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將測試新型中程彈道導彈,若部署將改變戰略平衡

1980年代美國在歐洲部署的「潘興II型」中程彈道導彈,每枝攜帶一枚機動重返大氣載具(MaRV) ,並利用雷達地形匹配技術(radar area correlation)鎖定目標,是1980年代最先進、最精確的中程彈道導彈

【Zannanza社論】根據一份外媒Popular Mechanics報導,美國正準備在本月內測試一種新型的中程彈道導彈(IRBM),標誌著1987年美蘇兩國簽訂《中程彈道導彈條約》以來,美國首次再測試同類武器。IRBM是射程1,000-5,500公里的彈道導彈,條約禁止美蘇兩國開發、測試和部署射程從500至5,500公里的彈道及巡航導彈。筆者相信這將是近現代史的一個重大轉捩點,代表著美國戰略的一個重大轉變。在這裡,筆者希望很簡單扼要地解讀美國這個政策上的改變將如何影響國際局勢。

大家要留意的是這種IRBM的規格,包括型號/名稱、體積、射程、投擲質量(throw weight)等等是處於完全保密的狀態,因此我們可以分析的資料很有限。但從報導中所知道的事實,我們可以知道一點關於這種導彈的有趣事實。

首先,這種導彈在美國退出《中導條約》後極短時間內,即從2019年2月1日至2019年11月,短短9個月內就已經準備好進行飛行測試(flight test),研發時間之快令筆者感覺很不尋常。IRBM是一種複雜的機器,一般而言開發時間以年計算,例如美國冷戰末期部署的潘興II型IRBM,從1973年開始研發,到1977年才首次試射,而實際部署則要待1983年,前後足足經歷10年。但今次美國新型的IRBM從停止執行條約到試射僅短短9個月,這顯示美國很大可能早就開始做兩手準備,即在幾年前已開始秘密研製中程導彈。美國很明顯在簽署《中導條約》後,仍秘密保留製造IRBM的相關技術甚至圖紙,以預備一旦條約崩潰後能夠迅速獲得製造新IRBM的能力。考慮到美國指控俄羅斯研發Iskander-M違約,嚴格來說,很大機會美國和俄國都沒有認真遵行這份條約。

那麼美國又是如何重新製造IRBM呢?雖然這種新的IRBM真面目仍未曝光,但外媒文章中猜測很大機會是利用一種目前正開發中的反導導彈SM-3 IIA的21英寸直徑彈體,將彈頭從LEAP這種大氣外動能殺傷載具(KKV),換裝成高爆炸藥彈頭或輕型核彈頭。

我們知道,在執行防空反導任務時,SM-3 IIA的最大射程超過2,500公里、燃盡速度超過4.5km/s(13馬赫以上)。雖然核彈頭比LEAP重,制約了最大射程(載荷越重射程越短),但無論是採用傳統彈道和滑翔彈道,它的射程估計將超過《中導條約》所禁止的下限。

由於使用現成已有的彈體,研發進度可以大大加快,而且由於SM-3 IIA的彈體能塞進美國軍艦的Mk.41 VLS或更新的Mk.57垂直發射系統內,這種基於SM-3 IIA的中導將很大機會能從艦上或陸基系統發射,並獲得極強的前沿部署能力和機動性。我們在這裡可以見到反導導彈和攻擊型導彈的技術共通性,俄羅斯反對美國在東歐部署陸基神盾,恐怕也是有她的理由。

另一種猜測的可能性,是利用SM-3 IIA的假想敵:美國現時所擁有的一種IRBM靶彈改裝,並將之安裝真正的彈頭作IRBM使用。我們可以看見,美國用作演練彈道導彈防禦系統所用的「靶彈」,跟真正可用作進攻的「實彈」,很可能只有一步之遙。無論美軍新IRBM是使用SM-3 IIA的彈體或靶彈的彈體,我們可以推測的是,美國是大量利用了建造導彈防禦系統的現有技術,極快速地開發出新型的中程導彈。事實上這並不是沒有先兆的,早在美國考慮退出《中導條約》前的一年,2017年2月,美國《國家利益》期刊就曾經建議美國在亞太地區部署先進海基中導,以制衡某亞洲大國上升中的中程導彈威脅。當時這篇文章猜測可能是用已經退役的潘興II型IRBM作基礎,設計一種新型的海基中程導彈。這種導彈如裝備核彈頭,將擁有極強的毀滅性、極難偵測部署地點、極難防禦和極短的發射準備時間。如果外媒流出的消息正確,基於SM-3 IIA的IRBM將能夠扮演這個角色,難怪某亞洲大國在消息傳出後,立即通過外交部發表聲明不會對美國部署新型IRBM坐視不理。

關於將來可能的部署方面,由於目前導彈仍在測試階段,所以猜測一切仍言之尚早,但美國國防智庫並不諱言它們將很可能被部署到亞太地區。根據外媒文章,據悉已有位於東亞的美國盟友願意接受美國在該處部署中程導彈。

雖然洲際導彈(ICBM)的射程超過1萬公里並能打到世界幾乎每個角落,但這絕不代表射程較短的IRBM沒有戰略價值。事實上,IRBM製造成本遠低於洲際彈道導彈(ICBM),能大量生產,因此如果美國在對手附近的盟國或海域大量部署,將深遠地改變地區的戰略平衡。

這也是為何冷戰末期蘇聯對美國在歐洲大量部署潘興II型感到坐立不安的原因,因為以8馬赫速度飛行的潘興II型能在數分鐘內完成發射準備,發射後十分鐘內能核平蘇聯在歐洲的政治、經濟、人口中心,蘇聯的防空網和指揮系統能否在幾分鐘內完成核反擊(counter strike)是存在疑問的。

我們姑且猜測美國新型的IRBM部署在日本,這將對附近的某亞洲大國造成極大的戰略威懾力。因為如果採用平直彈道,美國的IRBM將能撕破某國的防空網,在對方能採取反擊行動前命中目標,即使是新近引進的俄製S-400導彈對此亦無能為力。除了亞太之外,美國亦不排除將IRBM重新引入歐洲的可能性,以達到戰略上制約兩個美國的主要戰略競爭對手的目的。

有趣的是,報導引述美國官員指這種新型IRBM將不會安裝核彈頭,這明顯是對兩個被認為是美國針對國家的安撫。但筆者向來對政客的承諾心存懷疑,因為IRBM安裝常規彈頭,以IRBM的命中精度並不能保證可以起震懾作用。以潘興II型計,潘興II型是目前為止美國命中精度最高的IRBM,其圓偏概率(CEP)大約為30米,普通的高爆彈頭不確保能摧毀目標。而當這種武器大量部署時,安裝小當量核彈頭,如潘興II型的W85,誘因是很大的。因為數以百計裝有核彈頭的IRBM部署,將如刀懸在某亞洲大國的頭上,而該國並沒有能力可以在美國附近部署IRBM,該國只能仰賴極其昂貴、產量稀少的ICBM作談判籌碼。

據估計,該國只有大約60枚核彈頭能打到美國本土,但美國在該國家門口就有數以百計的核彈頭對準該國的導彈發射基地和大城市,這就造成戰略優勢向美方傾斜。該國苦心花費數十年建立的區域拒止/非對稱作戰能力將受到嚴重的制約和限制。

外電報導:

https://www.popularmechanics.com/military/weapons/a29787414/new-ballistic-missile/

https://www.defensenews.com/space/2019/11/13/is-the-us-about-to-test-a-new-ballistic-missile/

參考資料:

https://nationalinterest.org/feature/time-put-chinas-rocketeers-notice-193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