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線抗爭者 你願意成為下一個「人血饅頭」嗎?

浸會大學學生會會長方仲賢週日在 Facebook 發文,批評台灣民進黨如果拒絕立法支援流亡到台灣的香港政治難民,難免令人覺得他們是利用香港人的鮮血,換取明年一月舉行的總統大選選票。言論在台灣得到極大迴響,兩位總統候選人蔡英文和韓國瑜都分別回應。昨天(12月10日)方仲賢發文致歉,強調自己絕不認為民進黨吃香港抗爭者之「人血饅頭」。

什麼是「人血饅頭」?2016年 2 月底舉行的立法會新界東補選,七位候選人,包括現任公民黨黨魁楊岳橋,和因 2016 年 2 月初旺角警民衝突被判監 6 年的梁天琦。選前一個星期,長毛梁國雄在楊岳橋的造勢大會發言,指責梁天琦的選舉口號「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是以革命做榥子,實際是拉票工程,直斥梁天琦以幾十個旺角警民衝突的被補者的犠牲來換取選民的支持,「係食緊人血饅頭」。自此,以群眾的犠牲而賺取政治本錢,便簡單以「食人血饅頭」作比喻。長毛梁國雄也因此得到「饅頭雄」的綽號。

3年多前指責梁天琦吃人血饅頭,士別三日、刮目相看,長毛上星期日(12月1日)在尖沙咀鐘樓的遊行,和民陣召集人岑子杰並肩站在遊行隊伍的第一排,手執黑色橫額,中文寫着「毋忘初心 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更加上英文翻譯,方便外國傳媒報導。長毛怎可能忘記自己曾經批評梁天琦用革命的口號爭取選票?但現在全香港都在叫「時代革命」,老政客如長毛又豈會介意打倒昨日的我?臉不紅耳不赤的站在「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的橫額前遊行,上匾更是「毋忘初心」,原來長毛的初心都是時代革命啊。梁天琦現今仍然身陷囹圄,請問誰在吃人血饅頭?

政府昨天公佈的數字,6月初以來因示威被捕人數已經超過 6000,被正式起訴則接近 1000 人。被捕人士有近 2400 人為學生,來自全港超過 300 間不同的中學,佔香港中學總數 6 成以上。除被拘捕被控告之外,還有不少抗爭者被襲擊受傷、被黑警凌辱、甚至被失踪被自殺、或離奇的意外死亡。他們的犠牲,其中 4 成為中學生,除了為香港人頂住送中惡法,更成就了台港兩地的政客。其中最大的得益者,當然是台灣的民進黨和香港的泛民主派了。

方仲賢說絕不認為民進黨吃人血饅頭。傻的嗎?從政者怎可能見人血饅頭而不吃?要評論的,是政客的食相是否不堪入目。香港抗爭者一廂情願,以為台灣政府對「同路人」施出援手是理所當然。然而,台灣民進黨籍的外交部長只清楚表明如果中國武力介入香港,台灣會協助香港流亡人仕。正言反讀,留白沒有說明的,即中國不派解放軍屠殺香港人的話,台灣政府不會對香港流亡人仕作出什麼承諾。這是台灣選民都覺得合情合理的回應。人血饅頭吃了,總統也篤定連任,但台灣政府的確不用對香港抗爭者負責。冤有頭債有主,香港抗爭者要怪,不是應該怪在香港政客的頭上嗎?

黑警圍捕理工大學,民主派議員葉建源、港大法律系講師張達明、曾俊華前助理羅敏聰等等,沒有和 3400 個國際著名學者一樣聯署讉責黑警製造人道災難,而是一起投向曾鈺成的勸降陣型,大吃人血饅頭,帶學生給黑警登記身份方便秋後算帳,還要得到「拯救學生」的光環。區議會選舉,民主派陣型大勝,未來四年的財政資源,數以十億計。人血饅頭吃個肚滿腸肥,泛民派別當選的區議員達 180 人以上,他們能為正被起訴的抗爭義士做些什麼?難道他們會把薪酬捐出來為義士籌集律師費用嗎?有三數十人能在當選翌日到理工校園外叫叫口號集集氣,表示自己不怕黑警,已經是吃人血饅頭的最佳食相了。

至於民陣,前天 12 月 8 號得到警方批出不反對通知書的遊行,號稱有 80 萬人參與,比 6 月 9 號的 100 萬少。民陣舉辦的遊行人數,多年來都是政治掛帥,各派系的大佬開會後,決定最後公佈的數字。今次人血饅頭吃飽了,上個月區議會選舉投票人數夠多了,是時候以遊行人數向香港人表達「勇武抗爭影響遊行人數」的訊息。當前共產黨和其藍絲支持者,與泛民主派和理非支持者利益其實一致,就是「止暴制亂」,不要讓香港繼續亂下去,否則影響經濟發展,更有可能令股價和樓價雙雙插水。到時候,吃多少個人血饅頭也補償不了樓股齊插的慘痛損失呢。

五大訴求,其中一個是釋放所有前線抗爭義士。如果沒有決心和港共中共政權決一死戰,包括和中共經濟攬炒,只是憑空叫喊幾句口號,大家心知肚明這是 mission impossible。但是不要忘記,爭取不到才可以成為一個「永續」的訴求,和爭取香港民主一樣,泛民主派要爭取的東西一旦爭取得到,他們還可以用什麼作招徠?泛民要找一個平衡點,令人血饅頭長吃長有,但又不致於令局勢繼續失控。

前線的抗爭者,請認清政治就是如此黑暗。你願意成為下一個人血饅頭嗎?不願意的話,就要明白中共港共的命門在金融業,一旦出擊就必須打擊敵方要害,並且不再違反 be water 大原則而犯下被黑警圍捕的大錯。請切記!祝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