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決心「投票投贏共產黨」的黃絲一程吧

去年 2 月 13 日,高院法官區慶祥判陳浩天對 2016 年立法會新界西選區的選舉呈請敗訴。判詞裁定選舉主任有實際權力「客觀判斷」參選人是否效忠特區政府。

從當天起,香港的各級選舉已經不是公平選舉。香港法庭為港共政權度身訂造了一套選舉篩選機制:一個港共芝麻綠豆官,名曰選舉主任,法庭賦予法定權力,質問候選人的政治取態,再理直氣壯的把港共 DQ 名單上的候選人,取消參選資格。剛過去的區議會選舉,黃之鋒就是因此而被某個不知名的選舉主任褫奪了參選資格。

五年前爆發的雨傘革命,抗爭者的「初心」就是反對「人大 831 」篩選特首候選人的決定。然而,港共暗渡陳倉,上年成功交由香港法庭確立選舉篩選機制。務實的香港人,上個月看見區議會大勝在望,又怎會再理會什麼「公平選舉」的原則問題?連黃之鋒都明知會被 DQ,為自己安排好 Plan B,誰呼籲杯葛選舉,誰就是港共政權派來分化民主派的鬼,這種論述說了十年,對於一心要在制度內反敗為勝的黃絲,可說是說服力十足。

區議會選舉大勝了一仗,一心希望「和平演變」港共政權的香港人,對投票投贏共產黨的可能,信心百倍。九個月後的立法會選舉,大家紛紛磨拳擦掌,蠢蠢欲試。由老將戴耀廷吹響號角,明年有可能慘被 DQ 的現任立法會議員朱凱廸跟隊撰文,當然少不了人稱「燈神」的網紅蕭若元等評論員,對如何搶佔最多功能組別議席,如何登記做某幾個功能組別的選民等等,做了深入淺出的剖析。有心人議論紛紛、密鑼緊鼓的籌備,目標只有一個:希望贏得明年立法會過半數席位。

香港人對於制度的崩壞,本能反應不是恥與為伍,不想再成為其中一分子,再進而思考如何另起爐灶;而是更積極的在崩壞透的制度裡找漏洞、鑽空子,希望早港共一步找到機制尚未封死的缺口,利用缺口玩贏這場遊戲。這是香港人的民族性。說得動聽一點,叫寸土必爭;說得直白一些,叫目光如鼠。要香港人為更長遠的目標而放棄眼前利益,香港人會一口拒絕。

所以,也無謂苛責泛民主派的老政客吃「人血饅頭」吃得津津有味。被拘捕被折磨被自殺的前線義士和年輕學生,難道任由他們白白犠牲?如果明知五大訴求中,「釋放所有被捕義士」港共政權無論如何不會答應,那麼不利用他們的犠牲,換回區議會、立法會的議席,那更加浪費了他們的犠牲啦,對不?議席等同資源和金錢,這種簡單的政治方程式,香港人都會明白。區議會大勝後,民主派支持者對立法會選舉躊躇滿志,誰宣傳杯葛明年立法會選舉,即等同叫香港人「倒錢落海」,香港人對一個錢字最為着緊,「無着數」的事又怎可能會做?「大人肯罷工、細路唔使衝」是上個週末開始有人叫的口號。但為什麼大人不肯罷工?有些事不必說穿,大家心照不宣好了。

凡事總有一個學習過程。香港人仍然想以選舉拯救香港,請各方同路人不必阻止。如果他們明年真的能贏得立法會過半議席,好戲會在後頭:共產黨又豈能給你反對派控制立法會?再妄想在 2022 年染指行政長官一職?中共只需要重施 2016 年的故技,取消當選議員的當選資格。2016 年的 6 個當選議員,先後被 DQ,再由法庭確認 DQ 合法。2020 年萬一失掉半數議席,DQ 你幾個議員資格,合法合憲,又有什麼難度?

制度內的改良派,不到黃河心不死,我們一起送他們一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