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可以用對付中國蟻民的方法處理國際事務嗎?

中美貿易首階段協議,上星期三(1月15日)在美國白宮正式簽署。美國總統親自落場大筆一揮,站在背後的美方官員興高采烈。中方簽約代表神情尷尬,像學生般坐着聽美國總統訓話聽了足足一個小時。

首階段中美貿易協議的內容,簡單而言,中國承諾未來兩年內花費 2000 億美元購買美國農產品、一般商品、能源和服務,再保證不偷竊技術、不強迫技術轉移、不把人民幣貶值以刺激出口。美方將中國在貨幣操控國名單中剔除,再把 1200 億(美元,下同)中國入口貨品的關稅,由去年 9 月的 15 % 下調至 7.5 %。去年 5 月訂下 2500 億中國入口貨品的 25 % 關稅,稅率則維持不變。

美方去年訂下 12 月 15 日把全部 5000 多億中國入口貨品徵收關稅的限期,共產黨被迫到牆角,在 12 月 13 日同意簽訂協議,以避免關稅增加會把中國經濟進一步拖垮。中共希望用錢來拖延時間,等待年底美國總統大選後,再見機行事。中國全國鬧美元荒,是否有足夠美元兌現協議不會是共產黨首要考慮。2000 億美元的空頭支票,可以換取美方兩年內不再對中國入口貨品加徵額外關稅,何樂而不為?但早知如此,為什麼共產黨不一早答應美方的要求?一開始口硬,錯失握手言和的機會,令徵收關稅達 3000 多億,稅率達 25 %,黨中央才「迷途知返」?

這當然和習近平的個人政治見識和歷練有關。毛澤東前私人秘書李銳說習近平只有小學程度,而習近平的世界觀,應該還停留在五十年前熱烈崇拜毛澤東的文化大革命年代。2009 年 2 月 11 日,當時仍然是儲君的習近平,以國家副主席身份出訪墨西哥,對當地的華僑訓話:「有些吃飽了沒事幹的外國人,對我們的事情指手劃腳。中國一不輸出革命,二不輸出飢餓和貧困,三不去折騰你們,還有什麼好說的。」這是 11 年前習近平首次公開發表的中外關係政見。

2012 年底,習近平成功坐穩黨總書記一職,捉貪官是他的重要政績,亦因此贏得億萬中國蟻民的民心。2018 年 3 月,人大通過修改憲法,國家主席可以無限期連任,習近平再上一層樓,成為新中國的皇帝。新中國皇帝如果不只是小學程度,有讀多點書,那還有可能腳踏實地一點,知道中國和西方文明的巨大差距,不會被中國人自吹自擂「二十一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而信以為真。這兩年美國發動貿易戰,揭開了中國經濟實力的底牌。習近平像「國王的新衣」中的國王一樣,明明赤裸全身,還大模廝樣的以為自己有什麼了不起。他身邊的謀臣當然不敢講真話,最後要勞煩美國把他一巴掌刮醒。

中國 2001 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後從來沒有兌現過開放市場等的承諾,所謂首階段貿易協議,主要是美國命令中共因為失信而賠款 2000 億大洋。去年 5 月,黨中央討論對美國跪還是不跪,習近平仍然意識不到中國經濟泡沫快要爆破,推翻劉鶴答應了的協議文本,說會承擔後果。那麼後果是什麼呢?就是由 5 月起美方加徵的關稅,2000 億貨品由 10 % 加至 25 %,另外 1200 億貨品徵收 15 % 關稅。到現在不得不對美帝下跪後,美帝只把 1200 億貨品關稅減半,2000 億的 25 % 關稅卻原封不動。中國既然最後自願被罰巨款,更不要說要求美方撤消所有關稅,連把關稅稅率減至去年 5 月的程度都辦不到,這不是喪權辱國又是什麼?

一個領袖,對自己的決定和推行的政策,沒有視野去判斷會遇到什麼困難和阻力,只一意孤行的落死命令,吩咐下屬「敢於亮劍」,就是習近平處理問題的方法。中國國內事務,面對十幾億中國蟻民賤民,黨中央一聲令下,全國大小官吏以「習近平思想」為指導,雷厲風行,就算出了什麼亂子,也沒有什麼大不了。但國際外交事務呢?去年 5 月中聯辦正式表態,支持香港修訂逃犯條例,難道中國外交部不知道這種修訂如同把中國法例在香港實施,必定遭受歐美各國強烈反對?既然這都是預算之中,黨仍然表態支持,那就應該貫徹始終,把修訂通過,怎可能因為示威者衝擊立法會而「暫緩」修訂?中美貿易談判,去年 5 月談判破局,那就不可能吃回頭草。但中國經濟形勢急轉直下,黨中央很快便意識到 5 月時判斷錯誤,習近平不得不轉軚,王歧山也不跑出來說中國人可以吃草吃一年了,派劉鶴到美國向美帝下跪。

這短短 8 個月內,以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舉棋不定,犯錯連連。踏入 2020 年,中國內憂外患,豬瘟、鼠疫、武漢肺炎、第二階段中美貿易談判、2 萬億美元外債的還款高峰年等等。120 年前清末義和拳暴亂後,中國需要向歐美 11 國賠款 4 億 5 千萬兩,約為當時 3 億多美元,以年利率 4 % 計算,現在大約是 370 億美元。因為 1900 年是庚子年,所以稱為「庚子賠款」。120 年後的今天,又是庚子年,中國需要再次向美國「庚子賠款」,銀碼更高達 2000 億美元!120 年過去,賠給美國的銀碼卻以倍數激增,請不要再自欺欺人,說中國強大了很多啦,拜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