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河之歌:西臺帝國興衰史(33) 西臺和亞述之間的衝突

亞述帝國(Assyria)浮雕

伊尼.圖哈合係Shahurunuwa嘅兒子、Sharri-Kushuh嘅孫子,佢亦都係圖哈利瓦四世嘅表兄弟,佢作為卡爾凱美什第三任總督,係由哈圖西里三世年間已獲委任。伊尼.圖哈合響敘利亞所扮演嘅角色,尤其係作為地方附庸國之間嘅調停者同仲裁者,對於維持該區政局穩定至關重要,而敘利亞嘅穩定局勢允許西臺國王將精力集中響帝國嘅其他地方,維持西臺邊疆嘅和平同穩定。

其中一個例子係關於達塔薩國王對其商人響烏加里特遇害要求賠償,呢個個案最終由伊尼.圖哈合裁定受害人應獲180謝克爾白銀嘅賠償額。除此之外,佢亦都直接負責伊瑪城(Emar)嘅行政,佢嘅地位由一件出土嘅粘土印章所證實。佢同哈圖沙之間嘅溝通同書信來往為我哋提供左關於西臺及其地方附庸國之間事務嘅寶貴資料。

伊尼.圖哈合亦都不斷向位於哈圖沙嘅西臺國王更新幼發拉底河地區嘅局勢發展,呢點對於維持西臺響區內嘅穩定局勢相當關鍵,尤其係面對日益強大亞述帝國野心嘅威脅。前國王哈圖西里三世嘅政策係希望維持同亞述之間嘅良好關係,避免同呢個新興大國直接衝突。但到左圖哈利瓦四世年代,佢似乎並不太願意維持嘅父親對亞述嘅態度,反而佢支持米坦尼末代國王沙圖瓦拉二世(Shattuara II)。即使沙圖瓦拉二世表面宣稱忠於西臺,但佢似乎亦都被指控私通亞述,到一個地步影響到佢對西臺嘅宣誓效忠。

由於阿勒頗同伊蘇雅嘅國王聯合指控沙圖瓦拉,佢不得不親自寫信比西臺國王作出回應。呢兩位國王對佢嘅指控好可能有事實根據,而沙圖瓦拉亦都某程度上承認左。沙圖瓦拉所面對嘅係一個兩難嘅局面,佢被夾響兩個隨時都可能爆發大戰嘅大國之間,響佢寫比圖哈利瓦四世嘅回信中,佢將佢所面對嘅情況形容為被兩個債主壓逼嘅債仔,必需要應對最即時嘅挑戰。

當然,呢個情況並唔係維持左好耐,而佢嘅突然終結原因係一場暴力嘅衝突。亞述國王薩爾瑪那薩爾(Shalmaneser)對米坦尼作出最終的攻勢,並且佢聲稱佢徹底輾碎左對亞述嘅反抗並贏得最後勝利。佢攻陷並劫掠無數的城池,帶走數以千計甚至萬計嘅戰俘。而根據亞述皇家銘文,圖哈利瓦為米坦尼提供嘅援軍亦都被亞述決定性擊敗。

當然,考慮到銘文嘅宣傳性質,佢嘅真確性,尤其係細節嘅描述難免會令人懷疑,但毫無疑問嘅係,亞述嘅入侵確實成為左壓斷米坦尼王國嘅最後一根稻草。如今,亞述嘅勢力已經響幼發拉底河東岸札穩陣腳。響咁嘅形勢底下,似乎西臺始終都係要面對同亞述直接衝突嘅可能性,因為亞述軍隊越過幼發拉底河入侵西岸土地似乎已經只係時間問題。

然而正當形勢步入緊張嘅時刻,亞述國王薩爾瑪那薩爾嘅死訊傳來,公元前1233年,王位由佢嘅兒子圖庫爾蒂.尼努爾塔一世(Tukulti-Ninurta)繼承。圖哈利瓦對此感覺鬆左一口氣,並感到欣慰。圖哈利瓦以和解嘅語氣寫信恭喜呢位新上任嘅國王,讚揚佢父親嘅功蹟,並提醒對方保護佢父親打下來的邊界。由此可見,圖哈利瓦已經承認亞述擁有對米坦尼嘅主權。佢亦都提出若呢位亞述國王面對叛變,西臺方面會給予協助,並向亞述伸出橄欖枝,建議同對方締結友好嘅關係。

亞述國王圖庫爾蒂.尼努爾塔起初對西臺嘅建議持積極態度,佢承認父親在位期間兩國關係轉趨敵對,但佢自己就表現出希望兩國關係友好嘅立場。

佢寫畀圖哈利瓦四世嘅信特別針對西臺方面指控亞述重覆入侵西臺邊境地區,佢否認呢d指控有任何真憑實據。但圖哈利瓦對呢封信嘅反應係不為所動,佢咁做有佢嘅理由。雖然圖庫爾蒂.尼努爾塔對與西臺建立良好關係釋出善意,佢與之同時正準備一場針對底格里斯河上游一系列胡里安人小國嘅軍事行動,圖哈利瓦不得不警惕亞述方面嘅真實意圖。

如果胡里安人嘅蘇巴里地區(Subari)被亞述征服,就意味住由幼發拉底河通往安納托利亞本土嘅一條重要貿易路線落入亞述手中,並且連位於Ergani Maden戰略上重要嘅銅礦都被亞述所控制。響亞述王向西臺繼續伸出友誼之手嘅同時,圖哈利瓦不得不警告亞述宰相出兵該區地勢險峻多山。

圖庫爾蒂.尼努爾塔好清楚呢個警告嘅真實含意,並輕蔑地將之忽視。響出兵鎮壓區內嘅小規模叛亂之後,圖庫爾蒂.尼努爾塔帶領佢嘅軍隊向北進攻蘇巴里地區。一切外交手段失效之後,圖哈利瓦不得不準備好最壞打算:就係同亞述發生正面軍事衝突。佢重新向烏加里特(Ugarit)要求派軍協助,此前西臺曾經以50麥納(Mina)黃金換取免除兵役義務。

同時佢亦都同阿摩利國王Shaushgamuwa簽訂條約,條約中關於亞述嘅指令非常清晰,現在亞述已經被正式宣布成為西臺嘅敵人:「因為亞述係太陽我父嘅敵人,所以佢亦都必定成為你嘅敵人。所有你嘅商人不得進入亞述境內,而亞述嘅商人亦都不得進入你國境內,或取道通過你國國境。如果有亞述嘅商人進入你國國境內,拘留佢並將佢送到太陽我父手上。呢個係你響天神面前所許下的誓言。而因為我,太陽我父,正在同亞述王發生戰爭,當我召集軍隊同戰車嘅時候,你都一樣要跟住咁做。」(Shaushgamuwa條約譯文)

西臺和亞述之間的衝突

亞述中王國(Middle Kingdom)時期國王圖庫爾蒂.尼努爾塔一世(Tukulti-Ninurta,公元前1233-1197年在位)所建立嘅亞述新都Kar-Tukulti-Ninurta遺址

當然,如果你要問呢個針對亞述嘅商業制裁有冇用,歷史話比我哋知制裁效果不彰。最終呢個制裁反而鼓勵亞述利用武力獲得通商要道嘅做法,並嘗試派軍一路打到去地中海東岸嘅港口城市。

對亞述嘅軍事行動係西臺阻止亞述擴張野心嘅唯一希望,響一份禱文泥板上面,我哋知道圖哈利瓦為此尋求天神嘅協助,並以三根柱作為應允祈求嘅報酬。呢點預示左兩個大國之間一場山雨欲來的戰爭。然而,呢場戰爭將會響咩時間、響邊度發生?響完成對蘇巴里地區嘅征服之後,圖庫爾蒂.尼努爾塔好可能轉向西進軍,橫過幼發拉底河。佢嘅第一個目標係拉尼地區(Nairi),呢個地區響亞述嘅新北部邊界以外,並對亞述的邊境地區構成一定威脅。

歷史學家相信拉尼呢個名字同西臺、美索不達米亞嘅Nihriya係指同一個地區,並好大機會位於現代土耳其東南部城市迪亞巴克爾以北或者東北方向。針對呢個地區嘅軍事行動將會非常艱難,因為當地地勢險峻多山,並且原居民部落及四十個小王國對亞述侵略者猛烈抵抗令軍隊前進舉步維艱,呢個正正就係西臺介入呢場衝突嘅背景。一封由圖庫爾蒂.尼努爾塔寫比烏加里特國王嘅信為呢場戰爭提供左證據。

信中提到西臺軍隊正在鞏固拉尼地區嘅城防,圖庫爾蒂.尼努爾塔對此向圖哈利瓦發出最後通諜,質問西臺國王為何為拉尼地區提供防禦並要求西臺嘅軍隊撤出該區。即使大戰在即,亞述國王仍不忘提醒對方西臺同亞述並非處於戰爭狀態,明顯佢並唔希望節外生枝,響同拉尼地區作戰嘅同時另開一條戰線同西臺軍隊作戰。

圖哈利瓦拒絕亞述方面嘅要求,但亞述方面仍盡最大努力希望兩國維持和平的關係,並再次向西臺發信要求不要介入。然而圖哈利瓦下定決心,佢命令西臺軍隊向亞述軍隊方向進軍,佢認為呢個係震攝亞述國王的最佳時機,尤其係對方正面對征服拉尼地區的艱鉅工作。但對西臺而言,呢場亦都係一場危險嘅賭博。雖然佢可以預期得到拉尼地區眾小國國王嘅幫助,但西臺軍隊正在遠離基地,並且接近強大對手控制區內作戰,響呢度佢亦都得唔敘利亞附庸國嘅援軍幫助。

最終西臺同亞述軍隊響拉尼地區同亞述大本營蘇拉(Surra)之間嘅某處爆發左一場戰鬥,當獲一名逃亡者告知西臺軍隊正在前進之後,圖庫爾蒂.尼努爾塔緊急預備迎戰。

而根據圖庫爾蒂.尼努爾塔寫比烏加里特國王嘅書信,信中描述作戰過程同結果,亞述最終打敗左西臺軍隊,並完成對拉尼地區的征服,將亞述嘅主權強加響四十位曾經反抗過佢嘅本土小國國王之上。受呢場戰爭嘅勝利所鼓舞,亞述國王亦都可能將目光放響對幼發拉底河西岸西臺控制區嘅征服之上。

事實上,佢寫比烏加里特國王嘅書信目的正正就係要烏加里特離棄佢嘅宗主國西臺,以預備響區內嘅呢場戰爭。兩份來自圖庫爾蒂.尼努爾塔任期稍後嘅銘文亦都證實左佢對西臺響敘利亞嘅勢力發動左一場規模龐大嘅戰爭,並從幼發拉底河西岸擄走28,800個西臺人。但現代歷史學者普遍相信呢個數字係嚴重誇大,而證據指向一場小規模嘅邊界衝突。

雖然如此,對圖哈利瓦而言,對亞述作戰失敗係一次好大嘅羞辱,響佢拉尼地區嘅戰爭遭遇失敗之後,佢向伊蘇雅的國王寄左一封信,信中憤怒地猛烈評擊對方響戰爭中冇為宗主國西臺派出援軍。雖然圖哈利瓦響戰敗後面臨惡劣嘅處境,佢並無嚴懲不忠誠嘅附庸國,因為咁做響政治上並不明智。佢只能夠再三施壓要求附庸國對西臺忠誠並響將來需要佢哋嘅時候提供協助。

當然,圖哈利瓦嘅擔憂並無實現,圖庫爾蒂.尼努爾塔並無乘勝追擊繼續深入西臺領土,因為佢將注意力集中響巴比倫之上。佢成功擊敗左巴比倫並俘虜其國王卡什提里亞什四世(Kashtiliash IV),巴比倫自此完全淪陷於亞述之手。對巴比倫嘅征服象徵住圖庫爾蒂.尼努爾塔軍事成就嘅頂峰,呢個成就係響佢登位嘅第一個十年(公元前1223年前)得以完成。但對巴比倫嘅征服亦都係圖庫爾蒂.尼努爾塔對外戰爭嘅句號,佢響餘下嘅任期都將精力集中響亞述嘅內政,以及國內大興土木、處理興建新首都Kar-Tukulti-Ninurta的事務之上。

其實事後諸葛咁睇,我哋好難講亞述從征服巴比倫呢件事上得到d咩實質嘅利益。巴比倫並無為亞述提供好似天然資源,以及商業機遇嘅擴張之類實質利益,而呢種利益係亞述帝國軍事擴張嘅重要驅動力以及首要任務。

事實上,亞述征服巴比倫嘅最大得益者係西臺帝國,因為管治巴比倫領土所需要嘅龐大資源意味住亞述對西臺領土威脅嘅終結。除此之外,圖庫爾蒂.尼努爾塔正響國內面對日益嚴峻嘅反對勢力,反對者認為佢嘅巴比倫征服耗資龐大而收效甚微,並且犧牲左亞述其他邊疆地區嘅安全而將軍事資源過份集中響巴比倫。

呢點令亞述承受左軍事上嘅失敗,而且雖然佢對巴比倫嘅龐大投資,佢最終仍然失去左對巴比倫嘅控制權。圖庫爾蒂.尼努爾塔最終響公元前1197年遭到其子亞述納迪納普利(Ashur-nadin-apli)暗殺身亡,而呢個就正正係呢位繼承人所面對嘅政治局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