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歷山大與希臘化文明:西方史的一個黃金時代(18) 希臘化時代的造船及航海技術

 

根據Siracusa 3D Reborn用電腦復完嘅敘拉古號(Syracusia),由阿基米德設計,人類歷史上第一艘可以響海上航行嘅豪華郵輪 

希臘化造船技術及航海學

談到造船和航海,可能大家不會第一時間想起希臘人,畢竟即使在古典時代,以造船和航海聞名於世的還有腓尼基人和他們的後代迦太基人,但很多人都不知道的一個事實是:希臘化時代的造船技術確實到達一個巔峰。

除了在介紹希臘化地理學時曾經提到希臘人航海家皮西亞斯(Pytheas)曾經從殖民城市馬賽出發繞行不列顛尼亞群島,甚至曾進入北極圈內並航行至斯堪的納維亞(Scandinavia)這個壯舉之外,希臘化文明在造船和航海技術上都獲得重大進步。

根據古希臘羅馬的歷史學家記載,希臘化時代各國包括托勒密埃及和西西里的敘拉古都有能力造出極其巨大的船隻,體積曾經一度被史學界認為不可能,而且托勒密埃及更曾經修建一條古代的蘇伊士運河,連接紅海以及尼羅河。

希臘化時代造船技術以及建造運河技術在公元前3世紀的突飛猛進被認為是和各國大舉投資科研有一定關係,而根據記載,敘拉古所建造的巨艦甚至和數學家阿基米德有直接關係。希臘化文明建造巨艦的技術最終很有可能被羅馬帝國所繼承,從考古學家所發現公元1世紀羅馬人所建造的巨船遺址來看,古典文明有能力建造超過100米長、排水量數千噸的巨艦,很可能並不是之前人們以為的誇大描述,而極有可能是歷史事實。

要了解希臘化文明以及羅馬文明的造船技術,我哋就首先要從敘拉古的希倫二世(Hiero II)以及一代鬼才阿基米德開始。

18世紀作家想像嘅敘拉古號復原圖

 

公元前240年,阿基米德為他祖國的國王希倫二世設計了一艘叫敘拉古號(Syracusia)的巨型船隻。敘拉古號船身達到驚人的110米長,建造它的木材重量足夠建造60艘三槳座戰艦(triremes),載重量達到1,600至1,800公噸,並可搭載1,942名乘客,排水量達到數千噸的級別。當阿基亞斯根據阿基米德的設計圖建造敘拉古號的時候,他發現整個西西里島都沒有一個船塢可以容納得到這個大小的船隻。

希倫二世決定將敘拉古號作為送給埃及國王托勒密三世(Ptolemy III Euergetes)的禮物,於是這艘船唯一一次在海上航行,就是從敘拉古到亞歷山大港,托勒密三世接收到這份禮物之後,將它更名為亞歷山大號(Alexandreia)。

敘拉古號除了乘客、船員之外,還裝有大量貨物,包括60,000個單位的糧食、10,000雙耳瓶西西里鹹魚、20,000塔蘭(即500-600公噸)的羊毛、20,000塔蘭的其他貨物、以及2,000個單位(現代估計大約78公噸)的淡水以供船上人員飲用。敘拉古號船員包括200-400名負責船上安全的士兵,船上亦裝有一臺阿基米德設計的重型扭力弩砲以供遇上海盜時自衛。

船殼上以馬毛以及瀝青覆蓋,以防止海水以及海洋生物的侵蝕,這個亦都是歷史上有記載最早防止海洋生物侵蝕船身的技術。船上設有4個木造船錨以及8個鐵造船錨,讓敘拉古號停泊時可以固定船身。

根據古典時代史學家,敘拉古號設計華麗。船隻甲板由3米高的精美希臘神話巨人阿特拉斯形狀木柱所支撐,甲板上有8座高塔,每座由2名弓箭手及4名全副武裝的士兵守衛,艦首則設有安裝扭力弩砲的平臺,弩砲能將55公斤重的石彈射出180米,足夠擊沉接近敘拉古號並構成威脅的海盜船。

它龐大的體積令設計師可以在船上安裝大量豪華的設施,根據記載,船上設有熱水浴場、圖書館、閱覽室、繪畫室、健身體育館、餐廳以及廚房。船上設有鹹淡水水缸,淡水水缸供應飲用及洗浴用途,而鹹水水缸則用作養魚供應船上餐廳食用。

船艙內飾以珍貴的木材、象牙以及大理石,地上則鋪上描繪《荷馬史詩》《伊利亞德》(Iliad)的彩色馬賽克地板,奢華程度不亞於現代豪華郵輪。有幸登上敘拉古號的乘客,都可以享受到希臘化時代超一流安全、舒適、奢華的旅程和海上暢遊體驗。

敘拉古號復原圖

托勒密三世收到敘拉古號這份禮物,很正常的反應是讚歎不已,但根據阿特納奧斯(Athenaeus)和普魯塔克(Plutarch),托勒密四世(Ptolemy IV Philopator)見到敘拉古號之後,卻是希望自己能夠超越它。

公元前約200年,他邀請亞歷山大港的造船專家設計一艘體積上能夠超越敘拉古號的超級巨艦,而這群學者的答案就是「四十槳座戰船」(Tessarakonteres,字面意思就是「四十」):一艘130米長、18米寬、22米高的巨型戰艦。

和能夠在海洋上航行的敘拉古號不同,這個大小的「四十槳座戰船」已經大到不能夠離開港口,只能夠當作浮臺使用。即使如此,它仍然設有4個14米長的船舵,由40行共4,000名划槳手驅動,而船帆則由400名水手負責操作。

該船是雙體設計並可能是史上最早有記載的雙體船,設有7個撞角,並載有2,850名全副武裝的士兵,令船上的全員人數多達7,250人,比美軍現役的尼米玆級核動力航母還要多。除此之外,托勒密四世還在尼羅河上建造過一座長115米、闊14米、高20米的遊船,名字叫Thalamegos,意思即是「浮宮」。

木製船隻終於在希臘化時代到達其機械性能所限制的極限。在近現代造船業開始建造鋼鐵船隻之前,以木材建造140米以上的船隻,在力學上顯然並不可能。而希臘化、以及後來羅馬時代所建造的百米級巨艦,直到19世紀才有競爭者能及其項背,代表著古代人智慧和海洋工程成就的結晶,至今仍深深震撼著2,000多年後的我們。

「四十槳座戰船」(Tessarakonteres) 的平面圖

 

說到這裡,或者各位讀者會有個疑問,到底以上所述的巨艦有沒有實質證據證明它們存在?會不會是古代作者誇張描述,誤導了後世的歷史學家?當然,希臘化時代的巨艦並無留下任何殘存的遺址或者碎片,而古代巨艦的存在亦一直受到史學界質疑。

直到20世紀初,在意大利出土了兩艘建於公元1世紀,長度70米級別、排水量超過1,000公噸的內米湖巨船(Nemi Ships),歷史學界才如夢初醒,驚覺古典時代的人有能力建造1,000噸以上的巨艦。而在今日羅馬達文西國際機場附近的地底,亦都埋藏著一艘長度超過100米、排水量數千噸的卡里古拉巨艦(Caligula’s giant ship),根據衛星圖片顯示,該船的長度可能達到140米的級別、闊度達到40米(詳情請參閱筆者另一本著作《超級工程:羅馬是怎樣建成的》:內米湖巨船、以及卡利古拉巨艦)。這艘巨艦一旦出土,將幾乎可以肯定會刷新古代船艦大小的紀錄,並為希臘化時代3艘巨艦以及當時先進的造船技術提供進一步的證據。

1931年出土嘅內米湖巨船,不幸於第二次世界大戰中被毀

除了建造巨大的船艦之外,希臘化時代的工程師還有建造古代的蘇伊士運河。運河長90公里,古埃及時期開建,並由波斯國王大流士一世完成第一期。當時運河並無貫穿尼羅河及紅海,以避免紅海的鹹水倒灌入尼羅河並造成生態災難。

鹹水倒灌的問題一直到希臘化時代才能得到解決,最後一段由托勒密二世(Ptolemy II Philadelphus)擴建的部分被稱為「托勒密之河」,闊度31米,可以容納兩艘大型三排槳戰艦(Triremes)並排駛過。

在運河鹹淡水交界之處,古希臘人巧妙地利用船閘(water lock)允許船隻通行,以解決海水倒灌的問題,這個亦都是歷史上有記錄最早使用的船閘,堪稱古代工程史一大奇蹟。希臘化時代的造船和海洋工程成就,在敘拉古以及托勒密王朝的大舉投資下,於公元前3及2世紀臻於極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