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色經濟圈的「投名狀」

反港共極權運動衍生了「黃色經濟圈」。當港共政權主管經濟的局長邱騰華批評這種做法繼續分化社會、正在享受「收成期」的立法會保險界功能組別議員陳健波指斥黃色經濟圈是另類欺凌的時候,我們知道,黃色經濟圈對港共政權有一定威脅。

香港人的政治敏感度一向遲鈍。2014 年佔領運動初期,學民思潮在金鐘旺角兩個佔領區貼出一份飲食集團名單,都是一些操控立法會功能組別的商界大財團旗下的店舗,學民思潮呼籲香港人群起杯葛這些商舗。當時活在平衡時空的香港人佔大多數,不要說不會明白消費等同投票支持某某商舗這種抽象概念,隨便問問街上的路人,知不知道功能組別是什麼,為什麼功能組別阻礙香港民主進程,相信每兩三個人就有一個會啞口無言。而這種杯葛呼籲,在抗爭一族圍內也有爭議。五年前流行的口號是「對準政權」,而所謂政權,不是中國共產黨,只是最討香港人厭的梁振英港共政權。佔領運動已經把香港嚴重撕裂,杯葛藍絲商戶只會造成社會更大的撕裂,由和理非為主導的那場運動,對撕裂社會戒慎恐懼,所以杯葛行動最後不了了之,無疾而終。

五年後的今天,香港人「唔見棺材唔流眼淚」,這半年耳聞目睹林林總總的警察暴力,不得不把以往一些「和理非原教旨主義」的標準放鬆,不再與勇武抗爭者割蓆。而五年前曾經提出過的杯葛藍色商戶,如今「進化」成為「黃色經濟圈」。其中最大的分別,是五年前的構想,只限於標籤妨礙香港民主進程的大財團為杯葛對象。其餘小商戶,不論老闆和員工的政見和立場,都不會受到牽連。

這種看似合情合理的劃界,香港人卻無動於衷,大概覺得「妨礙香港民主進程」不是什麼彌天大罪,大財團食肆如大家樂,套餐便宜又多優惠,我為什麼要聽你指揮不去幫襯?今天的黃色經濟圈,不知是否受了五年前失敗的教訓,今次宣傳方法反其道而行,食肆在某某名單榜上有名,不是叫你杯葛,而是希望你多多光顧。請你多多光顧A,效果其實和要求你不要光顧B差不多,但前者踴躍,後者冷淡,香港人可能真的不喜歡被設限。

但是,問題來了,如何認證一間商舗是黃是藍?香港人向來精乖伶俐,有奶便是娘,如果自稱是黃店可以帶來更多生意,那麼「自封為黃」,何樂而不為?但安排少數人譬如程式開發者來認證,便有機會令有權認證黃藍店的人成為新的「大台」,把異見者的聲音排斥在外。

以往的選舉,民建聯、工聯會這兩個中共在港的政治代理組織,都會在大街小巷的店舗櫥窗貼上親共候選人的競選宣傳海報。平心而論,願意貼上他們的海報的商戶,不一定是藍店,但很難相信會是支持抗爭的店舗。不張貼民建聯等保皇黨候選人宣傳海報的商戶,卻可以斷言十居其九不是藍店。這種「非藍店認證法」,西環中聯辦應該有充份數據,因為他們都會定期出動在各個社區張貼宣傳海報,知道有那些商戶會拒絕他們的請求,借用門面宣傳免問。

這種數據庫,民主派政團不知道有沒有做。筆者相信就算有,都是一個十分零星的數據庫。泛民政黨各懷鬼胎,資訊不會輕易互傳。不過,現存的數據庫有與沒有也關係不大。上個月區議會選舉,既然民主派奪得 388 席,那麼區議員在新一年的首要工作,就是跑到區內的每個大小商舗,要求把自己的宣傳海報貼在當眼的位置。一張宣傳海報,可以說是一種「投名狀」,願意貼的商戶,便算是加入了黃色經濟圈的大家庭。

為方便查閱,請有心人做一個應用程式,任何人都可以上載商戶政治立場的照片,亦即他們在店舗內張貼的政治宣傳海報,並標明商戶在地圖上的位置。一張照片勝過千言萬語,香港人以後只要開程式搜尋一下,便知道商舗是否黃色經濟圈的一員,是否值得幫襯。而且黃絲們都不是很着緊明年的立法會選舉嗎?滑頭的商戶可能會「食兩家茶禮」,今天貼出民主派區議員的海報,到立法會選舉便把建制派候選人的海報貼出。這個應用程式可以令他們無所循形,他們知道有這種程式,轉軚時都會多一重考量。

香港人學懂組織黃色經濟圈花了五年光陰。筆者這幾個月三番四次呼籲抗爭同路人打擊香港的中資銀行和金融業以促成支爆,不知香港人會否五年後茅塞頓開,終於知道這是共產黨的死穴?不過,中共又怎可能撐到 2025 年?不要再放錢在中資銀行,把中資公司股票全部拋掉,坐言起行,再等五年才做已經太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