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河之歌:西臺帝國興衰史(28) 塔瓦格納瓦文書

 

《塔瓦格納瓦文書》(Tawagalawa letter)泥板殘片

安納托利亞的戰事

哈圖西里同拉美西斯之間嘅和平條約響短期內為敘利亞地區嘅和平同穩定帶來明顯嘅改善,成果係條約確定左西臺與埃及的國界,並確定左各自對其區內的附庸國擁有控制權。

過去區內大部分嘅衝突都源於各小國利用西臺、埃及兩大國之間嘅對抗嘗試侵略鄰國以獲取更大的版圖。條約嘅簽訂意味著小國將來不能夠再利用挑撥兩大國的手段擴張自己嘅勢力。條約亦都意味住西臺、埃及兩國合作限制亞述響敘利亞地區嘅擴張。

除此之外,對西臺而言佢哋需要急於同埃及訂立和平條約嘅原因係西臺國內安納托利亞地區正面臨新嘅嚴重威脅。響北方,卡斯卡人再次開始入侵西臺領土,哈圖西里需要發動新一輪嘅軍事行動將佢哋驅逐出去。但西臺面對最棘手嘅難題係來自安納托利亞西邊同南邊。

我哋從殘存嘅《編年史》泥板中得悉盧卡地區(Lukka),包括呂高尼(Lycaonia)同呂基亞(Lycia)嘅地方正發生一場叛亂。從呢d地區黎嘅叛軍對安納托利亞西南部嘅西臺屬國發動全面嘅征服。

有部分歷史學者嘗試將只係得返殘片、不完整嘅《編年史》同另一份更廣為人知嘅《塔瓦格納瓦文書》(Tawagalawa letter)相結合去了解事情嘅來龍去脈。《塔瓦格納瓦文書》係西臺國王寫比阿希瓦華國王(普遍相信係指邁錫尼希臘)嘅書信。

《塔瓦格納瓦文書》由三塊泥板所組成,殘存至今嘅只有當中最後一塊,書信嘅寄件人同收件人嘅名字並無響信中殘存部分出現,然而目前大多數學者嘅主流意見係書信嘅寄件人正正就係哈圖西里三世。

書信中主要內容係關於一位名叫Piyamaradu嘅西安納托利亞人,佢從穆瓦塔尼二世就開始響邁錫尼國王嘅支持同鼓勵下不斷襲擾西臺響當地嘅附庸國,而呢個人響哈圖西里年間仍然活躍。

響盧卡地區嘅叛亂時機已經成熟,正當西臺軍隊正準備反擊之際,一大批嘅叛軍突然逃到邁錫尼希臘,並向其國王的兄弟塔瓦格納瓦(Tawagalawa)申請政治庇護。塔瓦格納瓦來到左安納托利亞西部接收呢批叛亂分子,而成件事正正就係由Piyamaradu所安排。然而盧卡地區部分親西臺分子亦都被逼強制遷離到邁錫尼,呢班人於是寫信去哈圖西里求救。

哈圖西里嘅回應係一如預期之中嘅強硬,佢準備好召集軍隊並向Piyamaradu所控制嘅地區用兵,以解救被逼遷離家園嘅盧卡地區人民。呢場係一場哈圖西里唔願意打嘅戰爭,即使佢已經開始向西部行軍,佢仍然寫信比Piyamaradu,以談判希望可以化解危機。有段時間,Piyamaradu似乎願意同哈圖西里談判,但呢場談判好快就破裂左,甚至連西臺的特使都遭到羞辱。哈圖西里當然冇辦法忍受對方嘅惡劣態度,佢繼續向西方行軍,堅決地相信只有拳頭先話到事,因此必須透過戰爭嘅方式響當地展示西臺軍隊嘅實力,並且希望能夠一勞永逸地化解Piyamaradu嘅威脅。

冇幾耐,哈圖西里收到消息指愛琴海沿岸一帶已經落入Piyamaradu之手。即使係咁,哈圖西里仍然最後一次向對方發出最後通諜,不過結果係一d用都冇。哈圖西里於是派軍征服左西部地區,但仍然捉唔到始作俑者Piyamaradu,因為佢已經成功逃脫到由邁錫尼希臘所控制嘅米利都城。然而哈圖西里並唔希望因此跟希臘嘅統治者直接衝突,因此佢向對方承諾對米利都冇領土野心。

雖然如此,哈圖西里仍然響希臘國王嘅默許下派軍進入米利都,並要求當地國王Atpa,即Piyamaradu的女婿將Piyamaradu交到西臺人手上。得知自己正被西臺窮追不捨一事,Piyamaradu匆忙乘船撤離米利都並逃到希臘本土尋求庇護。

逃到愛琴海島嶼上的Piyamaradu響希臘國王嘅包庇下逃離安納托利亞,但佢流放嘅地點同安納托利亞足夠近,因此當西臺軍隊離開當地之後,佢仍然以小島作基地繼續侵擾愛琴海東岸地區,並成為西臺最頭痛嘅一個問題。

關於《塔瓦格納瓦文書》所提及嘅歷史事件就講到呢度先,呢封信本身就係哈圖西里寫比希臘國王嘅投訴,因為希臘國王表面上支持Piyamaradu的行徑,嚴重損害左西臺帝國嘅利益。

但哈圖西里寫呢封信嘅語氣同用詞係妥協嘅,因為佢嘅主要目的係希望遊說收件人同佢合作,並阻止Piyamaradu的行為。哈圖西里坦率地承認佢嘅西部戰事係一次失敗,佢並未能夠使當地嘅附庸國倒向西臺一邊,亦都未能捉到Piyamaradu又或者阻止佢對愛琴海東岸西臺勢力範圍嘅侵襲。

但哈圖西里認為響可以避免嘅情況下,佢並不希望繼續派軍西進深入敵陣,因為佢需要將軍事資源用響更需要注意嘅地方。而我哋解讀呢封外交信件之時,所考慮嘅因素唔應該離開呢個大背景下。呢封信嘅語氣係軟弱,甚至可以話係卑躬屈膝嘅,而信中用詞明顯經過小心計算,哈圖西里對希臘國王嘅態度顯然非常克制。

信件未能夠掩飾哈圖西里對軍事行動失敗嘅沮喪同羞恥,因為面對Piyamaradu的行為佢束手無策,明知Piyamaradu係受對方包庇同支持,但都逼於無奈向敵國嘅國王求助。哈圖西里只能夠期望希臘國王唔會趁西臺響當地日漸脆弱嘅管治呢個機會,響安納托利亞西部擴張自己嘅勢力。

我哋並唔知道呢封信獲得希臘國王點樣嘅回應,但好大機會對方將之無視。而雖然我哋並無此後對Piyamaradu嘅歷史記載,但最大可能性嘅情況係佢仍然繼續襲擾西臺嘅西方領土。對於西部領土嘅安全同穩定,哈圖西里顯得束手無策,佢只能夠將呢個波交比佢嘅兒子圖哈利瓦。總而言之,對哈圖西里同佢嘅繼任人黎講,只要一日邁錫尼希臘嘅勢力仍然響安納托利亞西部站得住腳,西臺嘅西方領土同附庸國將會永無寧日。

哈圖西里三世的政治遺產

哈圖西里嘅王位持續左一段頗長嘅時間:當佢篡奪烏希.圖哈合嘅王位之時佢已經五十幾歲,而佢做左國王二十五年,因此當哈圖西里死時,佢至少已經七十幾歲。響佢嘅晚年時期,佢能唔能夠有效咁執行作為一個國王嘅義務同工作已經係一個疑問。西臺國內內憂外患,哈圖沙方面急切需要一位健康且有能力嘅國王去面對呢場危機。遠征所需要嘅體能,無論係外交訪問、宗教祭祀、或者軍事行動,對於年老嘅哈圖西里而言都顯得相當困難,尤其係佢面對長期病患嘅煎熬。但關於王室內部嘅分歧,以及王室各派別勢力陷入分裂同公開對抗嘅危機,係佢最逼在眉睫需要解決嘅問題。

哈圖西里年紀越大,就越顯得衰弱同無力,而王室內部嘅權力鬥爭就更大機會打亂佢嘅繼承安排。對繼承安排嘅挑戰來自幾方面嘅勢力:首先係佢兄弟嘅兒子卡隆塔(Kurunta),雖然呢個人暫時仍顯得對哈圖西里忠心耿耿,但冇人可以確保當哈圖西里死後,尤其係哈圖沙嘅政局陷入混亂時,佢仍然不改忠誠。

另外仲有被罷黜後流亡海外嘅烏希.圖哈合,即使佢此時已經係年邁之人,但佢有兒子,而呢d兒子有可能仍然希望響哈圖西里死後仍然能夠奪權並將王位恢復到由穆瓦塔尼二世嘅血脈所出任。除此之外仲有達多喜帕(Danuhepa)嘅兒子,佢哋有可能對王位虎視眈眈。而且仲有哈圖西里嘅長子,被罷免嘅前太子那裡克卡里(Nerikkaili),直到目前為止佢接受左父親罷黜佢嘅決定,但當佢父親時日無多之際,佢會唔會都對王位起左異心?最後,哈圖西里仲有唔少以前婚姻所留下嘅王子,根據普多喜帕寫比拉美西斯嘅書信,呢d王子由普多喜帕所照顧長大。佢哋又會唔會對奪取王位一事感興趣?

考慮到西臺有眾多對王位感興趣嘅人,普多喜帕肯定感到相當苦惱。佢向天神祈禱求哈圖西里長壽亦都唔完全係出於無私嘅舉動。當哈圖西里死後,如果王位嘅繼承唔依照佢所安排嘅進行,佢本身嘅權力同地位都好有可能受到動搖。普多喜帕響西臺國內極大嘅權力,亦都意味住佢肯定樹敵眾多。

如果佢嘅敵人成功奪得西臺王位嘅大權,佢作為西臺王后大權在握嘅日子可能會變得時日無多。畢竟將西臺王室內麻煩且權力大嘅王后拉下臺呢件事,響西臺歷史上係有前車可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