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與鬼話

港共終於封羅湖、落馬洲、皇崗、港澳碼頭口岸,卻仍開放機場、深圳灣和港珠澳大橋。當民意是如此一致,連自由黨 (代表商界) 仝人都看不過眼寫聯署信要求全面封關,以林鄭為首的港共竟擺出一副「笑罵由他笑罵,好官我自為之」的嘴臉,全無絲毫悔意。柒婆甚至要說:「嚴控工作一脈相承,完全同醫管局部分員工罷工完全無關。任何人用極端手段威迫政府,做不應該做的事情,也不能得逞。」轉移視線攻擊迫於無奈要罷工的醫護人員。其實,照我看,隔離營不必設在美孚,乾脆設在林鄭禮賓府旁吧!這樣的人,該早點死去。她不死,很多香港人會送命。

跟一些藍絲親建制人士交談,他們都認為封關來得太遲,為何不可以像大陸各省市或澳門般早些封?從政者必須有靈敏的觸覺,沒有的話,也要有膊頭、有承擔,出來道個歉,糾正錯誤。動輒靠一支警隊去鎮壓,壓得多久?網上有照片顯示,一些年青人因反對將隔離營設於美孚,被魔警用警棍打頭,腦內血組織遺留在地,血跡斑斑。他們沒有做錯,錯在助紂為虐的魔警,還有肆意妄為的港共廢官,這群禽獸不如的惡賊,不應留在世上,肺炎該奪其性命!

有謂醫護人員應恪守專業,不能罷工。真好笑,《基本法》第二十七條明明寫有「香港居民享有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結社、集會、遊行、示威的自由,組織和參加工會、罷工的權利和自由。」原來是擺著看,用不得的。那麼,《基本法》不如燒了吧,不能運用、行使的權利怎算得上是權利?況且,按照此一邏輯推下去,瘋狂加工作開 OT,不能罷工,因為你是專業秘書。未經訓練就要在鏡頭前表演跳樓 / 吃帶菌的蝙蝠刺身,不能罷工,因為你是專業演員……這麼一個國度,我想起清儒戴震的「以理殺人」,只不過現在「理」變成「專業」罷了,以「專業」一詞來殺人。

專業操守重要麼?重要,但不及人命重要。明知大陸人身染新型肺炎,明知大陸因這肺炎死了很多人,明知香港醫療人手短缺、系統早已不勝負荷,你還叫前線醫護人員講專業操守?對不起,你是送人去死!你是在殺人!不要覺得自己很有道理,再有道理,你都是推人去死,都是心腸歹毒,是要被詛咒的。

至於說「如果這場瘟疫發生在外國,沒有中國的中央組織能力,肯定會更亂、死亡更多」,一句駁斥:即使無中國的中央組織能力,憑藉比中國先進的醫療技術及防疫安排,依舊可做到不「會更亂、死亡更多」。說到底還是抱著我大中國中央集權是頂瓜瓜的,不願相信西方政治及醫療比自己出色。中國人落得今日疫病處處的下場,是咎由自取。聰明的香港人,戳破鬼話,切勿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