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城是一門易學難精的藝術

有人說守城是外行人,最容易參與的行動,因為守城多數目標:「就是防守某要地,不讓對方攻入」,如果要防守的空間越少,例如一些隘道,對方無法利用人數優勢,而己方只需用部份人手對抗,甚至只需要少數老兵帶領,外行人可以迅速上手,此時,只需要確保物資供應足夠,人手補充到位,就會做成易守之勢。

但防守這樣容易的話,為何經常出現城破人亡?因為進攻一方如果單一方向進攻不利,就會選擇多方面進攻,甚至用更重形裝備,到時候防守難度就會提高,所需的人手,物資,調動需求就會幾何級上升。

我用最淺白同非專業用語講我一些看法,綜觀歴史上,出名的守城和防守,只要有一些條件,就可以成功:

1:上下一心,保持士氣
2:資源充足,不怕被圍
3:組織分明,調動到位
4:堅守到尾,外援破圍

第一項是非常重要,所以留在最後才談。

「資源」—
其實任何人都知道,行軍打仗生活工作,全部都是圍繞資源,不論任何事,一涉及資源,都需要理解「資源管理」,充份分配和重點使用,才可以有機會取勝,守城更是如此,守城的資源狀況有兩種:

1:補給源源不絕
2:毫無補給機會

但就算是前者狀況,也不代表無需管理,因為無人知道何時會斷絕補給,所以守城者一定要有被圍城覺悟,每時每刻要計算各項資源,盤算各情況下資源使用,舉一個例子,一支一公升生理鹽水,有經驗的FA和新手FA,消耗同受助比例就會有所不同。

生理鹽水只係一個例子,就算是彈藥同武器,甚至人手,在每個衝突回合,每段時間資源消耗程度,都可以計算消耗速度,從而決定需要囤積多少資源,何時從後方調動人手物資上前,從消耗速度估計交手情況,衝突的強度等等。

而更重要,當假如發生多面進攻,就要根據各方資源消耗,而不斷調動人手,甚至制定那邊需要,更強勢的防守,那邊可以節約,特別當完全被圍的情況下,到時候連一瓶水,都需要節省。

「組織」—
當你看了上文,你就會明白守城,不是說有手人,有物資就可以,當中會涉及如何求援,如何整理物資,如何調動人手,整合各方情報和消息等等,到最後都是需要一個「組織」

而這個組織,個重點不是決定如何指揮行動,而是協調前線、救護、後勤、整理資訊、發佈資訊而存在,但更關鍵的地方在於,組織化的目標是要達成共識、確立目標,特別當你想長期化守城,就需要這些事,說是容易,但做很難,急就章的組織,可以應對衝突,但一演變成長期局面,和沒有急切威脅時,大家就會因為失去外部矛盾,而注重內部分歧,內耗就是這樣發生。

然後最容易出現的情況,因為沒有組織下,當各方勢力共冶一爐守城,就會因為沒有共識,或適當溝通協調,會因信任問題出現問題和衝突,隨時出現某方求援而延誤調動,或質疑一方資訊,到時候就會成為心結,在於守城絕無好處。

「堅守」—
守城成功的定義,就是對方退兵;失敗的定義,就是城破失守,當古今的成功案例,一是對方因糧草或內部問題,自行鳴金收兵,二是援軍來到,內外夾擊令對方崩敗,三是趁機出擊,自行擊破敵軍。

而為了成功守好一個地方,一般而言就會在城外駐軍,或與其他地方聯動,令攻方措手不及,例如很多人說圍魏救趙,其實真正的情況是—透過攻擊攻方要地,而令原先攻城的部隊撤走,而不是阻止其他部隊增援,當然能夠阻止增援也是好事。

但如果真心要守好一個地方,就最少有兩個陣地成犄角之勢,而兩地可互通物資人手,或者有一隊人馬可作游擊,由外削減攻方行動,直到有可一鎚定音的機會,將圍城隊伍擊退,否則守城一方,就本身要有覺悟,要靠自身資源守到對方自行退兵,或當對方鬆懈而擊退對方。

簡單來說要守城成功,要讓人知道要守多久,會有支援到達,若果被包圍,會知道有援兵解圍,而不是無止境守下去。

眾志成城,才是守城首要條件

如果單從戰略角度,要衡量一個地方,是否需要死守到尾,就一定是看是否戰略要衝,例如是交通串連要地,特定地區的防守熱點,甚至是生產力要點之類,否則以戰略角度看,其實很多地方可以棄而不顧,就等於俄羅斯史上,都試過準備棄莫斯科一樣,也如美國白宮也被英國燒毀過一樣。

但有時候,有些守城是預了必定犧牲,因為他們知道,守多一分一秒,可以為其他人,準備多一份力量,讓更多人可以安全轉移,守城從來是需要覺悟,因為要陷於守勢,必然是有重大不利因素,例如:人員質素不一、雙方軍備和戰力不一、沒有主動迎戰的能力、甚至根本無主動進攻的條件,才會陷於一個被動守城狀態。

甚至有時候,我們必須面對死守和棄守的選擇,永遠無任何決定可能令全部人信服,無論是那種選擇,戰略上的堅守,爭取時間的死守,或者全面棄守,還是為了一時局勢的留守,都需要士氣這件事,目標越簡單明確,就容易令人理解,也越容易令各方勢力投入力量,但同樣地,如果各方對目的理解,達成目標都不一致,士氣就會隨住分歧就會崩解。

所以要決定守下去,必需要很理性策劃,守城目的為了什麼,失守的實際影響,守城的目標時間,當大家有了共識,大家才會投入資源,找自己可以發揮的角色,理解為了守城可以做甚麼,然後才是以感情引起共鳴,畢竟單純一開始訴諸「保衛家園」去守單一地方,但無法令其他勢力感受到,而此城是否全國關鍵,是會影響大家的長期堅守決心。

更重要,士氣是建在整合全體,全體的意識上傳下達,或者當有一時之勇,或全心對抗外敵之時,剎那士氣會提高,但若果演變成長期戰,守城上下無法合為一體,就無法有效組織,為守城定下各種共識和目標,在亂戰中定下秩序,調動和情報無法有效傳遞,資源無法有效分配,就會產生衝突和矛盾,甚至敵對勢力會趁機混入,把握每個分歧產生矛盾,到最後士氣崩分離散,城門就不攻自破。

守城,從來在歴史上都非常困難,因為在軍事上,永遠進攻是最好的防守,將戰火推去外地,不要把戰亂在家園解決,是任何一個軍事家所推崇,所以當要決定守城,必然是失利或劣勢一方,期望以守勢拖延到,對自己有利局面,正因為劣勢,必需要團結,更要明白團結不是口頭,而是目標、理念、想法要一致,才可以做到。

雖然文中談的是守城,但放在任何需要「與人合作」的事上,其實道理都一樣,只是要大家想多一步,不要只為眼前之危,而忘記更後的事。

後記:守中大的爭議

多謝你睇到呢到,本身篇文係為左未來,終有一日香港人,必需真正佔領某地,直到成功為止所寫,但發生捍衛中大一事,不如我直接咁講我嘅睇法:

「短期留守可以,長期死守出事」(面書我留「短期尙可,長期則弊」。

本身爆發中大攻防,係因為中大在吐露港公路同東鐵旁邊,當發動三罷時,二橋嘅位置成為最快捷,影響交通的地方成為警我必爭,但當日下午四點,警方出爾反爾,趁停火之時,攻入中大捉人,令中大上下齊心奪橋驅敵,由爭橋變攻防。

無錯,係配合三罷先會發生二橋攻防,我明白好多手足,想無限期三罷,借死守中大之利,斷絕吐公和東鐵,但事實上,罷工和罷市,在星期一至三是有影響,但到星期四到五,其實已經開始消化到影響。

而當警方撤退後,轉移目標到九龍三大一帶,死守中大因為大家想法分歧,目標不一,產生開始矛盾,甚至有些人從中用離間計,其實不意外,雖然說大家也是反政府,但現場大家想法,目標都不一,亦無任何機制同方法交流,更甚者直接講,大家只係一盤散沙,仲要喺無大台背景,有人想講軍紀同組織?根本無可能,因為大家本身唔想有,以現場就只有中大出身嘅人,因為中大關係先可以做到。

而外援黎到,只會想做啱嘅嘢,就係對抗警察,但要考慮中大同中大人情況,呢個唔係首要,甚至有手足覺得「點解我入黎幫手,你地唔聽人講」,真心,我知會得罪手足,如果真係要對抗警隊同中國,放低咁天真嘅諗法,收起情緒,就算目的幾正當,幾正確,無溝通同共識,都唔見得大家會接受,係,世事就係咁無奈。

而呢啲事係反射香港人狀況,無論是身份認同(香港人,中國香港人,中國人,和中國人同族的華夏遺民),對香港未來(中國治下的香港,解殖獨立建國,和中國邦聯不分害割),根本無一致的想法,所以無法實踐我文中的守城所需,甚至當無大台下,我地可以組織到與否都成問題,而呢個係事實。

我知好多人唔甘心,覺得明明打得好好,點解要內訌到咁,我會好直接講,所謂「打得好」,只係對家未出盡全力攻堅,真的,如果對家真係想完全攻入中大,就不是這樣進攻和部署,而是會直接封鎖中太對外交通,從中大多個入口進攻,二橋方面以水炮車和銳武打頭陣,全面改以橡膠子彈、海綿、 胡椒彈為主。

中大攻守只係一次大型衝突,性質係似喺街頭對抗,多於陣地戰,甚至守城,唔好錯誤評估自己,亦唔好誤判對方,甚至高估大家嘅配合能力,呢啲唔係靠感受同感覺,而係建立係事實同理性之上。

正如我成日講,五大訴求只是將大家綁起來,勉強令大家同陣營,但我地始終要面對,大家對香港前途嘅分歧一日解決唔到,一日都無共識,我地可以不停反抗,但好難作出徹底嘅抗爭,而中大呢次爭議,只係反映呢種情況嘅一面情況。

更重要我希望大家明白,暫時無一個香港嘅地方或建築,值得我地死守到尾,而我地亦未有能力,組織到一個結合,大多數勢力嘅行動指揮,所以記住我地依家嘅優勢係如水行動,因為我地無大台,無組織,靠臨場判斷行動,唔洗因一時去留而內耗太多。

如果大家真係以「軍事」角度去諗,咁唔好俾情緒影響自己,諗下我地嘅優點同缺點,守城唔係我地所長,亦唔係我地優勢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