會不會成為年底的總統選舉的主要議題,影響選舉結果?這可能都是中共「最期待的畫面」。中國打鑼打鼓說疫情已受控制,要趕快復工,為的就是要捱過今年的債務危機。華爾街日報說中國是 Sick Man of Asia,請中國不用勞煩美國再出拳,自己應聲倒下就最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