煲底之行 始於戰後 – 敬二〇一九年區議會選舉報捷各方友好

二〇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五號,香港特別行政區時期第六屆區議會選舉投票日翌日,中外咸知反動派席次將銳減二百四十二席至尚餘九十席,大快人心。港語學趙柱幫、黃浩鋒、李志宏三子無負沙田選民重托,大勝對手七百七十票至四千一百一十九票不等,未來四年誓必朝乾夕惕如故,答謝街坊信任。

天道酬勤、得道多助,各方友好如年初討伐普通話研習社科技創意小學罰抄「我以後唔講廣東話」戰友王百羽先生所屬天水圍民生關注平台,一八年秋當面曉諭楊匪潤雄放棄「以普通話教授中國語文科」政策沙田區政仝人,同年春應邀出席緊急記者會仗義執言勸阻香港浸會大學校方逼害「佔領語文中心」學生嘅講者鄺俊宇議員所屬民主黨、邵家臻老師所屬社會福利界、黃偉國博士所屬工黨,一七年夏抗拒蔡匪若蓮重返教育局盟軍香港眾志黃之鋒秘書長代理林浩波先生,一五年起即關照「七一遊行」街站良多嘅主辦方民間人權陣線,同年惠臨立法會示威區聲援「辦學憑良心,粵語教中文」大會新民主同盟各位來賓,以及陸客逼爆九龍灣關注組李軒朗、長沙灣發展力量李文浩、公民黨九龍西支部劉家衡諸君,均贏得相當民心以至佳績,得以踢走多區曲庇特區政府殘民、警隊虐民政客,稍稍告慰梁凌杰先生以下至少九名烈士烈女在天之靈。百拜一眾當選人致敬。

然則上述城門一大步、禾輋一大步、天恒一大步、海怡一大步、土瓜灣一大步、長沙灣一大步、南昌一大步……總而言之,僅為香港一小步;「煲底」赴約之路,仍一望無際。不惟革命派尚未成功、仍須努力,捨易取難、忍辱負重,謀求體制改革以洗雪冤恨、明正典刑啲憲友,好人好事,勢必多磨。進步力量與反動勢力,此消彼長;捍衞天賦港人學習及使用粵語、正體字權利幾年,註冊社團港語學謹依據幹事所知、所見、與所聞,倡議各區試行下列新政,團結並壯大以人話、廣東話為共同語言嘅公民社會:

其一,大興義學,以利新移民、非華裔熟習粵語會話,融入社區;

其二,附設夜塾,以廣東話為各族青少年補習香港中學文憑中國語文科,促進後生升學與就業;

其三,廣邀少數族裔同慶新春、端陽、中秋等嶺南傳統節日,聯絡鄰里感情;

四,重整文娛表演與活動,粵語及英語節目增至最少八成,推廣本土音樂與文化;

五,預留一成時間與場地畀少數族裔表演者,以便觀眾開拓「國際視野」;

六,誠徵區民以粵語書寫社區人、社區事稿件,以備日後編修方志之餘,培養一區鄉土情懷與人文精神;

七,禮聘區內操流利粵語學生與青年協辦以上項目,為社區育材儲材;

八,善用規模經濟、協同效應,與鄰近選區、區議會合辦,以期事半功倍。

輩份遠不如〈給新科議員的嘮叨話〉作者李怡老先生,而囉唆過之,還請海量。西元前五百七十五年鄢陵之戰,晉厲公大敗楚共王,范文子「立於戎馬之前」,告以:「君幼、諸臣不佞,何以及此?君其戒之。《周書》曰:『惟命不于常。』有德之謂。」此中《春秋》大義,不敢自專,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