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河之歌:西臺帝國興衰史(30) 圖哈利瓦和國內的權鬥

CTH123號泥板原物,係圖哈利瓦四世(Tudhaliya IV)同一個不知名嘅附庸所締結嘅條約,內容圍繞無論面對幾惡劣嘅情況都要求對方無條件效忠

新國王所面對的問題與困難

圖哈利瓦從佢父親繼承嘅帝國正面對一系列嘅問題同可能嘅危機,當中頭一個問題就係西臺嘅附庸國對效忠新政權持觀望態度。響西邊,西臺對當地附庸國嘅控制能力正日益遭到邁錫尼希臘嘅挑戰而受到動搖。

例如Piyamaradu多次襲擾西臺領土並每次都逃之夭夭,即使西臺國王御駕親征都無法制止對方的侵襲,顯示西臺保障西部領土嘅安全嘅能力嚴重受限,形勢甚至可以話係寸步維艱。

呢個係對圖哈利瓦四世而言迫在眉睫且急需解決嘅問題。響東南面嘅敘利亞,由於前任國王哈圖西里同埃及簽署左和平條約,當地正享有難得嘅穩定同和平局勢,但即使係咁,圖哈利瓦唔能夠排除將來同法老王發生衝突嘅可能性。

除埃及以外,西臺響敘利亞地區最大嘅威脅來自亞述,亞述係一個冒起中且野心勃勃嘅帝國,亞述嘅崛起令到敘利亞地區嘅局勢日趨緊張,而當地嘅局勢正面臨一個重大嘅轉折點。而響西臺本土,麻煩亦都相繼出現,例如下地區(Lower Land)臭名昭著嘅麻煩製造者拉蘭達人(Lalanda)就公開叛亂,圖哈利瓦寫左封信比佢呀媽普多喜帕關於當地形勢,並在信中對叛亂可能迅速響下地區蔓延感到憂心忡忡。

呢個係西臺響當地統治正被削弱嘅不祥徵兆,尤其係當地過去多年享受住相對嘅和平同穩定,叛亂嘅發生意味住局勢正起左顯著嘅變化。

至於響哈圖沙城內,圖哈利瓦本人被逼活在恐懼同憂心之中,因為佢冇人可以信任,就算係王室內嘅親人都唔可靠。歷史學家知道響圖哈利瓦在位早年,他的兄弟或同父異母嘅兄弟哈斯尼(Heshni)就曾經向佢策劃過一場陰謀。

哈斯尼同一班西臺政府高層、貴族合謀響圖哈利瓦以及佢嘅支持者訪問那裡克地區哈提拿城(Hattina)之時將佢哋暗殺。如果佢哋嘅第一次暗殺嘗試失敗,呢班密謀者就策劃左第二次暗殺,今次係用投毒嘅方法。對圖哈利瓦而言,幸運嘅係呢場暗殺陰謀及時敗露,哈斯尼遭到逮捕,而響審訊嘅過程中,呢場陰謀嘅詳情亦都被揭發,包括同謀者嘅名字。

無論呢場陰謀背後嘅動機係乜,佢直接導致對王位嘅爭奪,而且佢提醒左呢位受害人,即使係佢親信嘅圈子裡面,佢嘅生命仍然正係無時無刻受到威脅。因此圖哈利瓦發出左一道針對西臺國內政要同高官嘅命令,要求佢哋無條件嘅效忠。

命令中提到:西臺國王圖哈利瓦有好多兄弟,而佢嘅父親有好多兒子。整個赫梯地區都充滿左有王族血統嘅人,包括好多蘇庇路里烏瑪嘅後人、穆爾西里嘅後人、穆瓦塔尼嘅後人、以及哈圖西里嘅後人。但當涉及到西臺嘅王位,就只有圖哈利瓦一個人。圖哈利瓦要求西臺國內政要只能夠支持圖哈利瓦嘅子孫同後代,如果任何情況下有人要對國王不利,或者有人宣稱佢哋可以自己推舉一位並非圖哈利瓦血統嘅國王,呢d說話都不能被允許。當涉及到王位嘅問題,佢哋只能夠保護太陽我父(國王)及其後代,佢哋唔能夠推舉任何其他人。(CTH 255.2號泥板)

以上係一個清楚了解自己嘅王位並不穩固嘅國王所講嘅話,佢知道最大嘅挑戰同危險係來自王室內部嘅其他王位競爭者。響另一份條約文獻中,西臺國王向一個未出現名字嘅盟友要求效忠同支持,文中呢位西臺國王所恐懼被遺棄並且被佢嘅附庸國反對嘅危險就更明顯。

文中敘述如果國王因宮內官員處理要事未能抽身,響咁嘅情況下你(與國王締條者)要對國王顯示出更大嘅支持。同樣地如果國王面對嘅情況嚴重到一個地步戰車夫要跳車逃生,以及僕從被逼逃走,甚至連一隻狗都冇留低、又或者搵唔到一支箭可以向敵人發射,咁嘅情況下你要加倍支持西臺國王。(CTH 123號泥板)

響好些年之後,圖哈利瓦同阿摩利國王簽訂的條約中,顯示他仍非常擔憂自己個人安全同地位不穩的問題。條約中圖哈利瓦要求阿摩利的國王Shaushgamuwa支持圖哈利瓦及其後人嘅王位,而且不應該轉而支持圖哈利瓦嘅兄弟及其父親的側室所生的其他兒子登上王位。

圖哈利瓦且告誡對方不應仿傚塞哈河流域地區國王馬斯圖里(Masturi)的做法,當哈圖西里罷黜烏希.圖哈合時,馬斯圖里並無企響烏希.圖哈合一邊,轉而支持哈圖西里發動政變奪權,隨後圖哈利瓦反問Shaushgamuwa會否有樣學樣。

圖哈利瓦嘅坦率令人詫異,畢竟哈圖西里用左好多心機合理化自己奪權嘅行為,馬斯圖里企左響哈圖西里一邊並為他提供協助,而且拒絕幫助側室的兒子烏希.圖哈合,而家佢為左呢件事而遭到批評同責備。

烏希.圖哈合繼承王位嘅合法性並未響佢同佢叔叔嘅權鬥中受到質疑,哈圖西里並無質疑佢外甥繼位嘅資格,甚至響早年公開支持對方。哈圖西里合理化罷黜對方嘅理由出自對方針對其叔叔不公義的舉動,加上佢被認為並不適合擔任國王之事,因此馬斯圖里反對烏希.圖哈合嘅理由係虛偽嘅。

而令圖哈利瓦覺得坐立不安嘅係,一個附庸國國王憑自己嘅取向決定是否支持一個特定西臺國王嘅繼任人選。而呢個做法係違反左條約慣例,慣例一般列明附庸國國王只能夠支持現任西臺國王指定的唯一繼任人選,而烏希.圖哈合正正就符合呢個條件。

圖哈利瓦的條約清楚列明,Shaushgamuwa必須遵守規定,對西臺國王及其指定嘅繼承者一心一意盡忠,並且只忠於佢哋。考慮到圖哈利瓦四世面對眾多來自王室內部嘅王位挑戰者,佢同阿摩利國王之間嘅條約可謂至關重要。

圖哈利瓦賜予王室成員嘅優待

對於王室內部分裂嘅問題,圖哈利瓦採取左一系列嘅措施去確保王室內部嘅團結,並且從抱不平的王室成員當中爭取支持。其中一個重要嘅行動就係將那裡克卡里重新提拔作王位繼承人,而圖哈利瓦一直將那裡克卡里視作威脅,佢幫佢哥哥維持響西臺國內嘅高位好可能係為取悅對方以避免佢同自己公開競爭嘅一個做法。

圖哈利瓦亦都優待王室其他分支的成員,例如佢早年就有為跟普多喜帕一齊作卡爾凱美什總督Sharri-Kushuh嘅兒子Shahurunuwa及其後代,提供公平且充足嘅土地資產;甚至響圖哈利瓦登基之前,佢就同穆瓦塔尼嘅後代、烏希.圖哈合嘅兒子締結和平條約。

響一份占卜文書中,圖哈利瓦就考慮過以土地補償烏希.圖哈合嘅兒子。呢d行動無疑係為左安撫王室內部成員及鼓勵對方支持自己嘅政策。但圖哈利瓦最主要嘅支持者係穆瓦塔尼的第二位兒子卡隆塔,呢個人好早就公開支持圖哈利瓦。

但為左確保佢長遠嘅忠誠,圖哈利瓦登位後好快就就同對方訂立條約並給予優厚嘅待遇同補償,呢份條約銘刻響著名嘅青銅板上。條約所給予嘅補償遠遠超過左之前嘅協議:卡隆塔獲得左更多分封嘅領土,而佢亦都可以自由選擇達塔薩嘅繼任人。卡隆塔所繳交嘅稅款獲得大幅度寬免,更重要嘅係佢將對方作為國王嘅地位提拔到同敘利亞嘅總督相同,地位僅次於哈圖沙嘅西臺國王。

正因為卡隆塔對圖哈利瓦四世至關重要,因此當對方病倒之時,圖哈利瓦心急如焚並急忙向埃及的法老要求派出醫生去見卡隆塔。拉美西斯嘅回信相當迅速,佢已經派出一位埃及的文書官及醫生前往診治卡隆塔並預備藥物。

卡隆塔嘅病最終響埃及醫生仔細的診治之下復完,但圖哈利瓦可能最終後悔求助於埃及呢個決定。與此同時,經過苦心鞏固自己嘅權力之後,呢位國王終究都係要面對帝國其他地方所面臨嘅、更加逼切嘅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