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歷山大與希臘化文明:西方史的一個黃金時代(27) 全篇總結(系列完結篇)

印有亞歷山大大帝頭像的銀幣

全篇結論

筆者用了26篇專題文章的篇幅,分三部分分別介紹:亞歷山大大帝的生平及繼業者戰爭、希臘化時代的成就、以及希臘化文明對整個歐亞大陸的深遠影響,相信各位讀者都應該對希臘化時代有基本的認識。亞歷山大大帝:一位出身於當時希臘世界邊緣馬其頓王國的一位王子,由他繼承帝國、統一希臘、攻打波斯、到在遙遠的東方結束一場史詩式的征服戰爭,他所做的一切都深深烙印在歐亞大陸各民族,無論是希臘人或是被征服民族的心中。

亞歷山大大帝的名字,在西方世界被奉為征服東方的偉人和英雄、在伊朗則被視為令人心生厭惡和恐懼的暴君。但無論如何,他在整個世界、人類文明的發展史上,都留下了永難磨滅的記憶。

而亞帝所建立的「希臘化文明」:希臘文明和東方文明結合的產物,在古典時代的歐亞大陸上閃耀著璀璨的光芒。雖然希臘化文明在希臘本土被批評是「不純正的希臘文明」,它在希臘和西方史中的重要性被低估,然而只要仔細翻閱西方科技發展史,它的貢獻顯然並不比古典時代所謂「純正」的希臘文明低,甚至某些學術領域達到了一個連古典希臘文明都未曾達到的高度。例如在希臘—羅馬時代的埃及,歐洲文化融合埃及文化,誕生出「法尤姆木乃伊肖像畫」(Fayum portraits)等有高度藝術鑑賞價值的作品

希臘—羅馬時代的埃及,歐洲文化融合埃及文化,誕生出「法尤姆木乃伊肖像畫」(Fayum portraits)等有高度藝術鑑賞價值哋嘅作品。

希臘化文明經常遇到的一個批評,是各希臘化國家都採用了君主專制的政治體制,因此被認為是比起古典時代希臘雅典的民主體制是一種退步。雖然在《亞歷山大與希臘化時代》此專欄文章短短的篇幅中,筆者並未有機會深入討論希臘化時代各國的政治制度,但是筆者在這裡仍希望簡單地為替希臘化王國平反。

首先,雅典式的民主以那個年代的科技水平是沒辦法用來管理面積數百萬平方公里、人口動輒數百萬甚至數千萬人的龐大帝國。以當時的交通、通信、技術條件,要安排全國的公民進行一場投票選舉,是天方夜譚,是不可能的事。

舉個例子,單單是從塞琉古王國的最西邊到最東邊,以當時最快的交通方法都要耗費數月時間,進行選舉、點票、公佈結果,對當時國家能夠動用的行政資源是不可能辦到的事。

以古代而言,民主政治只能用在人口規模較少、教育程度相對較高的城邦國家,例如雅典。另外我們要問的問題還有兩點:到底希臘化時代的君主專制是不是真是那麼獨裁呢?希臘化時代的希臘人,是不是真的已經忘記了祖先建立民主制度的初衷呢?第一個問題的答案是:希臘化君主專制,在絕大部分的情況下對人民來說並不是暴政。

雖然在托勒密埃及,埃及人遭到統治階層的希臘人歧視、被認為是「二等公民」,並曾經發生過多次埃及人起義,但埃及出土的紙莎草顯示,在托勒密王朝,人民可以就社會不公平的事直接寫信給國王托勒密,歷史學家相信在亞歷山大港的王宮中有專門的部門處理國民的「上訪」和處理各地寫給國王的信件。

托勒密王朝的人民可以就裁決結果層層上訴,而去到首都亞歷山大港告御狀亦都不是罕見的事。而公元前4世紀開始,托勒密埃及政府建立了一個維持社會治安的先進制度,並建立了西方歷史上最早已知的警察系統,投資科學研究、資助學者等等。歷史文獻和考古記錄都指向一個結論:大部分托勒密埃及的國王都不是殘暴的獨裁者,而是開明、進步、願意聆聽訴求的君主(Bauschatz J., 2013)。

至於第二個問題,希臘人到底有沒有忘記民主制度的優點和初衷,答案亦都是否定的,希臘人並無忘記民主制度的優點。在君主統治之下,希臘化王國並不是完全和東方式的君主專制一樣,利用層層官僚從上而下地,以集權式高壓管治人民,而是容許一定程度的民主。例子是塞琉古王國的塞琉西亞城(Seleucia),根據古籍記載,塞琉西亞城擁有自己的市議會,這座城市的60萬名居民是由300位議員組成的議會管治。

另一件事是亞帝死後,托勒密曾經建議馬其頓王國放棄君主制行共和制,這點在當時世界其他中央集權王國是不可想像的。由此可見,希臘化時代的政治制度並不是殘暴而落後的獨裁政體,他們採用君主制度,某程度上是因為民主制度在當時的客觀條件下不適合管治過於龐大的帝國。

而希臘化君主制是適應當時實際情況下所作出合理選擇和妥協的結果,而不是故意開歷史倒車。除此之外,希臘化君主制亦都容許議會的存在,容許以城市為基礎的有限度民主,這點亦都是不能夠否認的歷史事實。希臘人在政治制度上,以當時橫向比較全世界,仍然是相對上比較開明的一群人。

拜占庭時期哋嘅君士坦丁堡大學,希臘人哋嘅學術教研制度一直影響東地中海文明好多個世紀

回到正題,希臘化時代在西方史中的地位並不止於承先(古典雅典以及美索不達米亞文明)啟後(羅馬時代),將希臘古典時代的知識傳遞到繼承希臘文明並建立地中海霸權的羅馬帝國手上,而是對整個西方文明有極其重大的原創性貢獻。

在東地中海被各希臘化國家統治的300年間,西方科學、技術、工程、醫學、藝術等迎來長足的發展和進步,以本系列專欄副標題「西方科學和藝術史的一個黃金時代」形容亦並不為過。

在托勒密、敘拉古、巴格門等等的希臘化國家,統治各國的君主投放相當可觀的資源在科學、藝術、文學、哲學等學術研究上,建立收集知識的大規模圖書館、以重金聘請學者進行教研工作的博物院,並且鼓勵、寬容顛覆性的科學理論及研究,這些都是希臘化學術賴以成功的重要基石。因為有優秀的制度和寬容開放的文化氣氛,希臘化時代在城市建設、建築、數學、物理、天文、地理、醫學、造船、精密機械、軍事、藝術、文學等領域結實纍纍,在短短的200-300年間,大大推進了西方以及整個人類文明的進步。

希臘化時代打下的基礎,亦都影響了取代希臘化國家的羅馬共和國以及羅馬帝國。在此後的很多年,羅馬仍然模仿希臘化世界的學術教研制度,並在羅馬城和君士坦丁堡分別建立了大型圖書館,以及狄奧多西二世(Theodosius II, 公元401-450年)以亞歷山大港博物院為藍本的君士坦丁堡大學(University of Constantinople),以培養帝國官僚人材。希臘化王國奠下的根基,使得羅馬亦能誕生出一流的學者,直到古典時代晚期的大崩壞為止。

今日採用拉丁字母作書寫系統的國家地圖,覆蓋了幾乎整個西方世界,並被26億人口用作日常書寫之用。希臘化文明,以及羅馬文明對世界文化哋嘅影響,至今清晰可見

從宏觀的歷史角度而言,希臘化時代對羅馬、帕提亞波斯、中亞、南亞都有直接且重大的影響。在羅馬,羅馬人很多方面的文化都建基於對希臘的模仿,而當羅馬人大量使用混凝土作建築材料之前,羅馬建築很多都是模仿希臘建築。

羅馬人建立港口、燈塔等等,大大便利了地中海的交通運輸。在帕提亞波斯,希臘文化相當盛行,甚至連帕提亞國王都要以希臘文自稱「希臘人之友」,並將此印在國內流動的貨幣上。

在中亞,希臘—巴克特里亞(Greco-Bactrian)王國的建立深深影響了中亞歷史,希臘文成為了通用語言,而印度佛教和巴克特里亞的交流融合產生出犍陀羅藝術,希臘人開始利用希臘藝術為佛教的神明造像,成為了後來亞洲人廣泛崇拜的佛像起源。到了公元前後,希臘文化和藝術以佛教作為載體傳入中國,深遠影響了中國,甚至整個東亞的宗教和文化。

最近有新的考古證據顯示,希臘化文化可能早在公元前3世紀已經和中原有間接接觸,並體現在南越王宮署所發現的石柱,甚至西安秦始皇兵馬俑的設計之上。希臘化文化傳入中國後,經歷2,000年一直存在到現代。而在西方,以希臘字母為藍本的拉丁字母,通過1492年地理大發現被帶往新世界,並成為南北美洲、大洋洲等大片土地通用的書寫系統。

希臘化文明播下的種籽,成為了今日西方文明的其中一個重要根基,雖然亞歷山大大帝和繼業者希臘化國家已經是遙遠的歷史,但希臘化文明的成果和其影響,在今日全世界,由美洲到中國,仍然清晰可見。

參考資料:

John Bauschatz (2013) Law and Enforcement in Ptolemaic Egypt.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Cambridge, United Kingdom.

《亞歷山大與希臘化時代》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