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河之歌:西臺帝國興衰史(31) 米利都書信

古典時代嘅米利都遺址:一座希臘風濃厚嘅城市。響青銅器時代晚期,米利都已經係邁錫尼希臘介入小亞細亞事務嘅重要跳板同根據地

馬斯圖里

響西臺帝國西邊的領土,圖哈利瓦正面對急速惡化嘅局勢。他父親響西部嘅戰役,記載響塔瓦格納瓦文書之中嘅戰爭,最終並未達到佢哋希望達到嘅戰略目的。

事實上,呢場戰爭甚至只強化左西臺敵人嘅影響力,而呢批敵人已經嚴重威脅到西臺響當地嘅勢力,並準備好利用任何機會去進一步動搖當地嘅政局,當中多次牽涉到先前提及過嘅盧卡(Lukka)部族。從一個1971年響土耳其康雅(Konya)附近發現嘅聖書體文字壁刻中,我哋知道圖哈利瓦四世曾經向盧卡地區以及Wiyanawanda地區發動一場軍事行動。

從另一份圖哈利瓦四世年間嘅文件中,我哋知道盧卡被西臺視為頑固嘅敵人,並與阿玆(Azzi)以及臭名昭著嘅卡斯卡地區(Kaska)齊名。毫無疑問,西臺西部勢力嘅最大威脅係來自一個叫阿希瓦華(Ahhiyawa)嘅國家,現代一般歷史學家普遍相信呢個國家就係同小亞細亞一海之隔嘅邁錫尼希臘。哈圖西里三世曾經去信希臘的國王,希望對方合作維持安納托利亞西部的和平同穩定。然而,無論對方嘅回應係如何,邁錫尼希臘響小亞細亞嘅冒險行動並無因此而減少。

與之相反嘅係,響圖哈利瓦四世年間,希臘繼續支持響西邊西臺附庸國的叛亂行為。有一份文獻就曾經提及關於該區嘅附庸國塞哈河流域地區(Seha River Land)對哈圖沙當局所犯下嘅罪行。呢份文獻開首重新回顧馬那帕.塔洪達(Manapa-Tarhunda)對圖哈利瓦四世祖父穆爾西里二世(Mursili II)嘅反叛,呢件事發生響穆爾西里二世登位早期。

我響先前嘅介紹已經提及過穆爾西里二世幾乎因為呢個人嘅反叛派軍圍城,但當馬那帕.塔洪達嘅年長母親響城門外為佢嘅兒子求情,穆爾西里二世就放左佢哋一馬。然而當馬那帕.塔洪達漸漸年長之際,佢嘅無能引起左穆爾西里二世繼任人穆瓦塔尼二世(Muwattalli)嘅憤怒,後者最終罷黜左馬那帕.塔洪達嘅王位並且將他的兒子馬斯圖里(Masturi)推上王位。

此後,馬斯圖里表面上一直對西臺效忠,而塞哈河流域地區嘅局勢就穩定左落黎,呢個情況一直持續到國哈利瓦四世嘅年代。響圖哈利瓦同卡隆塔締結條約之後冇幾耐,塞哈河流域地區發生左一場政變,帶領呢場叛變嘅係塔洪達魯(Tarhunaradu),佢成功推翻左馬斯圖里或者響後者死後奪取權力。

歷史學家知道馬斯圖里響圖哈利瓦四世登位嘅時候仍然在生,因為佢嘅名字出現過響圖哈利瓦同卡隆塔嘅條約中,但此時佢已經係一位白髮蒼蒼嘅老人。此時距離馬斯圖里被推上塞哈河流域地區嘅王位已經40年,而佢登位之時好可能已經係一位熟齡人士。

馬斯圖里係哈圖西里二世嘅姐姐Massanauzzi嘅丈夫,之前提及過Massanauzzi有不育嘅問題。呢點響哈圖沙引起左不少憂慮,因為塞哈河流域地區一直都係西臺響安納托利亞西部最重要且政局最穩定嘅一個附庸國,如果佢嘅國王馬斯圖里缺乏一個繼承人,咁呢個穩定嘅局勢有可能因此動搖。

西臺人嘅憂慮最後不幸成真,馬斯圖里最終被塔洪達魯所發動嘅政變推翻。塔洪達魯並無直系嘅王族血統,但佢有嘅係希臘方面嘅支持。因此,當奪權成功之後,塔洪達魯帶領佢嘅王國反抗西臺統治,圖哈利瓦只能匆匆回應。如果佢要維持西臺響小亞細亞嘅統治,佢第一件要做嘅事就係保住塞哈河流域地區。

呢場政變最後被圖哈利瓦派兵鎮壓,塔洪達魯、他的家人均被捕且與無數嘅戰俘及500隊戰馬一同移送到西臺境內嘅太陽女神之城阿尼納(Arinna)。粉碎左政變圖謀之後,圖哈利瓦決定將塞哈河流域王國嘅王位轉移到前任國王Muwawalwi(即馬那帕.塔洪達的父親)嘅後人之上。

圖哈利瓦四世對塞哈河流域地區嘅叛亂成功鎮壓,無疑為西臺響小亞細亞嘅控制能力打左一劑強心針。但西部嘅政局只要一日有希臘人響度插手搞事,就仍然會有混亂同不明朗。好明顯即使西臺國王親自寫信去邁錫尼希臘,對方仍然活躍地支持甚至直接參與當地反對西臺統治嘅異見者及叛亂分子。而米利都(Milawata,即古典時代嘅Miletus)繼續成為希臘人向叛亂分子提供支持嘅基地。呢個係一個必須被一勞永逸地解決嘅問題,而圖哈利瓦就決定呢份艱巨嘅工作要由佢黎完成。

《米利都書信》

《米利都書信》(CTH182號泥板)殘片

歷史學家對關於圖哈利瓦四世年間安納托利亞西部局勢嘅資訊,主要來自一份被稱為《米利都書信》(Milawata Letter)嘅文獻。本來只有泥板左邊嘅銘文被考古學家發現,泥板殘存部分足夠話到比我哋知佢若果係完整嘅泥板包含重要嘅歷史記載同訊息,但因為泥板殘缺不全,歷史學者並未能夠利用文件所提供嘅資訊中作詳細嘅史學分析。

但響1981年,芝加哥大學東方研究院教授Harry Hoffner發現一塊存放響柏林嘅西臺泥板殘片同《米利都書信》已知泥板殘片嘅破邊位置吻合。當兩塊泥板拼埋一齊之後,歷史學家終於可以從中推斷出相關資料,並且獲得文件中人名同地名嘅背景。

經過合併整理,呢塊泥板為我哋提供左關於青銅器時代晚期安納托利亞西部局勢嘅重要且寶貴的資訊。我哋從中得知一位本來並不為人所知的區內國王名字,以及響西臺帝國最後幾十年響當地新嘅行政安排,呢個行政安排響西臺史上被認為係史無前例嘅。

不幸嘅係,《米利都書信》嘅發件人同收件人名字均已佚失,但歷史學界普遍相信佢嘅作者係圖哈利瓦四世,然而我哋並唔知道收件人係邊個,只知道呢個人好大機會係小亞細亞地區嘅一位地區國王。學者對收件人嘅身份有幾個猜測,最近由霍金斯教授提出嘅可能性係呢個人係塔卡沙那雅(Tarkasnawa),呢個名字出現響卡拉布銘文以及壁刻之上,佢係圖哈利瓦四世在位晚期米拉王國(Kingdom of Mira)嘅國王。

書信中最有趣嘅記載係關於一位叫雅爾瑪(Walmu)嘅特洛伊(Wilusa)國王以及佢所面對嘅事。我哋知道特洛伊係西臺響安納托利亞西北部嘅附庸國之一。

以下一段節錄內容顯示比我哋睇到兩塊泥板殘片嘅結合如何大大增進左我哋對呢封書信嘅認知。當中嘅粗體代表從第一份泥板殘片中所含嘅內容,而幼體則代表柏林發現的那塊殘片所含的內容:

「但Kuwalanaziti保存我為雅爾瑪所預備嘅木刻板,現在看啊他已經將之帶到你嘅面前,我的兒子。查看佢哋!現在,我的兒子,只要你繼續照顧太陽我父的好處,我,太陽我父,會繼續信任你的善意。現在,我的兒子,將雅爾瑪帶到我面前,我會再次將佢委任為特洛伊的國王。一如佢以前響特洛伊做國王時,現在讓他再次如以前一樣。」

即使兩塊泥板已經拼埋一齊,我哋仍然未能夠完整重構呢封信所指嘅事件,而接下來嘅重構應該被視為只係一次表面上嘅嘗試。我哋從信中得知收信者似乎同西臺國王合作對米利都發動一次成功嘅侵襲,並且響一次重新劃界之後被委任為呢片土地嘅統治者。

呢封信殘存嘅片段並未指出導致呢次攻擊嘅背景,或者邊個係確切嘅敵人,雖然我哋從信中得知收信人嘅父親曾經向西臺作出敵對行為,並且拒絕移交佢從區內兩座城市烏蒂瑪(Utima)及阿提雅(Atriya)所拐走嘅人質。響呢段時間內,北方,尤其係特洛伊地區出現更多嘅麻煩。佢嘅國王雅爾瑪遭到罷黜,並逃離佢自己嘅國家。他現在正遭到《米利都書信》嘅收件者所扣留。

從圖哈利瓦希望雅爾瑪重登特洛伊國王位置一事我哋可以推斷,佢一直忠於西臺嘅統治,並可能正因為此而遭到推翻。而家當米利都重新回到西臺控制之下,圖哈利瓦以此為契機繼續響西邊鞏固帝國嘅統治。佢嘅其中一個目標,係將雅爾瑪重新恢復特洛伊嘅王位。佢要求新的米利都總督交出雅爾瑪係恢復佢王位嘅第一步,然後他派出使節將證實雅爾瑪作為合法國王嘅文件送到Kuwalanaziti手上,呢個係第二步。

圖哈利瓦將收件人稱作「我的兒子」,顯示對方好大可能同西臺王室曾經締結過婚盟,又或者將西臺嘅王子收作義子。但他的地位似乎超越左一般附庸國嘅國王或者一個附屬盟國國王,顯然佢係作為一個西部統治者嘅角色出現響文件中,而特洛伊嘅國王雅爾瑪似乎同時向佢同埋圖哈利瓦四世負責,後者響信中提到:「雅爾瑪曾經係kulawanis附庸,因此讓他重新成為kulawanis附庸。」呢點顯示西臺響西部採取左一個新嘅權力分享架構,部分本地嘅統治者獲允許直接管豁其他附庸國。

呢種安排好明顯同西臺以前採取嘅政策有好大分別,以前西臺對待附庸國國王係一視同仁嘅,冇人會響其他人之上,並且堅持每個附庸國國王只聽命於西臺國王一個人。但時代已經唔同,哈圖西里二世嘅西方戰役顯示左西臺對安納托利亞西部實施直接控制嘅困難。

圖哈利瓦並唔希望重覆佢父親響西部羞恥嘅失敗,通過授予當地附庸國國王更大嘅權力,佢希望可以比佢父親嘅安排更能達致當地長久嘅和平同穩定,並且響西臺盡量唔需要直接介入嘅情況下維持住西臺對當地嘅統治同影響力。因為響帝國嘅其他地方,尤其係東南面,需要西臺軍隊更大嘅軍力投入。西臺國王並唔能夠因為要維持對西部嘅影響力,而忽視左其他地方嘅需要。

我哋之前提過,有學者提出過米拉國王Tarkasnawa係《米利都書信》嘅收件者,當時,米拉係安納托利亞西部最大而且最強盛嘅地區性王國,而圖哈利瓦可能認為佢適合作為西臺帝國響區內嘅代理人,並直接管豁如特洛伊或米利都之類區內嘅附庸國。

然而,圖哈利瓦除左提醒Tarkasnawa,如果佢係封信嘅收件者的話,唔單止要採取行動保護自己王國嘅疆界,並且警告佢不得嘗試通過征服擴張自己王國嘅邊境。

響信中,圖哈利瓦四世對呢位附庸國國王顯得不太信任,而且他明顯並未放棄西臺響西部嘅利益,如果西臺響當地嘅利益受到嚴重侵犯同損害,佢毫無疑問預備好親自再戰沙場,利用武力解決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