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袋 1 萬 黑警袋 8 萬」的簡單數學題

陳茂波上星期三(2月26日)發表今年度財政預算案。預算開支包括花費 711 億(港元,下同),向大約 700 萬名 18 歲以上香港永久居民派發 1 萬元現金。但財政預算案捆綁了香港警務處的撥款,警察津貼由 2.5 億激增至 25.6 億、用數十億元增聘 2500 多名警員和購買催淚彈裝甲車等防暴裝備等等。

我收了你的稅,把 1 萬元退還給你,但同時把 8 萬元給每個追打你的人,再給他們數十億元招兵買馬和買新武器攻擊你,智力正常的人都應該會反對吧,對不?奈何香港人的智力非比尋常,陳茂波發表預算案後民望評分由 26.6 分升至 43.5 分,而財政預算案更得到 54.1 分的合格分數。

香港人的民族性,說得好聽一點,是「寸土必爭」。反對黑警鉅額撥款,一來極有可能令自己失去一萬大元,二來港共政權幾時會聽從民意?今次政府難得願意派錢,如果仍然堅持黑警不可以增加軍費至國家級水平,那麼只會落得一拍兩散的下場。一萬元不是個大數目,但都是錢啊!香港人都有小生意人的頭腦,小生意人的最高原則是:生意雖然銀碼很小,但生意不能不做。我拿 1 萬、黑警拿 8 萬,表面上他們佔了太多便宜,但大家都有錢收,是雙贏局面,雙贏總比「攬炒」好。我一分錢都拿不回來,黑警還不像 2 月 29 號晚一樣,在旺角發了瘋般驅趕人群和記者!

泛民兩大黨領袖,公民黨楊岳橋民主黨胡志偉,對政府向市民派錢和警察鉅額撥款捆綁起來,例牌的罵幾句,說不會捆綁的財政預算案。但他們敢忤逆香港人想要港共施捨一萬的主流民意,對財政預算案打拉布戰甚至投反對票嗎?他們當然不會。不要說這份預算案有主流民意支持,就算香港人驚覺魔鬼在細節,公民黨民主黨都不敢對財政預算案投反對票。

基本法第 50 條列明,立法會反對政府提出的財政預算案,行政長官可以選擇解散立法會。泛民的抗爭哲學一向是「進退有序、適可而止」,策略在去年微調至不和勇武割蓆,證實空前成功,但他們絕對會堅守不會冒進與港共終極對訣的大原則。所以,警察增加幾十億撥款,怎會令泛民「一舖去盡」與港共政權決裂反檯?還會走上前線的立法會議員就只有許智峰一個,其他怕被控暴動罪怕得要命,現身遊行後都主動做維穩派協助警方呼籲在場市民儘快離開。黑警多 4 億買催淚彈,可以減低武漢肺炎疫情過後勇武派上街的人數,這也是和理非的泛民主派樂見。而且黑警越放得多催淚彈,對 9 月泛民立法會選情會越加有利。泛民主派還有什麼理由需要反對這份財政預算案?

說到 9 月的立法會選舉,香港人當然仍然秉持「寸土必爭」的精神,對中共有報名時 DQ 和當選後 DQ 的雙重殺着心知肚明,而且這幾年來已默認了這種 DQ 的合法性。黃絲的主流意見,仍然覺得必須嘗試以共產黨建立的制度,以最低成本爭取建制內的香港政制變天。立法會議員不是毫無實權的區議員,控制立法會半數以上議席,馬上可以把政府提出的議案全部反對。去年 11 月區議會選舉港共意外地慘敗了一仗,共產黨又怎可能任由香港的反對派再下一城控制立法會?萬一真的給你選贏了過半議席,港共馬上挑幾個當選者祭旗,可以直接 DQ 亦可首先安插罪名拘捕再褫奪立法會議席。2016 年先 DQ 梁頌恆游蕙禎、再 DQ 劉小麗羅冠聰姚松炎梁國雄,香港人還不是目瞪口呆,繼續乖乖的把這個港共設計好的選舉遊戲玩下去?如果今年立法會選舉港共故技重施,令反對派失去過半數的否決權,黃絲的解決方法大概是:四年後贏得更多議席,令港共沒有藉口把那麼多當選者都 DQ 和拘捕!每四年給自己假希望,失敗後便欺騙自己四年後會有不同結果,再指責呼籲杯葛港共任何選舉的人是鬼、是散播失敗主義。為什麼?

那就要回到「我袋 1 萬、黑警袋 8 萬」的簡單數學題找答案了。說到底,參與港共的選舉遊戲,不是真的以為可以「投票投贏共產黨」,而是對港共放出來的議員薪金和資源垂涎三尺。儘管最後只能分得 1 成利益,建制派保皇黨可以分得 8 成,但香港人不會覺得需要推倒重來,而是年復一年的希望可以由 1 成增加到 2 成,再由 2 成增加到過半。要在制度內鑽空子玩贏一場遊戲,是香港人不分藍黃,甚至勇武派支持者的共通點。

所以,這大半年來香港出現街頭勇武抗爭,提出「攬炒」概念,是香港異類中的異類。真香港人是明知收取一萬的後果是黑警獲得幾十億的鉅額撥款,仍然一邊排隊領錢,一邊說要支持「黃色經濟圈」,更有可能把取得的錢捐給前線手足以示全力支持勇武抗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