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藍絲反撲力量減至最低,前線做對了!

前天(10月20日)警方出動水炮車,途經尖沙咀清真寺外時,對準寺外站立的普通市民發射藍色化學液體。印度協會前主席毛漢被水炮射中,強調事發時寺外並沒有示威者。他說自己接受特首林鄭月娥親自道歉也沒有用,因為警察對長輩也如此,面對示威者如何,可想而知。「香港好似依家無咗王法。」毛漢對黑警罪行直言不諱。

三個月前的 7 月 20 日,毛漢曾經出席撐黑大集會。毛漢解釋,自己只是代表少數族裔發言,出席集會不等如支持警察,亦即否認自己是「藍絲」。這位 73 歲的少數族裔香港人,算是比較敢言和有良心的建制中人,至少他有提到警察對示威者濫用暴力。當然,他沒有親身經歷過水炮車的威力,相信他也不會自動跑出來為民請命。他是香港的權貴階層,否則林鄭也不用親自致電向他道歉。自己利益沒有受損,便對週圍不公義的情況默不作聲;自己利益受到損害,便馬上哇哇大叫。這不是香港人的民族性又是什麼?

不是所有「藍絲老人」要等到自身利益受損,才會挺身而出「為民請命」。社會記錄頻道 10 月 6 號在灣仔拍下的一段影片,片中一位自稱 70 歲的老婆婆,單人匹馬,一邊漫罵身邊的暴徒,一邊把示威者放在馬路上的障礙物移開。最經典的一句:「解釋俾我聽,點解你哋要阻住條路?你阻路呢一樣嘢我好反感。你殺人放火我都唔理你喇,你阻住條路,所有車都唔行得!」這段短片得到巨大迴響,單是南華早報 Facebook 加上英文字幕的轉載,就得到五萬多個 likes, 一萬多個留言。

「殺人放火與我無關,但絕對不能阻路」正是香港藍絲的核心價值觀。請看中文大學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 10 月 8 – 14 日的民調結果:兩成以上受訪者仍然給香港警察 5 分以上評分,但只有 1.4% 受訪者認為,攻擊警察是難以接受的激烈行動。破壞「黨鐵」卻有 23.8% 認為難以接受,和給予警察合格分數的百分比相約。香港那兩成多藍絲,想法和以上那位 70 歲婆婆一致:攻擊警察如同殺人放火,「我都唔理你」;但破壞鐵路亦即阻礙交通,則絕對不能理解。

香港有 700 多萬人,如果有百分之二十不能容忍示威暴徒阻塞交通,那麼街上為什麼沒有成千上萬的香港人,如同 70 歲婆婆一樣,身體力行走到抗爭前線,把路障移除?為什麼鏡頭只拍到這個年老力弱的婆婆孤軍作戰?其他人只在網上點個讚留個言?美心集團創辦人長女伍淑清接受《北京日報》時指出,很多香港商界朋友為了保護自己,因為拍被打擊不敢發聲,很可悲。

伍淑清在聯合國發言挺中共後,差不多每個星期都有美心旗下的連鎖店被示威者「裝修」。香港人不分黃藍,基本都是欺善怕惡。試想想,如果這兩個多月來,不是前線勇武抗爭者把行動升級至店舗裝修和火魔法,震懾香港商界怕被牽連而不敢發聲讉責暴力,以香港人「搵食大晒」的心態,他們怎可能不成為一股強大力量叫停這場街頭內戰?但 70 歲婆婆畢竟是藍絲中的奇葩,其餘 150 萬藍絲,儘管對示威暴徒咬牙切齒,卻苦無對策。不要說如婆婆般親身走上前線,大部分連表露身份發個聲明都龜縮不敢。

所以,抗爭前線有兩件事,不用理會和理非的反對,必須繼續做。一、頻密出擊,令黑警疲於奔命、情緒失控、敵視一般市民,最後無差別粗暴對待示威者和街上的路人,支持警察的民意便會越來越少;二、裝修店舗,令大部分藍絲生意人明哲保身,不敢發聲,把藍絲有錢人的反撲力量減至最低。至於民調說只有 1.4% 受訪者不接受攻擊警察,亦即絕大多數香港人不介意示威者和警察直接「開拖」,這個數字是否 too good to be true? 前線一旦行動升級「對準政權」,相信很快便會有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