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基礎做起 – 小隊就是一切行動基礎

※本文以個人意見和看法為主,未必絕對正確,僅供參考。

小隊的作用,不單止在前線,而是全方位的作用,我會講一些你知我知,對面單眼佬都知,一些深入少許談論的情況,但不包括「戰術層面」。

而如何組成「小隊」,其實最方便的方法,不是招募他人,而是在自己「可信」的親人、朋友、同事圈子組成,因為大家會知道對方底細背景,甚至連私人層面的事也知道,當要實核身份也比較容易,所以文中的「小隊」,會以這個做基礎。

一般而言,小隊可以發揮:

1:行動倍成

2:情報整合

3:後勤支援

4:危急處理

5:建立基礎


1:行動

很多人會誤解「行動」是單指某種行為,但任何要實踐的工作,不論在外還是在安全地方,就已經算一種「行動」,不會因為你們選擇在前或在後,就可以不算「行動」,無需組成小隊的情況。

一般人來說,很多人直觀覺得,小隊最大效果就是,齊上齊落,互相掩護,在前線以小隊增加效果,在後方提高行事效率,但不好意思,無論那種行動,當涉及合作,這個是需要「長期訓練」,包括對行動上的訓練,情境上的訓練,思考上的配合。

所以沒有「長期訓練」,小隊是難以發揮倍成效果,但我們不能急,隊還是要組,你不能因為不可以即時見效,所以不組隊,一天你不組,一天不訓練,一天你也沒有力量行事。

一邊接受體能訓練,一邊分析情勢,一邊訓練所需專項技術,甚至建立自己一套通訊流程,小隊是要這樣運作,才可以見效,過程中建立所有的分工,因為一個小隊,不可能全軍前線,總有在後方。


2:情報

「正確的認知,才會作出正確判斷」,所謂的情報,其實就是綜合所有資訊、資料、風聲、分析而成,但大家先不要想得太複雜,簡單來說,假如今天你的小隊,要去某地點集合,你可能事前收集,有那個交通工具有風險,那裡有潛在風險,有沒有替代路線,收集即時哨兵消息,甚至當身處的地方,外圍會否有包圍的危機,能否及時逃脫,都是需要人收集情報去發報。

要知道在資訊世代,資訊量之多非一人之力處理,所以小隊的後勤,就是負責處理資訊,因應前方所需而提供情報,而小隊形式內提供,就可以免除在外隊友,需要在外自行處理,但當然情報同現實,會有一定差異,所以臨場要判斷各種情況。

而處理情報的人,甚至是不能上前場,因為該人可能需要掌握通訊的控制,小隊內個人資料,甚至相關資訊,當面對隊友遇難,身在後方的人就較易處理。


3:後勤

在「行動」我說了沒有可能全隊前線,在「情報」我說了由後勤負責,到底什麼是後勤?簡單來說,就是為前線行動,提供所有準備和安排的人士。

其實在我眼中,後勤是最困難的事,有時前線需要勇氣,靈活就可以短期完成一件事,但要長期完成十件事,需要足夠的後勤,舉一個例子,美國的1st SFOD-D部隊,以公開資料來說,大概有一千人左右,但真正屬於攻擊隊伍就只有250人,粗略計算就是四個人支援一個進攻隊員。

而簡單來說後勤要準備什麼,一是安排及處理交通,二是收集及發放情報,三是收集及供應器材,四是危急應變及準備,五是籌募及供應資源,六是負責小隊狀態,七是負責對外交涉,八是行動前策劃,九是行動當中提供緊急支援,十是計算資源,這是一個大範疇,每項可以再深入探討。

所以後勤是維繫行動持續的關鍵,不要太輕視後勤,你不會希望行動前,才發現完全沒有準備和資源。


4:「應急」

假如當下你面對危機,你會怎樣做?如果你孤身一人,你就需要一邊應付眼前情況,一邊需求支援,分心和分神是很多人,當一遇到危機就很容易緊張,而容易下錯判斷。

而小隊行事就是為了避免落單,浪費時間尋求支援,需要分神自行查詢資訊,小隊的價值,就是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盡力令落難成員減壓,提供一切支援方式。

甚至更嚴重狀況,例如受傷的情況下,由隊友找尋醫療,安排如何離開,甚至事前尋求避難室,又或者面對更嚴重狀況,例如死亡,小隊內應該事前安排,如果面對隊員死亡的善後,如何記錄資訊,安排後事,甚至協助其家人生活等等。

小隊人數再加上各自社交圈子,就可以提供更多應急資源,例如臨時避難或法律支援,甚至更惡劣狀態下的應對流程,例如可以提供幾多資源同支援,當發生死亡事件,誰負責通知親友,後事上提供支持等等。

最重要作為一隊人,面對幾困難局面,都有一隊人作支援。


5:「基礎」

小隊的建立,是各種行動的基礎,因為如果以上文的分工,我自己的看法,前線人員加後勤人員,最少八人才可以分擔,例如三到四人前線,後方一人負責交通安排,一人負責物資回收同派發,一人負責情報發放或計劃路線,一人負責整隊個人資料,及善後處理工作。

當然這只是我的看法,有些人會覺得,我只想組一些專項隊伍,但事實上情況也差不多,不會因為你行動性質,而分工人手,小隊運作方面就不同,而大家有能力,可以成熟地運作到小隊,社會越多有規模的隊伍,才會有能力執行更大型行動,特別當沒有明顯的領導,又或者有能力的團隊,大家就需要建立自己的小隊,在自己可控制的狀況,達成一定的組織能力。

而同時間,我們必須理解,一個團隊本身就由各小隊組合而成,而無論任何形式下,小隊是任何形式的隊伍中最基礎的單位,而只要有多個成熟的小隊,才會有效帶動團隊,甚至產生協同效果,但小隊同小隊的連結,就是另一個課題。


結語—

組成小隊,無論在那個範疇,那個時期也是必須,平安時期是社交圈子,亂世時期是互助小隊,始終人是社交動物,無論是實際上,還是情感上,我們都需要一種連繫,更重要是需要動員時,小隊可以發揮的空間更多。

在自己建的小隊前,先從自己圈子交流,在政見和價值觀,必須得到坦誠交流,達到互信,才有組成的基礎,當然組成小隊後,還有很多細節要處理,例如通訊方式、敏感資料的處理(如小隊名單)、隊員間的互動情況、指揮及溝通比重、當一人出事如何保障全隊安全、進退的方針和底線,這些才是組成要面的事,畢竟人和人一定會有磨擦,但這些很難簡易地說,所以組小隊重要,但不能心急。

畢竟時間漫長,要終結一切就需要做好準備,打好基礎才是重點。


後感 – 理大之圍

無論是據守要地,還是在外解圍,兩大行動的結論,我地都必須承認,大致上係失敗,但我地手足確實做到,令紅隧停運到十二月(因抽氣系統問題),而解圍期間,也成功創造空檔,令部份手足可以突圍。

其實好多人都想檢討,或已經出文講點解理大守城會失敗?萬人解圍會失敗?但只要你諗下,我地有乜限制,就會明白失敗是好高機率發生,詳情可看《守城是一門易學難精的藝術》,但我最怕不是失敗和損失手足,正如我在《背城借一將至,你會選擇「走難」定「難走」?》中有提及到:

「我地依家企係一個矛盾嘅位置,就係一面我地要覺悟反抗過程會有所犧牲,一面要保住條命長期對抗,有時不禁問自己,一邊要保命,一邊要覺悟反抗會有犧牲,但不能停止反抗,呢種情況又唔多見一個「大型變革或反抗」,咁落去真係有用?」

我怕嘅係當面對損失慘重嘅時候,發生嘅失敗同犧牲,我地好容易會自我質疑,甚至出現簡化思考,去回避發生左嘅事,我見到有人認為:「今次損失慘重,所以證明守城不能,解圍亦會帶黎損失,所以唔好再守。」

驟眼睇咁推論係啱,但事實上係抽空左脈絡,亦因為恐懼再損失,而直接放棄思想,捨棄可選擇嘅行動,而不願意面對失敗,從失敗同損失中,汲取教訓換取下次嘅成功,在我而言,守城終有一天要做,萬人解圍終會再發生,所以我地應該要學習如何成功。

而理大之圍,最直接影響就是,一個是過千名手足的損失,但我地如果願意,就可以清楚我地嘅不足,而另一個是美國國會參眾兩院終於一致通過法案(但有傳為減辣版本),只差川普簽署。

或者有人心會諗—以損失千位手足,換取外國一條法案通過,又或者了解到我地問題,值得嗎?我相信無得咁衡量價值,我地唔會知道付出幾多,先會換到真正嘅民主,港人能夠擁有自主權力,但唔付出就一絲可能都無。

如果連我地都唔信,或令到手足犧牲變得有價值,仲有邊個會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