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歷山大與希臘化文明:西方史的一個黃金時代(21) 希臘化時代的雕塑藝術

公元前2世紀的勝利女神像(Nike of Samothrace),迎風飄揚的長裙、若隱若現的身軀、振翅高飛的姿態,成為西方古代雕塑藝術其中一件最高水平之作,並深刻地震撼2,000多年後的人們

希臘化時代的雕塑藝術

談了很多希臘化時代在理論科學、應用科技、城市規劃、建築等等上的成就,相信大家都對希臘化時代的學術成就都應該有一個初步的了解,以及相信大家都會明白為何筆者為這本書安排一個副標題叫「西方科學史的一個黃金時代」。

希臘化時代的科學成就建基在古典時代哲學的基礎上,但包含極大的飛躍和原創性貢獻,可以說是在古代世界一盞閃耀著璀璨光芒的火炬,引領著人類文明前進的步伐。

但除了科學之外,希臘化時代在其他方面,特別是藝術上的成就很容易會被現代人所忽略。很多人都知道古典時代雅典的巴特農神殿(Parthenon)和厄瑞克忒翁神廟(Erechtheion)上栩栩如生的雕像,但很少人知道希臘化時代巴格門古城(Pergamon)宙斯祭壇(Great Altar)的浮雕。雖然知名度較低,但事實上巴格門祭壇浮雕的藝術價值並不會遜色於古典時代雅典的偉大作品。

此外,更廣為人知的希臘雕塑勝利女神像(Nike of Samothrace)、以及斷臂的維納斯(Venus de Milo)兩件千古名作都是出自希臘化時代雕塑家的手上,從這兩件作品可見希臘化時代雕塑藝術水平之高、真實感之強烈,可謂達到古代史上一個登峰造極的境界,遠遠超越古埃及和古美索不達米亞雕塑的成就。

而希臘化時代對解剖學及人體結構理解的進步(詳情請閱覽《希臘化醫學與解剖學》一章的內容),亦同時成為了希臘化雕像藝術發展,以及其極度寫實風格的理論基礎。

隨著希臘文明因亞歷山大大帝的征服傳到中、南亞,希臘式的雕塑藝術亦都和印度的佛教相結合,產生出犍陀羅藝術(Gandhara art)首次將佛陀以借用希臘太陽神阿波羅的形象出現在歷史舞臺上,後來傳入中國、日本、東南亞等地,深刻地影響了東方造像文化。

可以這樣說,今日在亞洲各地廟宇中供奉的佛像,全部都源自希臘化雕像藝術的東傳,甚至近年有理論指早在佛教傳入中國前,秦代兵馬俑的寫實風格都有可能是受到希臘化藝術的影響。

關於希臘化藝術對印度以及亞洲藝術的影響,筆者暫時不說太多,稍後的文章會再深入詳細探討。希臘化藝術的研究涉獵範圍甚廣、作品數量龐大,以短短的篇幅實難一概而論。但在這章節的文章中,筆者會集中介紹3個被認為是希臘化時代雕像藝術當中的代表作:垂死高盧人像(The Dying Gaul)、勝利女神像以及斷臂的維納斯。

垂死高盧人像,現存於意大利羅馬卡比托利歐博物館(Capitoline Museums)

今次筆者要介紹的第一件希臘化時代雕塑名作是《垂死高盧人像》(The Dying Gaul),垂死高盧人像原作是約公元前230年至220年位於小亞細亞的希臘化國家巴格門(Pergamon)國王阿塔羅斯一世(Attalus I,公元前269年至197年)為記念戰勝入侵安納托利亞的高盧人(Gaul),即後來被稱為加拉太人軍隊而製造。

雕像曾經被埋入地底,17世紀初在羅馬市郊的盧多威斯莊園被發現,並於1623年首次被記錄下來。高盧人屬於凱爾特人(Celts)一種,定居於歐洲中部今日法國、瑞士、北意大利一帶,在公元前6至3世紀凱爾特人經歷一波大擴張,於公元前390年入侵羅馬並攻入羅馬城大肆劫掠。

公元前約277年,高盧人從色雷斯越過達達尼海峽入侵安納托利亞,並在現今的土耳其中部定居下來。事實上,從菲萊泰羅斯(Philetaerus)時代起,高盧人就一直威脅住巴格門的安全,而早期巴格門國王會選擇向高盧人繳納歲幣以換取和平。根據歷史記載,阿塔羅斯一世是第一位拒絕繳納歲幣的國王。亦因為這樣,高盧人決定向巴格門發動攻擊。阿塔羅斯一世在卡伊科斯河(Caïcus)源頭附近和高盧人作戰,並贏得決定性的勝利。

凱爾特人的大擴張,自公元前3世紀初,高盧人入侵小亞細亞並定居於安納托利亞中部加拉太地區
垂死高盧人像的頭部特寫,呈現出扭曲痛苦的面容,真實而令人震撼

阿塔羅斯一世為記念這次戰爭的勝利,他命令巴格門的雕塑家建造一件慶祝用的作品《垂死高盧人像》。已佚失的作品原品為青銅製,現存品為羅馬時代的大理石複製品。

垂死高盧人像展現出一名裸體高盧人戰敗倒地的垂死形象,外表痛苦、面容扭曲,身上帶有的致命刀傷位於胸口右下方,鮮血從傷口湧出。這位高盧戰士倒在盾牌上,本來手上所持的長劍、腰帶及號角散落一地。歷史學家通過雕像上的髮型和頸圈的款式辨認出他是凱爾特人的身份,在雕像出土時,他是留住長髮而頭髮部分的大理石碎片從頭部脫落,形成如今所見刺狀的髮型。

希臘的雕刻家並無因高盧人是敵人而刻意醜化,相反雕像真實呈現出敵人垂死的掙扎,表達生命將逝一刻的強烈煽情感,顯示希臘人視對方為勇敢而值得尊重的敵人。同時希臘人以此宣揚巴格門王國武力的強大,足以擊敗如此勇猛的對手。

根據20世紀藝術史教授詹森(H. W. Janson),雕塑所傳達的信息是即使敵人是蠻族,他仍然知道應如何死去。因為其強烈的真實感和煽情感,垂死高盧人像被認為是古典時代雕塑藝術的一件經典作品,並廣為後世所複製。

法國羅浮宮博物館顯著位置所展出的勝利女神像

至於第二件介紹的希臘化時代雕塑的大師之作,就是另一件被歷史學家認為是羅得島雕塑家Pythocritus為記念公元前190年在席德(Side)取得勝利而造的雕像:勝利女神像(Nike of Samothrace,約公元前2世紀)。

勝利女神像高244厘米,在1863年4月被法國領事及業餘考古學家查爾斯•尚帕佐發現於當時顎圖曼土耳其帝國的薩莫色雷斯島(Samothrace),1884年開始於法國巴黎的羅浮宮博物館展出,並為羅浮宮的其中一件鎮館之寶,是少數希臘化時代的真跡而不是羅馬時代的複製品。

勝利女神像以灰白兩色大理石雕成,基座呈船頭形,尼克(Nike)女神就如在船頭展翅欲飛,而女神所穿的長裙迎著潮濕的海風飄揚,自然下垂的織物在風中皺褶推疊起來,雕塑家對衣物方面的處理顯示出極高的製作水平,整個場景就如將時間凍結起來般真實。

衣物前方因風緊貼前傾的軀體上,展示出優雅的身姿,以及女性身材玲瓏浮突的自然美感。而一部分衣物緊貼身體,另一部分衣物迎風飄起的處理方法,是羅德島派雕塑的特點。

雕像的頭部和雙臂已經折斷脫落,現今的人無從得知女神的容貌以及雙手的姿態。但人們普遍認為尼克的右臂高舉,手指捲起似了高呼勝利凱旋的吶喊,整個雕像深刻表達出對勝利凱旋的歌頌。

根據藝術史學家詹森的評價,勝利女神像是希臘雕塑最偉大的傑作,代表著希臘化雕塑藝術的最高水平。其動感以及真實深刻的刻畫,在文藝復興之前並無任何作品能超越。

法國羅浮宮鎮館之寶之一:斷臂的維納斯(Vénus de Milo)正面,代表著西方女性美學的標準

今集最後一件要介紹的希臘化時代雕塑,是同樣現存於羅浮宮的斷臂的維納斯(Vénus de Milo)。

斷臂的維納斯1820年4月8日於希臘的米洛島(Milos)被發現,雕像所呈現的是希臘神話中掌管愛與美的女神阿佛洛狄忒(Aphrodite),即羅馬諸神當中的維納斯(Venus),是約公元前130年至100年的作品。

製造斷臂的維納斯的雕刻家普遍被認為是安條克的亞歷山德羅斯(Alexandros of Antioch),雕像高202厘米,比真人稍大,由大理石刻成,兩臂均已脫落丟失。

斷臂的維納斯是一尊半裸雕像,上半身裸露,下半身腿部和臀部則由厚毯包裹纏繞。和勝利女神像一樣,斷臂的維納斯對於布料皺褶的處理展現出極高超的技巧,斷臂的維納斯下半身所包裹的布料比前者的衣物厚,而且沒有被海風吹起的形態,而是自然下垂,腳部姿態一前一後清晰可見。

維納斯的身體符合1:1.61的比例,身體上下半身以肚臍為界的比例正好是1:1.61,即黃金分割比例。因此自從希臘化時代以來,斷臂的維納斯無論以任何角度觀看,一直都是代表住西方甚至全世界女性審美的標準。希臘人愛與美女神阿佛洛狄忒的美,如今超越了不同地域和文化,成為全人類共同欣賞的藝術傑作。

斷臂維納斯的背部

總結今期內容,希臘化雕塑藝術受惠於對人體結構和比例的進步,而希臘化各國,無論是希臘本地或是整個地中海東岸,都誕生了很多技藝高超的雕刻家。

他們的作品有部分被埋於泥土下保存下來,並在近代被考古學家挖掘出土,有部分則被羅馬人複製。希臘化時代的雕塑重新定義了人體的美學,對藝術史影響相當深遠。

隨著希臘化文明的擴展,希臘化作品的風格最終影響西至羅馬、東至東亞的造像藝術。雖然希臘雕塑藝術曾經一度因古典文明的崩潰而流失,但於文藝復興時代捲土重來,至今仍主宰現代人的審美觀。由此可見,希臘化文明的雕塑藝術,可謂古典時代一個黃金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