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通過人權法後,請制裁高院法官區慶祥!

香港高等法院上星期五(10月25日)頒下臨時禁制令,禁示未經批准公開警員及其家人的個人資料。禁制令涵蓋範圍空泛,譬如新聞報導公開警察姓名,可能已經觸犯禁制令。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指出,禁令範圍「宇宙咁闊」,香港人隨時會違反禁令而藐視法庭。法官周家明昨天(10月28日)修訂禁制令內容,以共產中文說法,是「迷途知返」,把禁令加上意圖恐嚇等字眼,將覆蓋宇宙的禁令收窄至覆蓋銀河系。

自 7.21 元朗站恐怖襲擊後,這三個月香港人流行說「警黑合作」,不恥黑警與黑社會沆瀣一氣。但法庭為警察批出如此一個禁制令,何嘗不是「官警合作」?香港人被法庭嚴重限制表達自由,卻顯得十分忍氣吞聲。

香港人一向視法治為香港最重要的基石,是香港「最後一道防線」。香港的民主選舉向來是鳥籠式民主,票可以投,但立法會議員比例卻不反映選民的意願。香港人曾經引以為傲的廉政公署,這十年由貪污被捕的宋林、炒賣的士牌照的譚惠珠這類人把持,特首梁振英收受幾千萬利益還可以加官晉爵,香港還廉潔個屁?香港警察在上世紀八十年代被電視電影捧紅,號稱世界優秀警隊之一,這幾個月極速蛻變為香港最大犯罪集團。香港的議會、反貪機構、警隊都相繼失效,甚至淪為殘害香港人的怪獸,香港的法庭,彷彿成為了香港人的最後一根救命草了,香港能否逃出生天,受英式法學訓練的一眾法官大老爺,是香港人尋求公義的最後希望。

事實上,香港人對法庭和法官都愛護有加,支持民主的黃絲,鮮會像批准官員或議員般,對法官口出惡言。咒罵法官的通常都是真心支持中共、俗稱土共的藍絲。香港的法官,對香港人來說,就像香港的皇室、最後的貴族,香港人期盼社會上的爭拗,都可以由他們來作出終極裁決,把各方勢力的紛爭,心悅誠服的擺平。所以,三年前中國人大釋法,香港高等法院法官區慶祥照本宣科先後取消六個民選立法會議員的資格,香港人仍然對法官「口下留情」,輿論普遍把人大釋法定性為原兇,體諒香港法官「無可奈何」,不得不按照人大釋法的精神作出裁決。

香港「民主之父」兼資深大律師李柱銘,這些年來多次呼籲市民千萬不要批評法官的裁決,因為法庭不受外來壓力,對香港的司法獨立至為重要。這種說法,不是幼稚得可笑就是全心欺騙香港人。誰會相信香港的法官不受共產黨或明或暗的壓力和干預?如果香港市民默不作聲,那就是眼白白看着中共蠶食香港的法庭和法官。人大三年前只需要把基本法第 104 條關於宣誓的條文釋一釋,高院法官區慶祥便心領神會,去年 2 月買一送一,拒絕陳浩天選舉呈請,並確立選舉主任有法定權力「客觀判斷」參選人是否效忠特區政府,及要求參選人提交其他任何資料。香港的法官主動把港共政權政治篩選機制合法化,不用北大人再次勞師動眾釋法,可謂十分體貼。

今天(10月29日),黃之鋒正式被選舉主任取消參選區議會資格。這是香港法官區慶祥上年 2 月已經訂立了的遊戲規則。以為美國快將為《香港人權民主法》立法,香港的選舉主任便會投鼠忌器?其他參選人可能會有迴旋空間,黃之鋒卻是中共在香港的頭號目標,不可能任由選舉主任放生。

現在目光都放在臨時頂上那位叫蔡亮的選舉主任身上,「食花生」等待《人權法》一旦通過,這位選舉主任成為美國制裁的第一輪目標。然而,為什麼給予選舉主任法定權力、褫奪香港人參選公民權利的大法官區慶祥卻可以安然無恙?筆者呼籲,當《人權法》通過後,區慶祥在制裁名單中必須榜上有名!如此的話,其他香港法官如周家明之流,鑑貌辨色,以後判案時自然會回歸英式法學思維。這是利用《人權法》對香港法治最有效的保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