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無寸進枉新年

恭賀他人新禧唔講「新年快樂」,數不清幾個年頭;不為網民提出種種語文問題、文化問題──以去年為例,用英文寫電郵,筆下二〇二〇年或綴以「豐碩」( fruitful )、或綴以「平安」( peaceful ),「合皮扭耳」( happy new year )總欠奉──只為一聲快樂,不敷一年三百六十五日分配。大義覺迷,歸功於吾師中國語文及文化科閱讀書目選用《寫在人生邊上》──〈論快樂〉文中,作者錢鍾書先生嘗言法語「喜樂」( bonheur )一詞由「好」同「鐘點」兩字組成,可見好事多磨,只係個零鐘頭嘅玩意;中國話嘅講法,同樣意味深永,譬如「快活」或「快樂」個「快」字,就將人生一切樂事之飄瞥難留,極清楚咁指示出來;反之,德語「沉悶」( langweile )一詞,據字面上直譯,就係「長時間」嘅意思。

筆者另一位老師之師何福仁老師〈重讀《快樂王子》〉,有感《快樂王子》在生時耽於無愁宮中舞照跳、馬球照打,狀甚快樂,批評其快樂膚淺虛弱,因為佢冇所謂不快樂──直至佢走出宮外,體驗咗人間啲苦痛,然後相對咁知道何謂快樂。推而廣之,自認為一生快樂啲人,可能只係壞咗嘅一枝寒暑表,終年攝氏廿四度──祝人全年快樂,由是未免不恭。

至於相勖以新年進步,不必祭出《易》理如「天行健君子以自疆不息」,單憑〈三字經〉「犬守夜、雞司晨,苟不學,曷為人」並「蠶吐絲、蜂釀蜜,人不學,不如物」兩節,足以證明言者將聽者當人看待,期許對方來年有心向學、好學不倦、學有所成,禮遇至極。

精誠所至,何止金石為開,禽獸亦受感動,應聲進化──試看香港快運去年十二月廿九號關西飛香港國際機場 UO689 航班上夫家姓梁嗰隻龍蝦、妻房名青儀嗰條狼狗,闔家文明咗幾多!小龍蝦頌昕,已告別一六年三月貴為「第一千金」嘅自己,行李不復遺落機場禁區外,驚動乃父提醒航空公司地勤人員叫佢「梁特首」;另一隻小龍蝦齊昕,哈日以至撒嬌,均有長進,一五年六月討得狼阿瑪勉強攜同警方要員保護組兩件蛋饊封鎖銅鑼灣崇光百貨超級市場壽司.刺身櫃位採辦早午餐而已,今次竟說服同一名極端民族主義者凍結國仇家恨舉家同遊日本軍國主義發源地一轉,返港再作計較;龍蝦本尊登陸日土覓食,一反該物種橫行本港常態,全程夾住尾巴強忍兩人佔四位、企圖打尖等衝動,苟免日人學得翡翠拉麵小籠包中環國際金融中心分店知客一二年三月鄙薄佢「冇禮貌」、面斥不雅……

龍蝦尚且進步、小龍蝦尚且進步,不求上進,何以為人?所以後方要進步、前綫要更進步。畢竟如何進步?一講就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