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大選之後:更嚴峻的挑戰

2020 年的總統立委大選無疑是台灣自 1996 年第一次民選總統以來得票高的一次,蔡英文與賴清德的組合拿下了近八百二十萬票、成為民選總統史上得票高的候選人,同時民進黨繼 2016 年總統立委大選之後再次獲得單獨過半的佳績。整體而言本次大選對民進黨來說可算是大獲全勝。

然而請各位不要忘記,兩年前、民進黨在 2018 年的縣市長與議員大選可是全面潰敗,台中、高雄失守,議會選舉也大失血;而在隨後的總統初選、蔡英文與賴清德的競爭中,又是廝殺到刀刀見骨,令外界一度以為 2020 年總統大選台灣可能迎來再次的政黨輪替。民進黨在一年左右的時間迅速止血回溫、甚至創下高票的紀錄,到底箇中原因是什麼?筆者認為,本次總統立委大選多少能反映以下幾件事情:

一、選民依舊對擁有「台獨黨綱」的政黨寄與厚望

2016 年總統立委大選,民進黨重新執政、國會單獨過半,當時就已經有許多人指出,民進黨的大勝代表「台獨黨綱」不是票房毒藥;現在看來依舊如此。蔡英文第一任總統任期的執政,雖說許多地方為人所詬病,但也沒有差到哪裡去。2019 年蔡英文主打「抗中保台」,起碼是喊出了反中的口號,儘管沒有明確指出拒絕兩岸統一、只有反對一國兩制,選民仍舊願意相信、擁有「台獨黨綱」的政黨就是反中的大本營。

二、選民對賴清德的肯定

這次總統立委大選的另外一個焦點,就是民進黨的總統初選、蔡英文與賴清德雙方的激烈廝殺。初選過程中多有瑕疵,後仍舊由蔡英文拿下總統參選人的位置;而賴清德吃了不少悶虧不說,甚至在提名副總統及立委候選人時傳出蔡英文有意安排自己的屬意的人選到原是賴清德子弟兵長期耕耘的選區競選、才讓賴清德不得不委身蔡英文副手的流言。雖未獲得證實,但是選民、尤其是南部選民都看在眼裡;本次總統立委大選因此也可算是選民對賴清德的肯定,南部立委大獲全勝就是證明。

三、韓式風格無法獲得選民青睞

國民黨的韓國瑜從政已久,但直到近二年才迅速竄升成為政治明星;2018 年擊敗陳其邁當選高雄市長,隨後又獲國民黨提名成為總統候選人。他非常具有個人風格與魅力,能在演講中輕易抓住聽眾的心,知道選民喜歡聽什麼、看什麼;他甚至樂意在談話性節目上與主持人很放得開地互動。就筆者的觀察,韓國瑜基本上是隨性,但是太隨性就變成隨便;基本上政治人物不能太隨性,例如剛當選市長就要去選總統,在人民的眼睛裡就會變成「落跑」、儘管這無可厚非;大放厥詞、信口開河,是譁眾取寵;說話不算話,是沒有誠信的糟表現。國民黨推出這樣的候選人,儘管蔡英文並非佳領導人選,選民仍寧可再給蔡英文一次機會。

以上為筆者觀察到本次大選透露出來的訊息。然而民進黨大勝的背後仍舊有很多隱憂,且筆者認為這些隱憂,在蔡英文奪得近八百二十萬票、加上國會過半的情況之下會更加嚴峻:

四、誰能監督蔡英文?

2016 年民進黨重返執政、蔡英文成為台灣史上第一位女性總統,當時筆者除了欣喜之外、也看到許多人互相提醒要好好監督未來的執政黨,然四年下來,監督的聲音雖有、卻始終未見改進的行動,到了本次選舉期間甚至變成「監督蔡英文的人都是韓粉」。現在蔡英文以史上高票連任總統,筆者十分憂心,在如此強大的民意底下、選民能否真正有效監督執政者,或是繼續成為「史上強的護航者」。

五、徹底落實「抗中保台」為當務之急

2019 年蔡英文拋出「抗中保台」的口號,並嚴正拒絕九二共識、一國兩制,這兩個動作看似對中國明確的反制,然而細數蔡英文前四年的相關政策,筆者發現幾有為中國開後門之嫌,包括中生納保、陸配放寬領證年限、國防預算史上低、甚至讓香港反送中學生來台就讀大學、讓包含中國在內的所有外國旅客入住總統府、批准中國屬意的人選擔任台大校長、對中國來台的疾病束手無策⋯⋯等。中國對台灣的威脅無所不在,儘管 2019 年底當局通過《反滲透法》,但筆者仍舊認為須徹底落實「抗中保台」、不要讓它淪為口號,才是認真守護台灣的好方式。

新的任期,執政者應當全面升級國防、仔細做好防疫工作、對來台外國人實施積極性差別待遇、對本地個人組織團體危及台灣主權者加以打擊,如此筆者才會認真相信當局有意執行「抗中保台」。

六、破解「未來是年輕人的時代」之迷思

筆者在本次總統立委大選中擔任選務人員、協助選務工作;針對民進黨在本次競選

期間主打年輕族群、以「亡國感(芒果乾)」催票,甚至網路上鋪天蓋地的「回家投票」呼籲等,都是以年輕族群為受眾,老人族群似乎乏人問津。事實上,以筆者擔任選務人員的親身觀察,蔡陣營猛力催年輕選票、甚至不惜污衊老人族群都是韓粉,有沒有效果?

有,投票當日確實有很多年輕族群以及首投族都前來完成自己身為公民的責任,但是開票的結果為何呢?時代力量、台灣民眾黨、台灣基進、甚至綠黨的得票都有所增加,其中主張「兩岸一家親」的台灣民眾黨甚至成為國會第三大黨。

以台灣人口結構而言,放棄老人族群而全力向年輕族群拉票本來就是很奇怪的事情;年輕族群確實被蔡陣營催出來投票是沒錯,但他們未必都會投給民進黨;反而蔡陣營口中「都是韓粉」的老人支持者卻始終堅定地投票給民進黨、才有今日民進黨的大勝,就這一點來看、筆者認為民進黨欠老人支持者一個道歉。

七、民進黨應與獨派重修舊好

本次選舉除了老人支持者被民進黨放棄之外,另外一個被民進黨放棄的對象就是獨

派。猶記得 2019 年初、也就是 2018 年民進黨大敗之後兩個月,由彭明敏、吳澧培、高俊明等人聯署公開的一封信,震驚了民進黨、也震驚了台灣社會;彭明敏、吳澧培、高俊明三人可說是台灣獨派的代表人物,有感於 2018 年九合一選舉民進黨大敗,他們在2019 年發表這封公開信、要求蔡英文退出 2020 年總統初選。

但隨之而來的是蔡陣營排山倒海的反擊,包括支持者在內的網路軍團幾乎是每天對獨派全面的人格毀滅、侮辱,甚至「希望老獨派把錢留下,早點去死」。還有民進黨的立委助理立刻就在幾天內籌到錢,在同一份報紙的同一個版面刊登挺蔡英文的公開信,裡面提及「獨派與現實脫節,沒有資格對堅持主體性的總統說三道四」、「請獨派面對現實,承認自己沒有戰略眼光與民意基礎」,類似羞辱性語言按下不表;該聲明刊登後沒多久、2019 年二月十四日,高俊明牧師就病逝了。

蔡陣營為了選舉放棄老人支持者、還辱罵這些幾十年來用血淚身先士卒為台灣爭取民主自由與主權獨立的先輩並自鳴得意,筆者認為這種情況對民進黨的未來、甚至對台灣的民主是不利的。人民是政府的頭家,選民也是政黨的頭家,只因反對某個政壇明星就要遭政黨以全部力道圍剿,完全違反民主的精神;蔡英文今日的大勝,事實上仍舊是這些老支持者不計前嫌、一票一票投出來的。筆者同樣主張民進黨欠這些老獨派一個道歉。

八、「中華民國台灣」成為本地大共識

蔡英文在第一任總統任期中主張「中華民國就是台灣,台灣就是中華民國」,隨後在 2019 年雙十演說中更拋出「中華民國台灣」這個名詞,讓本來就不清楚中華民國到底等不等於台灣的台灣人更加對國家的定位越發模糊、後來乾脆對此不提。繼李登輝總統主張「中華民國在台灣」、陳水扁總統提出「中華民國是台灣」之後,「中華民國台灣」的出現對台灣人來說,是國家定位的大倒退、也是台灣人對國家的認知倒退;加上蔡英文在第一任總統任期中遭遇七個國家撤銷對台灣的承認,台灣人已經不願去思考為什麼中華民國沒人承認、而是轉過頭去責罵那些斷交國收中國的錢而不承認中華民國台灣。

這個情況對台灣來說也是長期會相當不利的,邦交國越少、台灣在國際社會發聲的機會就越加薄弱,這個現實不是如何積極在國際社會中高呼「Taiwan can help」就能改變的:我們目前就是無法加入國際組織、無法與他國建交/獲得他國承認、沒有國際地位,而這跟我們不願意面對的現實是有關的。如果連領導人都不願意面對現實,台灣人只能繼續活在夢中。而本次總統立委大選的勝利,代表人民某方面來說是認同「中華民國台灣」的,對此筆者十分憂心,在蔡英文第二任的總統任期、台灣不曉得又會被吃多少豆腐。

九、民意支持蔡習會與和平協議?

這是筆者擔心的事情。蔡英文曾經在訪問中透露:「蔡習會很誘惑。」而她在昨天(1/11)的勝選感言也早已拋出「兩岸和平對等民主對話」。對於擁有近八百二十萬民意且國會過半的總統來說,勝選當天就拋出兩岸議題、而且是足以改變兩岸現狀的議題,只能說是真有心了;然而對照 2015 年「馬習會」、台灣人的不滿,五年過後的「蔡習會」,多了將近一百三十萬的民意(馬英九當時是六百八十九萬) 、又是民進黨籍的總統,台灣人會同樣感到不滿嗎?這點筆者非常懷疑。更不用說「蔡習會」過後如果真的要洽簽象徵兩岸終局的「和平協議」,台灣會有多少人敢站出來反對?換句話說,八百二十萬的民意願意為「蔡習會」與「和平協議」背書嗎?這就又回到筆者前述的問題:誰能監督蔡英文?

因此,未來四年的台灣,筆者認為大的關鍵絕對會是如何有效監督執政黨與領導人,哪些人選前高呼對台灣有利的主張、選後卻什麼都忘記了,又有哪些人平常高呼「抗中保台」、選後偷偷找對方談判甚至簽訂任何協議,台灣人都必須要有相當的覺知。八百二十萬票、國會單獨過半,是勝利、也是挑戰,更是相當嚴峻的考驗;避免造神、持續轉型正義、找回民進黨的固有價值,則是當前民進黨應該做的三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