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河之歌:西臺帝國興衰史(29) 圖哈利瓦登基

風暴之神圖哈合(Teshub)的兒子沙魯瑪(Sharruma)擁抱圖哈利瓦四世的Yazılıkaya壁刻

圖哈利瓦登基前的準備

響佢早年時期,西臺王子圖哈利瓦(Tudhaliya)對能夠繼承西臺王位並無太大的期望,因為佢嘅表兄烏希.圖哈合,前西臺國王穆瓦塔尼的兒子已經繼承左王位,並獲得佢父親哈圖西里的全力支持。

響正常情況之下,穆瓦塔尼一脈將獲得西臺王位的繼承權。即使響哈圖西里發動政變罷黜左烏希.圖哈合,圖哈利瓦能夠繼承王位嘅可能性一樣都係咁渺茫,因為佢仲有個哥哥,獲封為太子以及王位繼承者嘅那裡克卡里(Nerikkaili)。然而,哈圖西里其後將那裡克卡里的繼承權剝奪,並將圖哈利瓦升上王儲之位。

哈圖西里咁樣做明顯有政治上嘅考慮,其中最重要嘅考慮因素正正就係圖哈利瓦同表兄弟卡隆塔之間緊密嘅關係。但無論係咩原因令哈圖西里咁做,廢黜那裡克卡里以及提拔圖哈利瓦嘅做法相信唔係一個倉促嘅決定。

相反哈圖西里好可能已經決定左傳位予圖哈利瓦一段時間,只係等待合適嘅時機對外宣佈呢個決定。至於圖哈利瓦早年的職業路線同佢父親哈圖西里嘅相近似,呢點相信唔係偶然,而係哈圖西里精心為佢嘅兒子鋪排道路。

哈圖西里首先安排圖哈利瓦作戰爭女神伊修塔爾(Ishtar)嘅祭司,就好似佢早年時期獲其父親穆爾西里二世(Mursili II)安排作伊修塔爾祭司一樣。然後,圖哈利瓦再獲安排成為那裡克(Nerik)的風暴之神祭司,呢個係一個好重大嘅委任,因為那裡克係西臺宗教入面嘅聖城,聖城嘅重建正正就係哈圖西里早年最重大嘅成就,而且哈圖西里亦都響那裡克做過祭司。

除此之外,哈圖西里亦都將圖哈利瓦委任為他早期的勢力重鎮以及都城哈皮斯(Hakpis)的總督,並且提拔他作為親衛隊嘅隊長,而哈圖西里早年亦都曾經擔任過呢個位置。

當圖哈利瓦擔任親衛隊隊長期間,佢廣泛參與對卡斯卡地區(Kaska)嘅軍事行動,呢點有助於讓呢位新任王儲累積軍隊的作戰以及指揮經驗,為佢將來成為西臺軍隊的總指揮官鋪路。

事實上,哈圖西里甚至將對哈坦祖瓦(Hatenzuwa)地區的征服歸功於佢嘅兒子,而呢個係哈圖西里本人都冇辦法達成嘅成就。當然,圖哈利瓦響呢個征服中到底扮演左幾大嘅角色,呢點仍然係存疑,因為當呢場戰爭發生時,圖哈利瓦可能只有12歲左右。

哈圖西里為佢兒子圖哈利瓦所鋪排嘅道路好可能意味住佢一早已經開始為圖哈利瓦預備繼位的事,並且為此苦心經營多年。事實上,響哈圖西里嘅《自辯書》入面,佢有為選擇繼任人的人選,及為此人選繼承所鋪嘅路作辯護,另外仲有為佢自己發動政變奪取王位的行為作辯護。我哋可以肯定嘅係,《自辯書》係哈圖西里在位晚期、特別係響同拉美西斯簽訂《卡佚石條約》之後所寫,因為此時繼承嘅問題日益重要。

有歷史學家認為,哈圖西里或許唔止單純宣佈圖哈利瓦係佢嘅正式繼承人,而且仲實際上同佢分享權力一段時間。尤其係考慮到哈圖西里在位晚期佢嘅年齡同日益走下坡嘅健康狀況,以及因存在大批在他死後對王位虎視眈眈嘅人及佢哋可能發生嘅衝突,呢個可以話係一個明智之舉。

事實上,有幾位學者認為圖哈利瓦成為左哈圖西里嘅共治國王。圖哈利瓦成為西臺共治國王嘅證據主要取決於響烏加里特(Ugarit)出土嘅一枚粘土印章,印章內圈有圖哈利瓦嘅名字,而外圈則疑似有哈圖西里嘅名字。

呢個將會係兩人共治帝國嘅有力證據。然而,近年嘅研究發現內圈同外圈都應該被讀成圖哈利瓦。因此,我哋只係剩返一份令人懷疑嘅證據:一塊神諭泥板上疑似圖哈利瓦嘅名字前有「太陽我父」(My Sun)嘅稱謂,而呢塊泥板係哈圖西里年間所寫。響任何情況之下,我哋只有模糊嘅證據證明圖哈利瓦同哈圖西里三世曾經共治西臺帝國。

為西臺王位繼承人找一個老婆

 

古巴比倫城復原圖,西臺帝國同巴比倫王國之間就曾經多次通婚締結盟約

為左進一步鞏固哈圖西里後裔能夠繼承西臺王位,呢位未來國王需要一個老婆。奇怪地,歷史學家搵唔到關於圖哈利瓦老婆嘅明確記載,無論係歷史文獻同粘土印章都搵唔到。

但咁樣係唔合理,因為按照慣例一位王位繼承人好早就會被安排婚事,尤其係今次嘅繼位顯得不穩同埋考慮到哈圖西里為圖哈利瓦鋪路登位所安排嘅一切,後者冇被安排婚姻一事顯得不合常理。事實上,圖哈利瓦好可能響登基前好些年已經被安排好婚事,而佢嘅老婆有可能響普多喜帕寫比埃及法老拉美西斯關於佢女兒嫁到埃及嘅信件中就有所提及。

響呢封冗長嘅信件中,普多喜帕提及到兩宗西臺同外國王室之間嘅婚盟,包括嫁入西臺王室嘅一位巴比倫公主同一位阿摩利公主。當中阿摩利公主係嫁左比圖哈利瓦嘅哥哥那裡克卡里,而巴比倫公主有可能係嫁左比圖哈利瓦。

呢兩個聯姻似乎係由王后普多喜帕所安排,而類似咁嘅婚盟響青銅器時代晚期嘅國際政治中係好常見嘅現象。事實上西臺同巴比倫嘅王室由雙重婚盟所鞏固,因為哈圖西里將佢一位女兒嫁左比巴比倫嘅國王,而類似嘅雙重婚盟亦都響哈圖西里在位期間就西臺同阿摩利之間被建立。

但係,拉美西斯對於西臺同巴比倫之間嘅婚盟態度係鄙視嘅,因為在他眼中巴比倫的國王已經不能再被稱為「偉大的王」。對此,普多喜帕作出一個草率嘅回應,指如果對方認為巴比倫嘅國王唔值得再被稱作偉大的王,咁係因為佢對巴比倫嘅事務唔熟悉而已。

而因為普多喜帕呢封信係寫響公元前1246年之前,即係響第一個西臺公主嫁去埃及之前,如果係咁嘅話,拉美西斯所鄙視嘅呢個巴比倫王就係公元前1254到1246年在位嘅庫杜爾.恩利爾(Kudur-Enlil),即卡達什曼.恩利爾二世嘅繼任人。如果呢位巴比倫公主成為左圖哈利瓦嘅老婆,咁呢個肯定就係佢哋結婚嘅時間,即大約響佢繼承哈圖西里三世嘅王位之前。

雖然拉美西斯對巴比倫國王嘅態度不屑一顧,但顯然西臺帝國仍將巴比倫王視作「偉大的王」,並且響巴比倫王國最終敗於亞述王圖庫爾蒂.尼努爾塔(Tukulti-Ninurta)之前繼續持此態度。

而西臺同巴比倫嘅婚盟仲有兩個更重要嘅誘因,此其一係婚盟強化左西臺同巴比倫之間嘅同盟關係,尤其面對野心勃勃東征西討嘅亞述帝國,此其二係哈圖西里通過呢個方法間接宣佈圖哈利瓦嘅地位在佢哥哥那裡克卡里之上,因為那裡克卡里嘅老婆只係一個附庸國嘅公主,而圖哈利瓦嘅老婆則係另一個同等地位大國嘅公主。

響呢件事上我哋可以睇到普多喜帕正在發揮佢嘅影響力,尤其係呢段婚盟係佢所精心安排。但佢後來有可能後悔呢個決定。一份冗長的、關於尋求西臺國王生病原因嘅神諭文獻揭示西臺王室內部分裂成支持同反對西臺王太后嘅陣營。

呢份文件相信係來自圖哈利瓦四世在位期間,而文件中的王太后好大機會就係普多喜帕,因為響哈圖西里三世死後,普多喜帕仍然以塔瓦娜娜的身份繼續活躍於西臺國內政壇同外交事務之上。佢仍然係西臺王室內一個位高權重嘅角色,並且致力於平衡西臺國內各方的利益同勢力,呢點無疑導致對她的敵對同爾虞我詐。

王室內反對普多喜帕的領頭人係長公主(西臺楔形文字的拉丁轉寫係DUMU.SAL GAL),好有可能係圖哈利瓦嘅老婆。普多喜帕曾經嘗試控訴長公主嘅支持者Ammattalla同Pattiya,Pattiya響王室中享有好高嘅地位,並且有可能係呢位國王嘅奶奶。

圖哈利瓦被捲入佢母親同老婆、奶奶之間嘅權力鬥爭,好大可能成為一個左右為難嘅角色。歷史學家並唔知道呢場宮廷鬥爭嘅結局,但有可能係短期內普多喜帕被逐出左王宮。

但長遠黎講,佢好可能贏得左最後嘅勝利,甚至連佢嘅權力都得到強化。事實上,普多喜帕響佢兒子嘅王位任期內都扮演住活躍嘅角色,無論響西臺帝國嘅國內同外交事務上亦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