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黃衛兵,我想講嘅係…

無限上綱上線只係自尋死路

在下首先利伸:黃子華係藝術家,我從不稱之為「神」,佢近年嘅表演我想課金但不敵黃牛黨,僅靠睇 youtube / DVD 重溫。

黃衛兵現象持續,黃子華自資拍賀歲片(咁樣燒錢真係勇敢,跡近自殺),又有一大堆獵巫黃衛兵出來批鬥黃氏,稱之為大半年冇出聲支持義士/聲討黑警有之,替其扣帽稱之扮本土抽水有之,警告其唔好消費時代革命食人血饅頭有之⋯⋯假如所謂黃營繼續內鬥內行,別說抵抗中共赤化香港,他們亦行將膠化繼而自我毁滅。

黃子華算唔算黃?唔夠黃?何謂黃?所謂「從政/從商黃絲標準」究竟把尺喺邊?怡和集團出一個萬能 Key 政治正確聲明就畀人話舐共,惠康萬寧KFC份屬怡和系或去年仍有賣CCTVB廣告就係原罪,咁 Pizzahut 咪同樣係怡和系,黃衛兵就冇話要杯葛薄餅喎,美心吉野家福建360畀人裝爆修當然抵撚死啦,比呢三檔嘢更根正苗紅嘅華潤萬家、U Select、Vango 便利店、Pacific Coffee 卻係大半年來分毫無損。

講完做紅黃藍生意就講下藝/偽人,當黃子華一聲不吭,唔(敢/想)表態啫,都畀人打成藍子華,喂黃衛兵們,究竟你哋聲稱攪「黃色經濟生態圈」係想贏丫,定係只係圍爐取暖精神自瀆,深藍格殺勿論敵我矛盾都算啦,你哋連淺藍/透明嘅人或寶號都批鬥,咁只係等於將可能成為盟友嘅人夾硬推畀港共陣營,想打勝仗嘅人唔係應該係「減少敵人,增加同志」咩?黃衛兵呢種假道德高地之名去迫人表態甚至動輒借以黃藍帽子去攪批鬥,根本同港共威逼大企業以政治原因歸順/解僱/做啦啦隊分別不大。

在下前文已曾提出一旦黃色經濟圈以至黃陣營開始有人想攪認證、自封權威、無限上綱上線,這就是佯裝沒有大台的大台,權力使人腐敗,呢班黃衛兵開始以陳義無限遠的所謂「黃色陣營」道德高地去批鬥所有人,權力就是精神春藥,扮大佬攪大台就係為了順佢者昌逆佢者亡的快感,啪過春藥的人癮已上就返唔到轉頭,與天鬥與人鬥其樂無窮乎?2014年後一堆掛本土頭賣邪教肉嘅老師教及光頭教瘋狂內鬥搶fo搶光環,最後全部自行寂滅嘅笑話,難道黃衛兵們不應以史為鑒?

對準真正敵人,以敵我矛盾規格鬥爭,愚以為必須,然而一旦黃衛兵批藍批透明批上癮,以樹敵為成就,咁就仆硬街,呢個玩法當然攬炒不能,而係自爆為先。

紅百嗚中子丹之流嘅猴戲當然終身杯葛啦,咁中立或淺藍藝人嘅作品點睇?佢拍得精彩咪睇囉,混水摸魚垃撚圾就幫佢出名,咁先至係崇優+黃圈雙料齊下嘛。

夜郎自大,教台港友好蒙羞

剛剛呢個週末有堆所謂黃營香港人精神上好忙,對台灣大選打炮打到以為自己有仔生,台灣國蔡英文總統連任,有人話佢食人血饅頭,連「點解蔡氏冇向香港人講多謝」都講得出口,呵欠,呢班人「黃衛兵」未免太自大。

超譯人血饅頭

首先乜嘢係人血饅頭?一言以蔽之:唔夠料嘅政工作者靠一時政治風潮大氣候上到車,選民投畀你唔係因為你說服到大部分選民,而只係唔想敵人贏,而你碰巧就係呢股民怨嘅載體而已。香港 2019.11.24 區議會選舉入面許多真心未夠智慧和能力從政,但搭上反送中抗爭順風車繼而當選嘅人,他們或多或少靠抗爭者鮮血去加持自己那份接近零的政治履歷表,呢班人就算係直接間接食饅頭了。

利伸:以上絕無睇小任何一位勝選區議員之意,純粹事後孔明簡單分析大局幾句。

身為民主太監,卻教台灣人做愛

閣下形容區議會唔夠班者竟然勝選,稱之為人血饅頭是準確比喻,但假如有將蔡英文總統勝選用「香港人血饅頭」形容之,則是大笑話 —— 2019香港抗共內戰戰況固然慘烈,香港作為一國兩制反面教材,固然也挖出台灣人恐共抗共最深層情緒,但台灣人已經擁有三十年民主制度文明質素,政黨及內閣必須就營運國家理念、操作、計劃擁有足以說服台灣人現實需求嘅能力,誰人以為蔡氏單靠煽動一國兩制死亡之吻就能豪取817萬票,實在係夜郎自大。

某些香港政工作者及KOL動輒吹奏「香港人有恩於民進黨選情,所以蔡政府要向香港人報恩」心態,呢種人嘅見識同終囯人「恩主心態」有何分別?論政治鬥爭、選戰規模、民主化程度,台灣人才是香港老師,大言不慚政工作者以為執大家口水尾嗌幾句口號就係「民進黨恩人」,真心唔知醜。

民主唔係四年一次嗌告急,當然不是空泛地「少數服從多數」「(角色扮演)一人一票」,也絕非掛下橫額量下血壓當「政績」,實踐到嘅政治理念和願景才是有營養的政治,台灣人已在民主化路上,香港有心人理應謙虛學習,而不是如黃衛兵般撒野失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