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吒不怕青年窮 – 略談二〇一九年區議會選舉西貢環保北選區,兩位候選年輕人

香港鐵路有限公司( 0066 )懾於《人民日報》八月廿二號出言〈專列護送「黑衣人」,港鐵掂量過輕重嗎〉恫嚇、賣港求榮以前,慣乘地下鐵,印象中將軍澳與官塘密邇,而西貢半島鄰接鑽石山、彩虹邨。然則將軍澳一地,依法,其實歸屬西貢;將軍澳綫康城站靈異,更與西貢西、西貢東郊野公園各處「結界」一脈相承,造就香港中文大學中國語言及文學系劉擇明博士名篇〈日出康城輪迴記〉。所謂「日出康城」,係康城站上蓋及周邊多項物業總稱,依環保大道而建,北部與峻瀅一期二期、清水灣半島劃入「環保北」選區。二〇一五年有六千零八十八名選民、今日有八千六百七十一人,上屆投票率千分之五百四十七,現任區議員方國珊女士得票二千六百六十七,高達百分之八十。衞冕,編號為「一」,對手計有二號陳展浚、三號何梓聰,兩位先生。

觀乎選舉事務處編製《選舉信息》,何君年方廿二、陳君少長四歲……儘管後者報稱「民主派」、前者標榜「無黨派」,仍擦出星星「撞區」火花,迸濺諸友臉書。因念二號候選人陳君展浚與我,曾有一飯之緣;三號候選人何君梓聰兩大支持者《粵典》創辦人劉兄擇明、香港眾志祕書長黃君之鋒,同筆者亦有故──與其飽食終日、無所用心,何不為心中幾位白頭宮女一席閒話,留個謄本,以備小說家見教、史家賜正呢?

話說一二年五月反「國教」軍興,學民思潮反對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聯盟創辦人之鋒君嶄露頭角,已知此子非凡馬;愛屋及烏,「學民」宿將展浚君行跡,乃有所側聞,久仰大名。一五年十一月,應邀到將軍澳民生關注組黨部觀選,得見展浚君尊容;換上恤衫西褲,其身非復之鋒君同學或戰友,官仔骨骨。蛋撻頭下,一張稚氣圓面,蒼白帶幾分青春氣息;躬身擔、抬、托地上傳單,美態更勝葉鍵濠先生所謂「解放軍天臀」,形象可謂專業又健康。

接過「選舉郵件」、「地址標貼」各一疊,邊貼邊講,原來「將民關」眾人宣傳品,均由展浚君包辦,設計得有板有眼──難怪恩師陸平才先生,寵愛有加。談及展浚君初陣,出征「軍寶」選區以一敵四,勝算極微,則訝異陸氏忍心愛徒化作炮灰、陳君甘心赴難。遵從師命是為忠、犧牲小我是為勇,苟能推而廣之,忠於大眾、勇於公戰,則本港光復、其人位列「時代革命」先賢,指日可待……至於展浚君千里之行,為何始於將軍澳廣場、新寶城一帶,執意服務當地居民,筆者不得而知。

其後棄軍寶而去、轉戰環保北,相信展浚君自有其道理與緣故,不在話下。貼到天黑,後生一輩獨留柯耀林主席在堂,聯群結隊覓食,罪過。獨在異鄉為異客,食指大動,幻想東道主引路、帶我一試將軍澳風味;仝人惟「大師兄」馬首是瞻,有賴展浚君認識社區之深,筆者得嘗平生第一碗「譚仔雲南米線」。念及〈一滴香〉、〈地溝油〉、〈渠蓋砧板〉等都市傳說,我投咗清湯一票。「牛演」色澤,前所未見,暗啞得難以名狀;舉頭一望,但聞對面吃香喝辣,啜得不亦樂乎──髮膠混雜頭油、面油堵塞毛孔,或者拜譚仔所賜?飲食作息無定時、新陳代謝走下坡……四年工夫,馬甲已經遮不住腰間贅肉,悲夫。

可幸三號候選人尚有本錢另闢蹊徑,殺出一條時尚、青春路線;臉書上嘅梓聰君,黝黑、高瘦、結實、勇武……右臂一箭紋身,若為定情信物,足證何郎魅力。不足之處,在於書生參政,全不知兵,後發制於人,遞交〈選舉信息〉先輸一仗。尋常百姓啟封,見三號仔標明「民主派」、「五大訴求 缺一不可」、戴耀廷博士「全力支持」,二號仔手寫「無黨派候選人」、單槍匹馬上陣……前者難免先入為主、先拔頭籌;後者字跡尚稱秀麗,平易近人,實屬不幸之幸。

孫子曰:「上兵伐謀,其次伐交。」未幾,展浚君又添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葉建源副會長、小麗民主教室劉小麗主席兩位立法會議員亮相易拉架及橫額助陣,梓聰君民主派、自決派票源日削。單議席單票制下,梓聰君祖述本土派進軍比例代表制故智與民主派「保持距離」,未見其利,先受其害;即使小麗老師投票日前七日於臉書譴責展浚君「個人處事作風及誠信有嚴重問題」、「撤回任何支持」並鬧上《蘋果日報》及《明報》,觸及網民與讀者人數有限,於事無補。

梓聰君第一波有力反攻,姍姍來遲,擇明兄投票日前十日傳檄痛陳〈康城有個大仆街〉、「一票不投陳展浚,按金都唔好俾佢攞得返」,斯打響第一鎗;展浚君「敵人的敵人」之鋒君見狀,即日通電「全力支持何梓聰」。選前三日,〈黃之鋒、張秀賢全力支持〉橫額、〈黃之鋒全力支持〉易拉架到貨,當晚毀於𠝹刀,多數報廢。環保北戰場非建制派一側,勢成學民思潮創辦人黃之鋒、「佔領中環」發起人戴耀廷對壘局面……

按環保北選區現有八千六百七十一名選民,假設一號候選人方國珊(哪吒)得票維持二千六百六十七張,河童、戴妖兩大「品牌」平分秋色,今屆有效票須八千零二張、投票率高達百分之九十二,二號、三號其中一名候選人,方能險勝一票;假設哪吒得票僅餘上屆八成,即二千一百三十四票,而河童壓倒戴妖,黃七戴三,梓聰君二千一百三十五票當選、展浚君九百一十五票飲恨,有效票須五千一百八十四張、投票率達六成……環保北兩名非建制候選人,打從十一月中旬之鋒君「物資將會全面進場」、卸貨點訂為戴教授對臺一刻,敗象已呈。

但筆者深信史書將記載二〇一九年十一月二十四號為大奇蹟日──然則梓聰君一旦不幸落選,但願佢會再接再厲,來屆及早集結盟軍、挾實績捲土重來;二四至二七年,得以名正言順履行區議員職務,答謝擇明兄等高鄰厚愛。至於展浚君待人接物,既然「不完美」,縱然「可接受」,自然「要改善」。之鋒君為人,最仗義疏財,記得「眾志」草創,一名要員某月申領車馬費過萬,祕書長處理相當得宜,既顧全對方體面,黨內風紀又無損;反對蔡匪若蓮重返教育局之役,傳單設計師誤將半成品付印,授《東方日報》以柄渲染「內容錯漏百出、錯字連篇」,黨團一力承擔費用與過失……所以筆者確信之鋒君慨嘆「其實我都唔想發公開聲明畀你,但你一次又一次咁呃我,我真係畀咗機會你」、「你不斷冒認學民思潮搞活動/籌錢/招人助選,我諗你終於超越咗我嘅底線,我對你仁至義盡」,絕非小事化大、無中生有;展浚君《選舉論壇》上「以前搞學運嘅時候,大家年紀都細,大家當擁有權力嘅時候,大家不斷搞內鬥,有好多失實嘅指控」一說,則輕描淡寫太甚。為仕途為大局着想,我勸展浚君下次參選前,先同秀賢、之鋒、梓聰諸君和解,以免餘生每次打出民主民生旗號披掛上陣都同室操戈,而牆下對手一次比一次,群星拱照。

編按:西貢區環保北選區候選人包括何梓聰、方國珊及陳展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