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河之歌:西臺帝國興衰史(32) 一場變質的政治聯婚

西臺國王圖哈利瓦四世(Tudhaliya IV)及阿摩利國王Shaushgamuwa條約中,阿希瓦華(邁錫尼希臘)國王嘅名字從「偉大的王」名單中被刪除(CTH105號泥板)

邁錫尼希臘介入小亞細亞事務的終結?

到底西臺對安納托利亞西部嘅新政策對邁錫尼希臘響該地區的野心有乜影響?由於西臺響米利都建立左一個親西臺政權,希臘對於該區嘅影響力肯定被嚴重削弱,甚至可能步向終結。

米利都倒向西臺意味住希臘國王將失去響安納托利亞本土最重要嘅活動基地,響幾個世代前西臺帝國失去對呢個基地嘅控制權並改由希臘所控制,然後希臘利用佢作為擴張影響力至當地西臺附庸國一帶嘅跳板。佢哋嘅行動成功,且未有引發西臺大規模嘅報復。

西臺同希臘之間嘅關係仍舊徘徊響冰點附近,但雙方似乎未有正面衝突。而家呢個形勢終於步向終結,希臘國王失去對米利都嘅控制,而圖哈利瓦四世決定要終結希臘介入安納托利亞嘅政治同商業事務呢個情況。響一份圖哈利瓦四世同阿摩利國王締結條約嘅殘存泥板中,我哋知道圖哈利瓦對希臘同亞述兩個敵國響阿摩利嘅港口實施禁運作制裁。

響呢份條約嘅草稿中,我哋可以見到希臘國王嘅名字從西臺國王嘅同等地位國王名單中被刪除。名單中本來有埃及、巴比倫、亞述同阿希瓦華(Ahhiyawa)國王嘅名字,然而阿希瓦華國王一字被人刪去。我哋要問一個問題,點解草擬條約者要將名字刪去?好明顯條約中希臘國王嘅名字被移除代表希臘國王已經不再被視為同其餘幾國國王屬於同等地位「偉大的王」。

但如果係咁嘅話,點解一開始又要寫佢個名落去呢?到底呢個係咪純粹文書官犯嘅錯誤,定係響圖哈利瓦四世年間條約簽署之前希臘嘅國運遭遇一次大逆轉,以致其國王失去「偉大的王」的地位?因為響哈圖西里三世年間,希臘嘅國王被西臺承認與其國王屬於同等地位,但當時嘅邁錫尼希臘響安納托利亞西部仍然享有極大嘅影響力。

有歷史學者認為,希臘國王名字被刪同希臘失去米利都控制權有關。當呢座城市再一次受西臺或者親西臺的勢力控制,希臘將失去介入安納托利亞西部政治同軍事行動嘅基地,咁意味住希臘國王冇辦法可以行使對安納托利亞事務嘅影響力。

響同阿摩利國王嘅條約中,圖哈利瓦只係牽涉響近東地區有影響力嘅「偉大國王」,佢哋被西臺國王視為同等地位,並且被劃分為盟友同敵人兩種。當被驅逐出小亞細亞之後,希臘嘅國王失去呢種地位,即使佢仍然響其他地區有重大嘅影響力,但已經不再被視為係「偉大的王」。

當有充足嘅信心來自邁錫尼希臘的威脅完全解除之後,安納托利亞西部嘅局勢至少短期內終於受到控制,圖哈利瓦四世無可避免地將視線轉移到東南面嘅疆土。響呢度,形勢嘅發展正漸漸引起哈圖沙當局嘅警惕同憂慮。

響同阿摩利國王嘅條約之中,圖哈利瓦提出左響該區同三個主要戰略競爭對手發生衝突嘅可能性:埃及、亞述同巴比倫,當中以亞述被視為最嚴重且最即時的威脅。來自阿摩利嘅支持,對於西臺敘利亞領土防範自幼發拉底河以東而來的威脅係至關重要,因為亞述一直以來都有將領土延伸到地中海海岸嘅野心。

一場變質嘅婚盟

 

烏加里特的位置,位於現在的敘利亞西部面臨地中海的海岸線上

哈圖西里三世為西臺同阿摩利之間緊密嘅同盟關係奠下穩固嘅根基。佢將Benteshina恢復阿摩利國王嘅位置係一個重要嘅政策,而且佢為西臺王室同阿摩利王室安排左雙重婚盟,進一步鞏固兩國之間嘅關係。

Benteshina終其一生都向西臺效忠,佢大約活到圖哈利瓦四世在位早期。至於阿摩利國王嘅位置,響佢死後就旁落到佢兒子Shaushgamuwa身上,呢個繼承獲宗主國嘅圖哈利瓦四世認可。當圖哈利瓦嘅姐姐嫁比阿摩利嘅新國王之後,兩個王室之間嘅關係進一步得到鞏固。

我之前已經提及過,政治聯婚係古代鞏固兩國之間政治同盟關係嘅常見手段。但一場變質嘅政治聯婚對於外交黎講就會帶來嚴重嘅惡果,而烏加里特(Ugarit)同阿摩利(Amurru)之間嘅政治聯婚就係一個好典型嘅例子。為咗進一步鞏固烏加里特同阿摩利之間維持超過一個世紀嘅同盟關係,阿摩利國王Benteshina同佢西臺王后Gassulawiya嘅一位公主被送到烏加里特,嫁比其年輕國王阿米塔魯二世(Ammistamru II),即尼克瑪帕(Niqmepa)的兒子。

但兩人嘅婚姻生活並不愉快,呢位公主對其丈夫犯下左嚴重嘅罪行,歷史學家認為有可能係通姦,結果兩人離婚,阿摩利嘅公主蒙羞地回到祖國。根據關於離婚嘅規定,佢響烏加里特獲得嘅一切財產都唔能夠帶走,只能夠將原來嘅嫁妝帶回阿摩利。然而事情並未因此而完結,憤怒嘅阿米塔魯對此仍耿耿於懷,佢唔接受單單離婚就解決左問題,佢轉而要求阿摩利將呢位公主遣返回烏加里特,並為佢嘅所作所為接受懲罰,為此阿米塔魯表明不排除使用武力以達到目的。繼任阿摩利國王嘅Shaushgamuwa起初並不願意遣返佢嘅姐姐,因為佢知道一旦被遣返烏加里特,佢將會臨被處決嘅命運。

事情最終上升到一場重大危機嘅地步,兩國嘅宗主國西臺不得不介入事件。圖哈利瓦最唔希望見到嘅就係兩個西臺附庸國因為咁而發生直接衝突,而響呢場爭端中採取企響任何一方嘅立場都係危險嘅。然而阿米塔魯今次係事件嘅受害方,且佢好有可能響國內顧問嘅壓力之下採取強硬立場,尤其係佢嘅王位當時可能並不穩固。

早前佢曾經同佢嘅兄弟哈什米.沙魯瑪同伊沙魯瑪爭奪烏加里特王位,響佢母后嘅唆使之下(有可能響Niqmepa死後一段短時間做過烏加里特嘅攝政王),呢兩位兄弟最終被流放離開烏加里特,呢個行動係得到圖哈利瓦四世嘅支持。但現在阿摩利公主嘅所作所為大大地羞辱阿米塔魯二世,如果佢唔採取報復行動嘅話,將會嚴重影響到佢響其他西臺附庸國甚至敵國眼中嘅威望。

為解決此問題,兩國開始左冗長嘅談判,談判牽涉到西臺國王圖哈利瓦四世以及負責敘利亞事務嘅卡爾凱美什總督伊尼.圖哈合(Ini-Teshub)。西臺向Shaushgamuwa施加巨大嘅外交壓力,後者最終逼不得已交出佢嘅姐姐,佢將被遣送回烏加里特面臨被處死嘅命運。

作為失去姐姐的補償,受害者烏加里特國王阿米塔魯二世將向Shaushgamuwa賠款1,400謝克爾白銀。賠款額由條約所決定,不能再談判更改,免除左Shaushgamuwa要求更多賠款以解其悲傷的可能性。作為呢件事嘅一個註腳,呢對離婚的夫妻有一位兒子烏提里.沙魯瑪(Utri-Sharrumma),圖哈利瓦四世讓他選擇繼續留在烏加里特以繼承該國王位,又或者跟隨其母親返回阿摩利王國。佢顯然選擇左後者,因為我哋知道阿米塔魯二世最終由另一位妻子所生的伊拜拉努(Ibiranu)所繼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