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只有中國人輸出致命傳染病毒?

武漢肺炎令全世界恐慌。截至今天(1月29號)中國官方最新公佈受感染個案已經超過 17 年前受沙士感染的總人數,死亡人數亦超過了 100 人。對中國國情稍有認識的人都會知道,中國的所有統計數字都不可靠,這種「百年一遇」的重大疫情,當然以政治先行,每天公佈的數字必須和「群眾期望管理」相配合。真正的統計數字,中國蟻民無從置喙。

中國再次惹來傳染病毒,而這次來勢洶洶,比 17 年前有過之而無不及。不過,這又有什麼好奇怪?中國人一不注重衛生、二沒有公德心、三民智未開沒有常識、四沒有危機意識、五財大氣粗以為錢可以解決一切問題、六亂吃野生動物、七沒有新聞自由並無條件信任政府。世界可能有很多地方都有以上一兩項缺點,像印度的衛生情況都是十分惡劣,北韓也沒有新聞自由,新幾內亞的土人也沒有現代醫學常識,法國人會吃蝸牛日本人會吃魚生,但這些地方沒有為世界「添煩添亂」帶來傳染病毒,唯獨中國人十幾年來一次又一次輸出致命病毒。為什麼?

要中國人保持環境衛生,比要他們守秩序排隊更難。中國人最基本的衛生常識全無,隨地吐痰,司空見慣,任何在中國內陸旅行過工幹過的外國人,對中國的公廁都避之則吉。香港人對中國人帶小孩在大街小巷隨地大小二便更深痛惡絕。今次大禍臨頭,中國人仍然可以懵然不知。中國人毫無接收外來資訊的意欲,完全依賴黨媒供應,黨沒有喊驚,中國人便生活如常。香港大學微生物系教授管軼在 21 至 22 號武漢封城兩三日前,見證武漢市民「對疫情完全無感」,如常上街買年貨,街市人頭湧湧。那時候已經是第一宗武漢肺炎的 45 日之後。這就是共產黨「打造」的新中國。封城後,總理李克強親自到武漢,在蟻民堆中叫一聲武漢,蟻民大叫加油。武漢人再約好某時某分,一起向窗戶外大叫「武漢加油」。「修羅刀下死,做鬼也風流」,武漢幾百萬人明明被圍困,但有共和國總理打氣,蟻民興奮得死而無憾。

縱觀以上七點,最致命的,還是中國人以為錢是萬能的價值觀。中國人看到城市發展,高樓大廈林立、高鐵穿梭城際交通,用電話取代現金交易等等,這一切一切,都是用濫發的人民幣推砌出來,便以為這代表高科技、現代化。對糧食供應、能源、醫療、公共衛生等現代社會最基本的版塊,也以為有錢便水到渠成。幾十年前就不要說了,17 年前的中國,GDP 只有不到 14 萬億人民幣,全中國每人每年只賺一萬大元,那麼疫情來襲也不足為奇了。中國人會對你如是說。現在中國 GDP 直逼 100 萬億,是 17 年前的 7 倍,中國人有錢啊,世界各國除了美國外都要給中國人面子,還害怕什麼疫症病毒?連月球都去過了,中國人怎可能控制不到這種小小的傳染病?中國人有錢便不把傳染病放在眼內,也是當香港人年初知道武漢肺炎後戒慎恐懼,但武漢人完全不當是一回事的主因。

89 年北京學運領袖王丹發文埋怨外國人對中國民主運動愛理不理,現在中國疫情爆發,把全世界都連累了。中國人的邏輯向來精奇,流亡在外 30 年的王丹也不例外。中國有民主,如何防止中國人傳染病毒?公投立法把帶菌者槍斃?還是票箱有消毒效能?西方國家行民主制度,中國邯鄲學步便可以把中國人的劣根惡習根除,連病毒都不會再週圍傳染,是百分百的痴人說夢話。硬說新聞自由資訊公開透明可以減低病毒傳染速度,對不起,這對中國人的腦袋並不適用。武漢 1100 萬人真的如北韓人般,接收不到海外或香港的資訊嗎?你越表現關心着緊,他們只會越覺得你又趁機抹黑中國而已。

現在正因中國蟻民被中共獨裁統治,才可以發揮「制度優勢」活生生的把幾千萬蟻民困在湖北省和全中國各地。否則,傳染病流傳在民主中國,中國病人定必火速鳥獸散到全世界各地,到時候才是真正的世界大災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