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搶購謠言(中) – 空前成功的謠言攻擊

前文提要:

上次談到我綜合相關資料,得出中聯辦在港三個滲透,或發揮影響力網絡,而因為「反送中」抗爭,演變成長期反抗後,王志民下台,駱惠寧上馬,必定發揮更大影響力,而最容易就是以資訊戰,去影響香港人,一來鼓勵親中民眾擁護港府,支持中國;二來持續對反對聲音進行各種攻擊。

而令我關注,是搶購物資謠言的散播同影響,比起過往的謠言都不同,所以今次談論一下,以這謠言我推測的情況。

搶購謠言是一次武器測試

「如果至今的戰爭要素是子彈和石油,21世紀的戰爭要素就是資訊。」—已故朝鮮領導人金正日

首先我必須強調,搶購謠言是武器測試,是我估計的一種可能性,現階段也沒有實質證據,可以證實此情況,但透過網絡活動,去測試自己的資訊戰影響力,是曾經發生過的事。

今次搶購廁紙的謠言,為何會令我有武器測試的推測?因為和過去謠言模式不一,今次當然有疫情協助,恐慌必定散播更快,就等於沙士時有香港被定為疫埠時,都出現過搶購,但當時是報紙提出這可能性,而政府和世衛的言論,迅速壓下謠言;甚至是抗爭時,大量謠言和假訊息,他們都有一種共同點,就是快速地公開散播,但因為這樣,就好容易被大家分析,甚至迅速發現破綻。

而今次奇怪的地方,就是散播隱密,然後成功鼓動民眾搶購,這是和過往不一的地方,如果以台灣情況參考,和香港過往情,就算針對特定群組,都會在Facebook及WhatsApp,看到一些蛛絲馬跡,但就沒有相關資料察覺,所以我和一些網友,都認為今次是有問題;

1:針對特定的群眾,這些人多數是無需要上班,接近退休年齡的中老年,所以才可以由早上買到中午

2:謠言訊息隱密,散播形式有別過往,一般謠言一到WhatsApp及Facebook,散播速度就會幾何級上升,但今次是在特定群眾內為主。

3:搶購潮到各區都出現相同情況,大眾和媒體先開始察覺,然後才廣泛在面書及WhatsApp出現謠言內容。

所以我和網友,都認同謠言來源是源於一些隱秘聊天群組,而乎合以上三點的情況,我們認為源頭是WeChat,而我的觀察在香港使用WeChat的群組,比較偏向隱密和個人,有別於WhatsApp同Facebook,香港人用WeChat是比較喜歡與同齡人組成群組,例如同好會或興趣小組,而後兩者群組比較偏向跨年齡,性質比較公開,例如家人、公司為主。

更重要一點就是長期反抗後,多數反政府的人,迅速棄用WeChat,間接令到親中同抗中民眾,有一個資訊斷層,而這些特定群組有一個特點,就是不擅長跨平台分享訊息,在我們眼中輕而易舉的操作,對他們未必來說未必如此,而這些特點,就有助謠言在同溫層醞釀到影響社會,才被大眾發現,然後因為物資未及時上架,而做成第二波恐慌搶購。

如果今次是一次武器測試的話,「他們」想達到甚麼效果?

一:測試他們武器的影響力和散播速度

二:看當地對謠言有什麼反應

三:當地有沒有反制能力

如果以(一)的情況來判斷,今次是十分成功,成功將封關和封港混淆,成功借恐慌散播錯誤資訊(如口罩原材有紙成份,所以廁紙會缺貨),而且假設謠言是由深夜醞釀,到早上到中午化為實際影響,其實不出一日時間,而且亦持續了兩日,甚至開始影響到台灣和新加坡。

而(二)及(三)就是,要測試和理解當地,如果受到攻擊時候,會作出什麼的反制,會有甚麼應對流程,民眾會有什麼情緒和反應,從而去評估「他們」的資訊攻擊的能耐到那?有甚麼威力和改進空間。

最少成功在香港散播恐懼,無論政府還是民間,沒有任何一方有力阻止謠言散播,亦順勢暴露了港人面對恐慌和不實資訊下,並無太大能力阻擋,亦顯示到謠言確實,可以直接影響香港社會,有利再組織類似的攻擊。

攻擊測試背後的動機

「在21世紀,我們看到戰爭狀態與和平狀態間的界線漸趨模糊。人們不再宣布發動戰爭,而戰爭也已開始依據大家不熟悉的模式進展。」—俄羅斯聯邦軍隊參謀總長格拉西莫夫

就如在上篇提及,中國在香港應組成三種網絡;一套是由「傳統政黨串連社區網絡,地方組織而成的傳統形式社群網絡」,而及一套由梁振英時間開始「親中代理人以民間團體,及網絡社群形式的網絡」最後就是「各大建制商人、在港人大及政協的各社會人士」

三個網絡主要由中聯辦統籌,不同台灣的地方,台灣研究到中國最少有五個單位,對台進行資訊戰,而香港相關的情況,都應該是由中聯辦一手包辦,所以王志民被為何被高調調職,因為由「反送中抗爭」到「區議會選舉」,兩個嚴重誤判下,所以要由他承擔全責。

或者直接說,就是中聯辦擁有優勢下,但完全誤判局勢,亦無法有效令反抗退潮時,對中國來說,他們是有動機借謠言去測試自身影響力,試驗本身中國在香港的部署,借測試去作估算各種情況,畢竟對駱惠寧來說,他上任的目的就是「止暴制亂」,和重整整個建制網絡。

特別在今次武漢肺炎下,中國內外憂患越來越多,從奧巴馬晚期到川普執政,已經將中俄兩國混合戰,視為美國重要威脅時,一系列中國擴張政策:一帶一路、中國大外宣、中國製造2025、千人計劃、華為4G中美貿易戰,加上今次世衛的偏頗處理,不論中國經濟如何發展,像過去二十年的美國對華寬鬆狀態,將會一去不復返,加上台灣大選後,對中聯辦及一眾親中政客來說,要盡快恢復過往的香港管治環境是首要任務

小結:一場成功的攻擊

首先再次強調「搶購謠言是武器測試」是我個人假設中,最有可能之一的推論。

如果憑謠言帶來的影響,與其散播來說,假如謠言真是特定單位有預謀,同組織實施的網絡攻擊,可以評為非常成功,但如果真是要攻擊,亦不是這樣簡單,在這時間點,製造不利各方的恐慌,所以今次只是測試。

要明白一點,資訊戰最大特點,就是當透過虛擬社群,或虛假訊息可以成功,在現實社會產生影響,或行動得到民眾自發響應,就是非常成功的情況,而今次係顯示到,發動一方係掌握到資訊運化同發放,有助達成最終目標:

「影響香港人政治立場及維護中國統治正當性」

所以下篇會探討,我們要如何面對資訊戰,有沒有方法處理?為何會陷於劣勢?到底有什麼困難?將會是下篇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