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國的飛躍進步

廣東省人大常委會兩日前(2月11日)召開緊急會議,即時授權廣州市和深圳市政府必要時緊急徵用房屋等物資,作防疫用途。這幾年在大灣區投資置業的香港人,如夢初醒,大叫「咁都得?」不過他們終歸是香港人,仍然發揮「咁多人死,唔見我死」的真香港精神,覺得沒可能那麼巧合,自己在廣東省的物業會被政府徵用抗疫。

2013 年,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傳染病防治法》,其中第 45 條規定,傳染病暴發、流行時,縣級以上地方政府有權緊急徵用房屋等相關設施設備。明明國家 7 年前已經立了法授了權,廣東省人大常委為什麼要再立一次法?他們可能師承香港政府吧,五年多前佔領運動期間,港共派警察對金銅旺三區清場絕對合法,但遲遲不做,卻首先跑到法庭申請禁制令,就是為了向香港人交代,證明政府的清場行動有法可依。

不清楚中國法律,可以上網看看中國憲法。憲法第一條寫明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人民民主專政的社會主義國家、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第六條列明社會主義經濟制度的基礎是生產資料的社會主義公有制,即全民所有制和勞動群眾集體所有制;第七條列明國有經濟,即社會主義全民所有制經濟是國民經濟中的主導力量;第十條列明城市的土地屬於國家所有;第十三條列明國家可以對公民的私有財產實行徵收或徵用並給予補償。

各位投資者,看清楚了沒有?中國憲法寫得一清二楚,中國是共產黨領導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國家,普天之下,莫非黨土,率土之濱,莫非黨臣。今次廣東省「除褲放屁」,在 7 年前全國傳染病防治法之上再立一次法,沒收蟻民財產前事先張揚,可說仁至義盡,是新中國的一大進步。政治觸覺近乎零的香港人,他日被黨「徵用」房產,請不要大呼小叫,遊行抗議。

1953 年,共產黨的土改運動雷厲風行,接近尾聲。不管有沒有地契,廣州人的祖業給共產黨一聲令下,全部收歸國有。67 年後共產黨故技重施,中國人和幾十年前不同了,除了比以前有錢得太多以外,這兩三代中國人還自小接受共產黨的教育和薰陶,不會像剛剛「解放」後的中國人,不瞭解集體主義是中國的核心價值觀。什麼是集體主義?就是在一個群體中,個人的利益都是微不足道。現在國家面臨疫情的重大危機,「新時代中國人」要在國家與個人中抉擇,都會「想得通」,懂得把國家放在至高無上地位。故此,全中國數以億計的中國人,雖然被禁止自由活動,接受「小區禁閉式管理」,但都能理解國家為什麼要他們互相隔離,沒有出什麼大亂子。請問全世界有哪個國家面對如此嚴重的傳染病情,可以像新中國般把幾億人民封閉式管理得貼貼服服,令受感染而病亡的人數減至最低?全世界都不能,但新中國做到了。

廣州人接受了被軟禁式生活之餘,收到共產黨準備隨時徵用自己物業財產的新聞消息,應該都沒有什麼特別感覺。因為這就是中國人生活的一部分。共產黨改革開放給大家賺錢機會,大家當然感謝黨的政策和恩情;但當黨要「毋忘初心」,徵用沒收中國人的所謂個人財產,中國人可能不服氣,但絕對也不會作反。三個星期前武漢封城之初,有線新聞記者在廣州街頭訪問,一群八個廣州人,大概五十歲左右吧,齊聲舉起 V 字手勢高叫:「相信政府!唔戴口罩!」好事之徒嘲笑他們沒有常識,代表中國低學歷低知識的一群,但請不要用西方現代標準衡量中國:他們正代表中國蟻民在中國社會的生存之道。如果這八個人中也有像李文亮醫生揭露真相後受感染死亡,再大做文章抹黑他們不遲吧。

60 年前大躍進引發大飢荒,至少四千萬中國飢民活活餓死。武漢肺炎引致的死亡案例,據說只有一千多人。四千萬人與一千多人相比,誰還能否定新中國的飛躍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