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校》- 昨日台灣,明日香港?

台灣電影《返校》對香港人來說太應景,如果閣下睇《十年》已經打冷顫,《返》直情會悲從中來—— 台灣人已經走過那可恥可怕軍政權戒嚴悲哀歲月,香港才剛剛開場。

※內文含有劇透,敬請讀者留意。

「究竟你是真的忘記了,還是裝作記不起?」

這問題穿梭本片,既問男主角,也問女主角,故事中這組問題由旁白詢問男女主角各一次,他們的答案是甚麼?容在下賣下關子,男主角是情竇初開熱血青年,女主角是樣辦品學兼優純情女學生,她喜歡抗爭者張老師,同時被男主角暗戀着,結果釀成這場比恐怖片更恐怖的政治迫害慘劇。

故事背景是台灣國民黨政權高壓戒嚴時代,戒嚴對逐漸邁向轉營正義的台灣人來說是遠去的教訓,但對生於安樂的愚昧香港人來說卻是現在進行式,對任何極權專制政權來說,權力是黑洞,沒有最大只有更大,政權免於恐懼的自由,就是以侵犯所有人自由作代價,駐校軍官表面上是「國家安全需要」,實際上他就是學校軍委、思想警察、祕密特務,朝廷以國安之名在各大中小學校建立小朝廷,而軍委就是小朝廷土皇帝,手槍就是聖旨,強權就是叢林法則,土皇帝的心魔就是證據,寧枉勿縱,以剿共匪之名做盡共匪之惡行,偌大校園最後變成政治戰場。

香港不幸地有隻楊匪潤雄,早就外判良知予牠的黨,別國已經入土為安的幽靈,牠卻當作春藥逐步塞給香港莘莘學子當春藥補身,香港人睇《返校》就似在窺探水晶球,台灣人以血淚挨過這四十年反人類戒嚴歲月,香港人現在卻只是預演中。

話說回頭,男女主角對文首那兩個問題都是於心有愧:女主角為了陷害情敵──張老師正印女友殷老師,她竟然利用暗戀她的男主角交出陷害殷老師的藏禁書證據,而男主角為了討好佳人,借予女主角不逐外借的禁書,結果他間接地害死所有同伴及兩位主事老師,他們因為私慾而忘大義,這份愧疚令他們的靈魂一直被困於學校,每次睡醒或被殺後又會失去記憶,並在校園中重新體會整場慘劇。

究竟是死者已矣,還是無間重溫人禍無盡愧疚較可怕?在下認為後者可怕得多,《返校》以恐怖片包裝闡述政治慘劇的意義,台灣人對這段白色恐怖黑暗歲月未敢遺忘不敢忘記,這些以血淚寫下的命運共同體慘痛回憶,文明國家選擇面對,才能重新上路,至於香港這個三流中殖殖民地契弟?在下相信隨便一位有識之士都未敢樂觀。

黎明前嘅黑暗係至撚黑暗,問題是呢場夜深到底有幾深?台灣人三十年前終於從夢魘中醒來,當時政治弱智到不能的香港人只懂聲色犬馬以福爾摩沙作笑話,現在香港終於開始入夜了,請問你做好準備了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