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人狂魔答應了不會殺我!

上星期五(11月8日)科大學生墮樓傷重不治。香港人上街悼念,要求政府徹查真相。香港警察並沒有因此暫時收斂,今早(11月11日)更得勢不饒人,警察在西灣河近距離對示威者開槍、防暴警進入理工大學校園大放催淚彈、在中文大學發射布袋彈、交通警在葵芳開電單車撞倒黑衣群眾等等,持續了至少三個月的低武力內戰,港共政權一方明顯決定把武力升級。

中共上月底召開十九大四中全會,對中美貿易戰和香港動盪局勢的相應對策,黨中央相信在會議取得了共識。一星期前習近平在上海高調會見林鄭月娥,就是要親自傳達任務給林鄭。任務是什麼?大方針是「止暴制亂」,但五個月匆匆過去,香港只有越來越亂。共產黨對付 troublemaker,怎可能拖拖拉拉,五個月都未能把製造動盪的勢力一舉殲滅?今天香港警察「行動升級」,是習核心對林鄭面授機宜的結果,黨中央決策層叫林鄭不要自綁手腳,想徹底止暴制亂,不能連命令警察放膽開槍射殺示威者都不敢。對暴徒可以放膽開槍,這個綠燈一層層的傳遞到前線警察,三萬香港警察之中,對抗爭前線恨之入骨,本來就佔大多數,再加上至少四分之一香港人的挺警力量,今天警察射殺蒙面人、電單車撞向黑衣人群等,就變得順理成章。而且,開槍也不怕令更多香港人仇恨警察,警察開槍後,共產黨的宣傳機器便會全力啟動。微博有報導指暴徒如何泯滅人性,對小學校巴擲汽油彈,香港警察無可奈何下才會開槍止暴。

形勢如此發展下去,抗爭前線、和理非示威者、甚或普通香港人都會成為香港警察獵殺的對象。一眾黃絲見到一個又一個年輕人中槍危殆,傷心之餘,憤怒的大叫幾聲黑警可恥之外,今天難度不是乖乖的繼續上班去。網上號召今天罷工罷市罷課,黑警也配合在全港各區大舉出動,令香港人心惶惶。黑警更在中環大放催淚彈,中環的金融才俊還不是好端端的照常上班?恆生指數跌了 700 多點,但沒有因為大批金融從業員罷工而停市。不是說支持警察的藍絲都是低學歷的香港人嗎?金融業的雇員都不會低學歷吧。香港人黃藍比例大約二比一,假設金融這行特別藍,黃藍比例是一比二好了,那麼今天有三分一支持抗爭的金融業界人士罷工嗎?不要說三分之一,三百分之一都應該沒有。

中共需要的是一個金融業如常運作的香港。其餘都只是為支援香港作為一個國際金融城市而存在的配套,包括香港人。「敢於亮劍」是這幾年來習近平傳達給各級幹部的指導思想,如果不是適逢中美貿易戰,共產黨一早已經強力敉平香港的暴亂。現在黨中央決定鋌而走險,還沒和美國達成任何協議前,便對香港「加大力度」,無非看穿了香港人不會響應大罷工、更不想香港股市停市的底牌。

所以,不到威脅執政權的危都不會派解放軍屠殺香港人。中共只會利用香港警察、或假扮香港警察的中國公安和國安,慢慢的把有反抗意識的香港人,隨機選中「被自殺」,或在示威現場明目張膽的槍殺掉。香港人只會哀鴻遍野,但只要每次被殺被傷害的香港人的數目不多,便不會觸發香港人寧可被炒魷魚也要罷工的決心。

在周梓樂逝世前一天,100 毛女主持人家中凌晨 4 點起火,慘被活活燒死。新聞說消防員找不到家中有易燃物品,又說該單位同樓層的消防水喉奇怪的沒有水。全城焦點都放在周梓樂身上,大家對他是否被活生生由三樓掟到二樓而重傷身亡,半信半疑。那麼一單火警,儘管有兩大疑點,就更難令香港人相信這有可能是警告 100 毛所有員工的謀殺案了。

香港人就是那麼奇怪,明明知道屋主是個殺人狂魔,而且親眼目睹屋主 40 歲時大屠殺,但偏偏不信現在 70 歲的屋主會入屋殺人,還唸唸有詞的說「唔會啩」、「好難相信」、「好難接受」。其實是真的不相信,還是自欺欺人,令自己可以接受繼續生活在香港?大家心裡都應該有答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