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的經濟學

聯合國昨天(11月5日)發表報告,2019 年上半年中國出口到美國的商品總值減少了超過 25%。需要繳納關稅的中國商品總額,由去年同期的 1300 億美元,急降至 950 億。報告說,貿易戰的結果是雙輸,中國出口大幅下跌,而美國的商品價錢昂貴了。中文媒體更用「兩敗俱傷」來做新聞標題。

聯合國的報告說,25% 的美國關稅,中國商人減價抵消了其中 8 %,餘下的 17% 要由美方負擔。舉個例子:一件中國製造的貨品出口美國,貿易戰前售價 100 美元,但美國政府徵收 25% 入口關稅後,美國買家要額外給美國政府 25 美元。美商向中國製造商討價還價,中國製造商同意減價 8% 至 92 美元。92 美元的貨,25% 關稅即是 23 美元,美商最後需要付出 115 美元,比貿易戰前多付 15%。這件貨品賣給美國消費者的訂價,卻要視乎貨品的需求彈性而決定增加多少。本來成本 100 美元的貨品,賺取一倍利潤零售訂價為 200 美元十分普遍;貿易戰後成本提升至 115 美元,為求保持競爭力,即使零售價不變,一點也不稀奇。那些利潤甚少的商品,成本價 100 美元而零售價假若只有 110 美元,才不得不加價,把關稅轉嫁給消費者身上。

我們不妨假設美商調高售價,把關稅額外支出全部轉嫁給美國消費者。那麼,貿易戰的短期效果是,美國政府每收取 23 美元關稅,有 8 美元由中國製造商承擔,餘下 15 美元由美國消費者付出。傳統經濟學教科書都會說,關稅窒礙國際貿易,減少了貿易的總量,並不可取。中文傳媒當然也拿着這點大書特書,指控美方損人不利己。但美國發起貿易戰,難道美國白宮的智囊或總統本人對經濟學的基礎知識一無所知嗎?

關稅是稅項的一種。經濟學入門課都會說,稅項可以達致財富再分配的目的。對中國貨品徵收關稅,是要把中國的財富再分配到美國人手中。聯合國的報告說中國今年上半年已經損失了 350 億美元的出口收入,超過了中國外滙儲備的 1%。錢去了哪裡?肥水不流別人田,都成了美國庫房收益。從聯合國的分析可以推算,美國政府半年來收取了大約 1000 億美元關稅,350 億中國商人付出、餘下 650 億美元由美國商人或美國消費者支付。美國政府不可能也不會找回購買中國製造商品的消費者,把 650 億美元逐家逐戶的退還給他們。但美國政府承諾把這筆巨額稅收,補貼給受貿易戰影響最大、主力外銷中國而損失最嚴重的美國農民。

兩年前中美貿易戰還沒開打的時候,美國國會通過了大幅減稅法案。現在看來,減稅是為貿易戰做好準備。政府減低直接稅稅率,先給大家一點甜頭,諸君如果冥頑不靈或是無可奈何,繼續購買 Made in China 的貨品,那麼便要多給最多 15% 的「中國商品稅」了。

聯合國的報告亦有提到,台灣、墨西哥和歐盟成為中美貿易戰最大贏家,今年上半年對美國的出口量分別大增 42 億、35 億和 27 億美元。中國所謂製造業大國的地位,證明並非不可以取替。美國開打貿易戰的終極目標,是用經濟誘因令廠商把廠房從中國撒走,全球製造業的供應鏈便不需要再依賴中國。貿易不經不覺一週年,美國的戰術空前成功,一方面訂下限期增加下一輪關稅,令中國感受到實際壓力;另一方面暴露中國的橫蠻霸道惡行,令家家戶戶美國人都感受到中國的實質威脅。

據報正在談判的第一階段中美貿易協議,中方極力爭取取消下個月中開始對 1600 億中國入口貨徵收的 15% 關稅,甚至希望終止 9 月已經生效、對 1120 億貨品的入口關稅。黨中央願意用什麼作為交換條件?The best is yet to come, 大家不妨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