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疫情 有令你更了解中國和中國人嗎?

武漢肺炎在中國的疫情,給幻想中國可以和世界接軌、中國人腦袋不會對文明世界的資訊聽而不聞的人,又一次當頭棒喝。

黨中央聲稱儘管面對嚴峻疫情,中國體現了「負責任大國」的擔當。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深表讚同。他對中國公開透明分享防疫訊息、遏止疫情擴散、從源頭控制疫情等都讚不絕口,認為全世界都應該感謝中國。這位中共的「非洲兄弟」,是前埃塞俄比亞的外交部長,不但改了一個中文名,說話的方式,差點會令人以為他是從新疆再教育營改造成功釋放出來一樣,徹頭徹尾就是和共產黨同一個鼻孔呼氣。

黨中央的「負責任大國」論,由 2008 年美國金融海嘯後開始醞釀,這兩三年說得越來越多。中國要成為世界上負責任大國,在今次武漢肺炎的處理上,目標就是盡量不要令病毒擴散至世界其他國家。然而,「我不犯人,人不犯我」,黨中央大刀闊斧把一個個城市封城,進而實行「封閉式小區管理」,軟禁數以億計中國蟻民,減慢病毒傳播到外國的速度,令譚德塞擊節讚賞。但外國尤其美國的醫療專家,希望來到中國實地考察、探訪病人、搜集病毒樣本,簡直是癡心妄想,更遑論意圖窺探武漢 P4 生化實驗室的來龍去脈。至於中國究竟因武漢肺炎病死多少蟻民,中國官方說多少就是多少。今天有新測試方法令感染人數激增一萬,明天說湖北的死亡個案比全中國還要多,全部都是新中國習近平思想統計學大成,外國人不容置喙。

中國「自古以來」都不是以人為本的國度。中國史學家筆下兩千多年來的盛世,都是只着重國家的統一、疆土的拓展、皇帝的英明,從來對所謂盛世時的中國蟻民生活的描寫,着墨不多。廿一世紀,共產黨把中國引領至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絕對是另一次盛世的降臨。一次病毒疫情,就算死亡人數以十萬計,總不可能比 60 年前那次死 4000 萬中國人的大飢荒死得更多人吧?既然如此,外國人和香港人不要對中國人因武漢肺炎的死亡人數小題大做,再借題發揮攻擊黨中央和習帝近平的威信,能不能 ? 說到底,中國蟻民對同胞的性命其實並不在乎,明不明白?

60 年前,河南省信陽市是毛澤東發動大躍進導致大飢荒而受災最嚴重的地方之一。官方秘密報告估計 800 萬信陽居民,有 100 萬死於營養不良和其他災難。《紐約時報》去年 10 月報導〔1〕,信陽高大店村有兩塊石碑刻著當年 120 名村民中餓死的 72 人的名字。75 歲的吳永寬說,15 年前建造了這座紀念碑,主要紀念他餓死的父親。看到這裡,大家以為這名老翁銘記喪父之痛,大概會把父親的慘死算在罪魁禍首毛澤東頭上?誰不知他說,「這不是他的錯,中央領導不知情。」吳永寬和許多村民都會把毛澤東和習近平兩位領導人的肖像掛在家裡的牆上。

相對而言,30 年前在北京出動解放軍屠殺幾千學生平民、9 年前的溫州「動車追尾事故」、5 年前的天津大爆炸等等,對中國人來說,沒錯是死了一些人,但這都只是國家發展必然會遇到的一些波折。這些「不愉快事件」,當然最好不要發生,但發生了亦沒有什麼大不了。受過西方教育的香港人,硬要用西方所謂普世價值的角度看中國問題,人命關天、人權至上等等,其實在中國全不適用。中國蟻民所關心的,不是以中國人個體作為出發點,而是從國家的整體去思考。譬如國家的尊嚴有沒有受到損害?是不是有外國勢力試圖欺負中國?而最十惡不赦的中國人,不是古今中外歷史上令最多平民餓死的毛澤東,而是數典忘祖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的香港人!

李文亮醫生私下告訴朋友發現武漢肺炎,叮囑他們不要把消息外傳。他是一個忠誠的共產黨員,受到黨的訓斥,馬上表示「能、明白」,不會再犯錯。李文亮死後,被軟禁禁得氣悶的中國蟻民,把「不能不明白」推了一兩天,被刪帖刪得乾乾淨淨後,這句口號便無影無蹤。中國蟻民冷靜下來,回歸現實,還是和李文亮一樣,面對以下兩條問題:能不能繼續無條件擁護黨和國家的政策方針?明不明白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回答:「能、明白」。

〔1〕https://cn.nytimes.com/china/20191009/china-mao-zedong-xi-jinping/zh-ha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