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河之歌:西臺帝國興衰史(37) 哈圖沙的末日

漫畫《天是紅河岸》中描繪西臺帝國首都哈圖沙遭縱火焚毀的沒落之日

西臺帝國和哈圖沙的滅亡:地震理論

歷史學家為西臺帝國嘅滅亡原因作出好多種推測。西臺帝國嘅衰亡及同時代近東、邁錫尼希臘等多國嘅滅亡時間大致相同,都係可以追溯到青銅器時代晚期。

而眾多理論當中,有理論指出東地中海廣泛嘅文明崩壞係同自然災害有關,例如強烈地震同嚴重旱災。當中地震導致青銅器時代大崩壞嘅理論主要由C. F. A. Schaeffer所推崇,佢提出哈圖沙以及阿拉拉(Alalah)等安納托利亞以及敘利亞嘅重要城市因響公元前1200年左右遭到強烈地震破壞而被廢棄。

而希臘米諾斯諾可索斯王宮(Knossos)及特洛伊嘅毀滅,根據Sir Arthur Evans以及Carl Blegen教授嘅解釋,都係同地震有關。呢個理論目前並不被學術界主流接納,理由係因為響大部分嘅例子中,並無考古證據證明強烈到足以導致以上各城市被完全毀滅且廢棄嘅地震曾經發生過。即使響少部分有證據證明地震曾經扮演重要角色嘅例子,例如特洛伊,證據都係唔夠強力且難以下結論。

旱災及飢荒理論

至於響近東世界同希臘出現嚴重旱災嘅講法,接受呢個理論嘅學者比較多。Rhys Carpenter係呢個理論影響力最大嘅倡議者,佢認為大約響公元前1200年左右東地中海地區受到一場漫長而嚴重旱災嘅侵襲,導致好多居民被逼放棄故土離鄉別井。因受到飢餓所驅使,佢哋襲擊及摧毀古代近東的行政中心以獲取儲存響糧倉中的糧食。

響之前嘅討論中,我哋已經提及過響西臺文獻中最後幾位國王年間西臺遭遇糧食短缺甚至飢荒嘅情形。但糧荒除左受到自然力量支配之外,亦都可以係人為因素造成,例如糧食運送及貿易路線受阻而造成糧食短缺。

總括而言,我哋目前仍缺乏證據證明一場長度同嚴重程度足以導致青銅器時代大崩壞嘅旱災曾經發生過。當然,我哋唔能夠排除響希臘以及其他近東地區發生規律性旱災嘅可能性,響青銅器時代晚期,呢d旱災放大左各國所面對嘅問題同困境,對邁錫尼以及各國政府造成日益沉重的壓力。如果西臺帝國越來越倚賴進口糧食供應,即使短期旱災造成嘅本土供應短缺,亦都會令確保來自海外嘅定期糧食供給不受干擾成為一個緊急嘅首要任務。

而且如果其他因素嘅介入嚴重影響左哈圖沙中央政府維持帝國境內政治穩定嘅能力,咁乾旱造成嘅糧食短缺或者糧食運送路線受阻亦都好有可能發展成一場嚴重的人道主義危機甚至災難。

除此之外,另一個理論認為造鐵技術嘅擴散導致更多人有能力掌握鋼鐵兵器技術,並以此推翻使用青銅兵器嘅近東諸國。呢個理論目前已經遭到反駁同不被學術界主流所接受。

系統性崩潰理論

青銅器時代東地中海的貿易路線:各文明古國嘅繁榮建基於貿易,而貿易需要行之有效嘅制度同穩定安全嘅環境。王權嘅衰弱削弱左經濟活動所需要先決條件,進一步加速左經濟同政治嘅崩潰

目前關於青銅器時代晚期近東各文明中心嘅衰亡有一個較多人支持嘅理論,叫「系統性崩潰」。

響邁錫尼希臘,南斯.桑德斯(Nancy Sandars)提出複雜嘅商業活動需要穩定嘅政治環境同合理嘅安全而黎凡特及愛琴海嘅繁榮係建基響商業之上,商業運作需要多餘產品嘅海外市場,而邁錫尼王國嘅行政過於專注、過於倚賴中央集權嘅行政中心,呢點造成一個危機,因為區內日趨不穩定嘅局勢會導致經濟崩潰甚至整體社會嘅系統性崩潰。

普遍上黎講,王權係青銅器時代長距離貿易最基本嘅排他性代理人,王權嘅崩潰意味住貿易促進者嘅消失,因為國王、文書官、外交使節、王室商人等嘅消失對整個營商環境造成一場重大危機。

除此之外,貿易所倚賴嘅政治同司法系統嘅崩潰,包括司法保障、同盟條約、軍事保護、金融保障、信用證明等等促進貿易同商業活動嘅制度(institutions)消失,都令到區內商業活動受阻進而導致經濟崩潰。

但佢哋本身都係一個普遍衰落同解體政治秩序嘅病徵而非根源。我哋必須轉向其他理論已尋找經濟同政治崩潰現象嘅成因。

軍事以及技術改變理論

學術界另一個理論提出,戰爭模式嘅改變或者係造成災難嘅原因,因為武器同作戰模式嘅創新令到蠻族突然間擁有對歷史悠久文明中心嘅戰略優勢。

呢個理論認為位於利比亞、巴勒斯坦、以色列、呂基亞同希臘北部嘅「蠻族」擁有左製造標槍、長劍及盔甲等等武器裝備嘅能力,加上佢哋嘅步兵有數量上優勢,佢哋最終壓倒左基於馬拉戰車作戰嘅文明古國,並成功襲擊、掠奪、摧毀呢d古國富裕嘅宮殿同城市。

但呢個理論都有佢嘅問題,即使我哋接受呢個理論或者佢嘅其中一個版本,我哋最基本嘅一個疑問仍然係懸而未決:到底係乜野力量削弱左呢d文明古國到一個地步佢哋冇能力再抵抗外敵嘅入侵,並最終導致整個文明嘅崩潰呢?

因為長期以來文明古國都面對蠻族嘅敵人,並一直有能力穩固地抗擊佢哋嘅入侵,到底係乜野令到佢哋突然間失去一切戰略優勢?戰鬥模式嘅改變,或者使用武器嘅改變,即使佢哋有可能係歷史上有咁嘅可能,但呢兩個講法並無合理回答到呢個問題。

古文明內部衰落理論

到底我哋應該如何從衰亡嘅各國國內因素尋找佢哋崩潰嘅原因?從我哋咁多集內容對西臺史嘅討論,我哋可以見到西臺歷史上係發生過唔少因內部政局動盪而導致外部勢力入侵嘅情況,呢個情況並曾經一度導致西臺帝國處於亡國嘅邊緣。

響穆爾西里一世(Mursili I)遭到刺殺之後,王室內部對王位嘅爭奪曾經一度將西臺帶到崩潰邊緣。但呢個情況因強勢嘅領袖鐵列平上臺而得到解決,佢對團結帝國國內勢力嘅決心終於將局勢化險為夷。

哈圖西里一世同鐵列平都曾經講過,只要西臺帝國內部足夠團結,呢個國家就有能力對抗一切外來的威脅同侵略。而如果西臺國內積弱同分裂,外來嘅敵人就有機可乘。

直到1980年代初期,歷史學界一直相信西臺嘅新王國(New Kingdom)時期比起古王國(Old Kingdom)時期政治上明顯較穩定,而哈圖西里三世政變推翻烏希.圖哈合只係一個例外而非常態,直到帝國覆亡為止,大部分王位嘅繼承都響和平而有序嘅情況下完成交接。

但響從1980年代到近年嘅新發現,尤其係青銅板銘文以及卡隆塔粘土印章嘅發現,逼使我哋要重新審視呢個觀點嘅正確性,以及重新考慮帝國晚期的文獻記載。即使響青銅板銘文發現之前,Singer曾經評論道:「響並無低估外敵勢力響西臺衰亡所扮演嘅角色呢個前提下,我認為更多嘅比重應該放響西臺內部嘅衰落同解體之上。」

從圖哈利瓦四世以及蘇庇路里烏瑪二世嘅文獻中我哋發現,西臺嘅王權正遭受國內勢力持續嘅威脅同挑戰,尤其係王室內部嘅威脅。即使最後幾位西臺國王花唔少心思響鞏固自己嘅權力之上,威脅並無解除,而持續嘅威脅嚴重削弱左國王響民眾同官僚眼中嘅權威,並令王權變得不穩。

從西臺面臨嘅叛亂同附庸國嘅離心趨勢可以見到西臺王權嘅衰落,兩者響蘇庇路里烏瑪二世任內都成為令哈圖沙當局頭痛嘅問題。如果一個國王連響國內穩固自己嘅權力都做唔到,附庸國又點可能對佢保護附庸國免受外國入侵同內部威脅有信心呢?

如果係咁嘅話,佢哋又有咩誘因繼續成為哈圖沙嘅附庸、繼續忠於西臺帝國呢個搖搖欲墜嘅宗主國呢?雖然我哋尚未能夠證實哈圖沙王權衰落嘅同附庸國嘅反叛之間有直接關係,呢個可能性不應該被抹煞,尤其係有哈圖西里一世同鐵列平時代嘅前車之鑑。

當我哋響追尋西臺帝國最終崩潰嘅確切原因之際,我哋必須清楚小心不應該將原因過於歸咎響某一系列外來或者內在嘅因素之上。而事實上邁錫尼多個文明中心係響同西臺以及其他近東文明中心一同被毀滅,亦為一系列廣泛嘅混亂同災難將希臘以及整個近東世界主要文明中心摧毀呢個講法提供證據。

因此我哋又回到長期又嚴重嘅旱災、海上民族軍事上嘅橫掃整個近東世界,又或者系統性崩潰呢d理論之上。雖然我哋要小心希臘嘅文明沒落同其他國家嘅衰亡模式有顯著嘅分別,但如果我哋因此認為兩者之間並無關係就明顯唔令人信服,因為咁冇可能解釋到公元前13世紀末12世紀初各國崩潰響時間上嘅吻合同其他相似性。即使如此,由於邁錫尼同西臺響公元前13世紀缺乏直接接觸呢個事實,我哋現在仍應該避免提出兩者衰落嘅共同原因去解釋兩個哋區響同一時間文明嘅覆亡。

哈圖沙的末日

考古學家手頭上有嘅西臺歷史紀錄響蘇庇路里烏瑪二世任內戛然而止,呢個日子好可能同埃及拉美西斯三世在位的時代相重疊,因為拉美西斯三世嘅銘文中有寫道西臺係遭到海上民族襲擊而毀滅嘅眾多國家之一。

考古結果顯示哈圖沙多處遭到縱火破壞嘅證據:響大皇宮、上城區以及下城區嘅神廟群、以及沿城牆區域都有被烈火焚燒嘅證據。因此有歷史學家提出哈圖沙呢個西臺首都係遭到一次大規模嘅火災以及暴力的毀滅。

而目前哈圖沙考古主任Seeher博士嘅結論就冇咁戲劇性。佢嘅理論認為哈圖沙係逐步被廢棄嘅,首先西臺王室以及王宮內嘅高級官僚離開呢座城市,佢哋帶走左城內值錢嘅物品以及西臺帝國最後嘅歷史記錄檔案。佢哋咁做嘅理由明顯係因為認定呢座首都嘅衰落已經不可挽回。

好肯定城內嘅眾多建築確實係有遭到縱火焚毀嘅證據,但根據Seeher嘅理論,此時呢座城市已經係幾乎係一座已遭遺棄嘅空城。留響城內嘅居民只能夠盡佢哋所能去保衛自己,從已離開嘅人遺留下來的東西中撿拾能夠利用嘅物資。哈圖沙嘅衰落、廢棄、以及最終嘅毀滅大約發生響公元前12世紀初,整個過程可能只係花左幾個月嘅時間。

西臺嘅附庸國好可能都係同一段時間遭到滅亡嘅命運,而烏加里特滅亡嘅日子可能甚至更早。考古證據進一步顯示除左安納托利亞中部同西部之外,主要由胡里安人組成嘅東部同路維安人組成嘅南部都遭到從所有方向而來嘅入侵,難逃同西臺本土相同嘅命運。

此時我哋仲有最後一個疑問:到底放火焚毀哈圖沙嘅人係邊個?會唔會係自西臺立國以來就已經困擾西臺嘅卡斯卡人,就好似曾經發生過嘅事一樣?

我哋知道如果係咁嘅話,西臺已經係一個內部政局嚴重不穩、國防資源被嚴重透支、通信同物資供應鏈受破壞、食物嚴重短缺嘅地方,而西臺嘅首都最終成為受害者。西臺史上最難纏嘅敵人、威脅從來都冇解除過嘅宿敵:卡斯卡人可能就看準呢個機會入侵,為苟然殘喘嘅西臺帝國補上最後一刀。

到底卡斯卡人係咪扮演住呢個角色?我哋唔知道。而放棄左西臺首都、帶住歷史學家眼中最關鍵嘅西臺最後歷史記錄泥板嘅王室同高官響逃出哈圖沙之後到底去左邊度?考古學家表示佢哋嘅去向仍未明確,尚待考古學者繼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