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學生投降 香港人不論藍黃 都係仆街冚家剷!

香港警察昨天星期日(11月17日)開始圍攻留守在香港理工大學的前線抗爭者和學生。警方出動催淚彈、橡膠子彈、水炮車、聲波炮等武器,抗爭者以汽油彈和弓箭還擊。入夜後戰事持續,警察凌晨時份擺出準備強攻的勢頭,留守學生寫下遺書,網上一片哀鴻遍野,恐怕 30 年前北京屠殺學生慘劇,會在理工大學重現。

今天香港人一早醒來,看晨早新聞,見到警方在凌晨 5 點半左右發動過一次進攻,拘捕了嘗試逃離校園失敗的示威者。既然沒有屠殺學生,香港人便可以心安理得的繼續上班了。在理大附近的何文田站,人潮湧湧,香港人如平日般有秩序而耐心的等待着列車上班。股市當然亦如常開市,恆生指數全日升幅 354 點。你有你生活、我有我忙碌,今天日間留守在理工大學的人數有上升趨勢,理大學生會估計大約有 500 至 600 人。學生會會長呼籲全港市民協助理大師生。

如何協助呢?理大校長滕錦光的「協助」方法,是拍片說如果有學生願意自首,承諾會陪同學生到警署,協助學生安全地給警方拘捕。藍絲的協助方法,是跑出來清理被示威者破壞了的街道。黃絲的協助方法,是在泛民主派議員的 Facebook 留言,請求他們出動救人。泛民議員的協助方法,是宣佈已經有民主派議員在理大範圍與警方斡旋,令一眾支持者感激涕零,高呼「好在香港仲有你哋」。民陣大台則遲至星期一下午 5 點才正式呼籲支持者「用自己的方法」去協助被圍捕學生。

大家的協助方法可說是各有各做,但沒有一個方法是協助和實現學生和抗爭者上星期一開始發起的三罷行動。抗爭者留守理大的目的,是不想失去校園旁邊紅磡海底隧道入口的控制權。他們對香港人說,我們封了那麼多主要交通幹線,你們便有藉口參與我們發起的三罷了。

在「黑警圍捕理大所有留守學生」與「齊上齊落支持三罷攬炒」之間,觀乎今日整天的形勢發展,香港人選擇了前者。支持止暴制亂的藍絲不用多提,口講反對警暴的大多數民意,並不代表支持示威者的抗爭行為。要他們配合罷工抗議,更是天方夜譚。更最要一點,下星期便是區議會選舉的大日子,以選票奪權,是泛民主派多年以來夢寐以求和平演變香港政局的方法。林鄭加黑警,這幾個月弄得民怨沸騰,這個機會可說是千載難逢,豈能節外生枝?最好的辦法,便是口頭聲援被困被圍的學生。譬如被學生暱稱做「契媽」的毛孟靜,昨晚在 Facebook 發文,說知道理大出入口都被警察封了,但又馬上 repost 五大校長呼籲理大同學撒退的新聞。出入口全封了,契仔契女如何撤退?契媽沒有解釋是否間接叫大家自首,今天她上傳港安醫院收據證明自己身體不適,所以昨晚沒有親身到達現場協助撤退。

說到底,黃絲們人同彼心,叫他們像藍絲般視而不見,他們不忍心;叫他們勇敢地站出來,跑到尖東紅磡一帶街頭支援,十個有九個不敢。叫他們盡一分綿力,全心全意和港共政權和理非式對抗,以實質行動抗議警方繼續包圍理工大學校園,可以了吧?請睜大眼睛看清楚:今天有多少香港人罷工抗議?恆生指數升了多少點?有哪個出名的香港人公開呼籲警方停止圍捕?或明或暗呼籲學生投降,加入曾鈺成為首的勸降陣型,反正是越來越多。

所以,不要再自欺欺人了,無論卑鄙無恥的藍絲,還是只說不做的黃絲,都是十分害怕抗爭「玩大咗」帶來的社會重大變革,令他們蒙受極大的經濟損失,所以便力勸學生和前線抗爭者向黑警送頭。但要發生的終要發生。香港樓股雙雙冧市,已是不可逆轉的大趨勢。把學生送往港共黑獄的幫兇香港人,祝你們快啲仆街冚家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