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河之歌:西臺帝國興衰史(26) 卡佚石條約的後續

哈圖西里以及卡達什曼.恩利爾二世之間的外交書信泥板

條約的後續:關於烏希.圖哈合的事宜

關於烏希.圖哈合流亡埃及所造成西臺與埃及之間的緊張局勢,不論呢件事發生響《卡佚石條約》簽署前定後,響哈圖西里寫比亞述國王卡達什曼.恩利爾二世既信中相當明顯。呢個緊張既關係可能從一開始就危害哈圖西里同拉美西斯之間既和平。

此後既一段時間內,烏希.圖哈合繼續享有埃及方面的保護。一開始拉美西斯可能好樂意繼續為烏希.圖哈合提供庇護,因為呢個係作為確保哈圖西里遵從條約內容,尤其係有關於埃及響敘利亞利益既一個手段。

哈圖西里知道烏希.圖哈合並未放棄奪回西臺的王位,而佢亦都明白如果有左埃及既支持,烏希.圖哈合好可能會捲土重來,所以哈圖西里響對埃及既政策肯定會好小心以避免雙方陷入敵對。

除此之外,拉美西斯亦都可以從烏希.圖哈合口中得到好多關於西臺帝國既珍貴情報,尤其係關於哈圖西里治下既西臺帝國特質、長處以及短處。但隨著時間過去,烏希.圖哈合漸漸失去對拉美西斯既利用價值,作為對哈圖西里釋出善意既舉動,呢位埃及法老開始考慮將烏希.圖哈合交回到西臺人手上呢個選項。而烏希.圖哈合好可能預先收到風,所以佢決定響拉美西斯唔知情同並未同意既情況下離開埃及,而佢既去向並不明確。

最初佢有可能走左去敘利亞地區,當收到呢個情報後,哈圖西里意即寫信比拉美西斯,要求對方用盡所有方法、追到天腳底都要將烏希.圖哈合捉返埃及:「偉大的王,埃及的王,應該投入佢既步兵以及戰車兵,並耗用佢既黃金、白銀、馬匹、紅銅、以及織物去將烏希.圖哈合帶返埃及。唔應該允許佢變得強大而且同西臺爭戰。」呢個係一個奇怪既要求,尤其係哈圖西里一開始係要求埃及將烏希.圖哈合驅逐出境。

歷史學家相信哈圖西里或許係相信如果烏希.圖哈合被放逐到遙遠既埃及,比起佢重返佢先前控制既地區或者走散,對哈圖西里而言將會係一個冇咁大既威脅。因為直到此時烏希.圖哈合仍然響佢先前控制既地區控制住一批支持者既可能性不能夠被排除。

從烏希.圖哈合成功逃脫埃及同西臺方面最嚴密、最猛烈既追捕呢個事實,我哋可以推斷出佢響逃亡所到既地區確實有唔少願意庇護同收留佢既支持者。即使埃及方面響哈圖西里既要求下用盡全力搜捕,佢哋仍然未能成功將烏希.圖哈合捉返黎。

拉美西斯寫信比哈圖西里,解釋佢既追捕行動已經盡曬力但無結果,烏希.圖哈合已經重返西臺領土,並建議哈圖西里自己出動去追捕佢既外甥。結果哈圖西里強烈反對佢既建議,當佢知道烏希.圖哈合已經響佢唔知情既情況底下返回西臺領土,並獲得支持者庇護之後,佢憤怒地寫信比拉美西斯斥責對方。

當收到哈圖西里既來信之後,拉美西斯同樣憤怒地回信,宣佈目前鳥已經飛出左雞舍:「關於你來信提及烏希.圖哈合既事宜,佢並唔係去左卡佚石,佢唔係去左阿勒頗,亦都唔係去左基祖瓦達,我並唔明白你所寫關於將烏希.圖哈合帶回埃及地方的內容。我並唔知道佢去左邊度!」

拉美西斯響度講緊事實既可能性好高,烏希.圖哈合好可能已經逃回西臺領土。佢曾經短暫被西臺人響敘利亞捕獲,但佢透過賄賂守衛再次成功逃脫。

響任何情況之下,烏希.圖哈合終其一生都冇被西臺或埃及當局成功捉到,佢甚至可能響安納托利亞南部建立左屬於自己既流亡王國,並且長期成為哈圖西里以及拉美西斯之間關係緊張既主要原因。

西臺與埃及之間既婚盟

雖然關於烏希.圖哈合既問題冇因為條約既簽訂而得到解決,但條約既正式落實標誌住埃及同西臺之間關係既大幅改善。拉美西斯同哈圖西里就《卡佚石條約》一事多次交換代表互相友好的外交信件,而兩個王室之間既關係因13年後(拉美西斯二世登位第33年,即公元前1246年)哈圖西里既女兒嫁給拉美西斯二世得到進一步鞏固。

響達成呢場婚盟之前有好多準備功夫要做,兩國大量交換外交信件以確定婚盟既安排、條款、嫁妝、西臺公主往埃及既旅程安排、以及埃及方面保證西臺既王室使節以及王室成員響婚後有權前往埃及探望嫁到當地既西臺公主。

呢個協調既過程並唔係一帆風順,例如拉美西斯就響信中投訴西臺方面拖延時間,故意延遲確定婚禮既安排。作出呢d安排既責任大多數旁落到西臺王后普多喜帕(Puduhepa)身上。

拉美西斯就係寫信比普多喜帕投訴西臺響婚盟上既推諉態度,但佢得到既只係一個粗魯既回應,普多喜帕再次提及烏希.圖哈合既事,以及佢疑似繼續受埃及包庇既問題。到底拉美西斯有乜資格投訴西臺方面未能做到如佢所願?普多喜帕信中大部分篇幅解釋婚禮遭到推遲主要係因為收集嫁妝需時,而響哈圖沙摧毀左信中稱作「西臺之家」建築物既火災係背後可能既原因。

到底西臺之家係一個乜野地方?歷史學家相信有可能係一個儲存貴重物品,包括西臺公主嫁妝既王室庫房。對於呢個庫房所發生既事,史學家並唔能夠100%確定,因係基於一段破碎既銘文假設係被火災所摧毀。

最終,拉美西斯終於收到普多喜帕既信,指西臺方面婚禮既安排已經完全準備就緒,而西臺既公主已經在往埃及既路上。法老王當然好高興,並以過分恭維既語句回信比普多喜帕,指佢已經睇過佢既姐妹所送比佢既泥板,佢已經睇到偉大的王后親切地為他所寫的信件,佢亦都見到偉大的王、西臺的王、佢既兄弟所寫既:「讓眾民前來,為我的女兒頭上傾倒精油,然後讓她被帶到偉大的王、埃及的王的王室中。」,「這實在太好了,太好我兄弟決定咁樣寫信比我,我哋兩個偉大既國家將永遠成為一體。」拉美西斯亦樣以呢場婚盟作為佢既政治本錢,將西臺公主嫁入埃及一事描繪作佢兄弟對佢作既進貢。

「然後哈圖西里將佢最年長既女兒帶到埃及,並帶來華麗的貢品:包括大量既黃金、白銀、紅銅,以及數以萬計的奴隸、戰馬、山羊、黃牛。無窮無盡的貢品被帶到上、下埃及的王拉美西斯二世眼前。」

埃及方面的銘文提供左關於呢場婚禮既描述,而歷史學家並唔知道嫁到埃及呢位西臺公主既西臺文名字,只知道佢既埃及文名字叫Maat-Hor-Neferure,意思即係佢見到荷魯斯,拉(Re,即古埃及的太陽神)可見的光輝。響此後的外交文件當中,普多喜帕要求她的女兒被承認作拉美西斯的正室王后。

最後拉美西斯答應左呢個要求,雖然稍後呢位西臺公主被送到位於法尤姆既後宮。無論如何,西臺同埃及之間既和平變得更加鞏固,而且響西臺帝國餘下既國祚期內都係如此。

西臺和埃及王室之間更多的通信和交流

埃及國王拉美西斯二世接見來自西臺帝國既使節

西臺和埃及之間的外交文書為我們提供了更多關於兩個王室慣常通信的證據,尤其係普多喜帕和埃及王室成員之間的交流。我哋亦都知道一封著名既、由哈圖西里寫比拉美西斯既外交書信,請求埃及派出一位醫生替他的姐姐Massanauzzi診治佢既不育症(Massanauzzi係塞哈河流域地區國王馬斯圖里的妻子)。

響埃及方面的書信中,哈圖西里姐姐的名字係馬塔那塞(Matanazi)。呢個係一個困難既要求,尤其考慮到哈圖西里既姐姐已經係一位熟齡女性。拉美西斯好識得運用呢次既機會嘲諷哈圖西里一番,佢無禮既回覆明顯不受哈圖西里所喜歡。佢話比哈圖西里聽馬塔那塞已經50至60歲,冇藥物可以幫助佢得到孩子。

呢種自大的、自以為高人一等的態度響拉美西斯送比西臺方面的外交信件中例子比比皆是。響個人既層面,拉美西斯對佢呢個北面既盟國經常持一種高傲的態度。雖然如此,佢仍然好樂意親自會見呢個偉大的國王,埃及響卡佚石大戰中對手穆瓦塔尼的兄弟,西臺王位既篡奪者。事實上,響條約簽署之後冇幾耐,拉美西斯曾經親自向哈圖西里發出邀請。

哈圖西里最初接受左對方既邀請,雖然佢並無拉美西斯寫得咁渴望進行呢次既峰會。稍後拉美西斯再次發出邀請,作為誘因佢會親自到迦南地區會見哈圖西里,然後一路護送佢到東尼羅河三角州既王宮。

拉美西斯好可能將呢次峰會作為釋出善意既行動,以及作為進一步鞏固兩國之間的友誼的手段。但毫無疑問,拉美西斯想見哈圖西里既好奇心都係一個因素,但拉美西斯更想既係向對方炫耀埃及宏偉同奢華既建築。

除此之外,哈圖西里訪問埃及亦都有助於提升拉美西斯響佢既附庸國中既形象,佢能夠將此描繪成西臺方面對埃及既進貢。但哈圖西里方面似乎一直都未有答應對方既要求,最初佢以私人理由以及分身不暇推遲接受外訪既計劃。

我哋知道哈圖西里正受腳部發炎問題纏繞,佢咁岩就係用呢個理由推搪拉美西斯既邀請。但哈圖西斯確實對出訪埃及興趣缺缺,而且佢暗白懷疑對方邀請佢既動機。

響任何情況之下,西臺國內既麻煩,尤其係西部既局勢,意味著哈圖西里負擔唔起長期響國內缺席既後果,尤其係為左一次對佢自己好處並不明顯既外交訪問,就更加唔值得。

雖然佢拒絕左拉美西斯既邀請,但兩國之間繼續享受住條約簽署以及西臺公主嫁到埃及後雙方關係既蜜月期,響好些年之後,另一位西臺公主又再嫁到埃及,關於呢次婚盟既歷史記載響1896年被考古學家響埃及神殿牆上既銘文中發現。銘文中提到西臺偉大的王將大量西臺國內,包括卡斯卡地區、阿札瓦地區、以及Qode地區既寶物送到上下埃及的王拉美西斯二世手上,並將大批戰馬、牛羊、以及佢既一位公主送到拉美西斯二世手上,而呢次係第二次有西臺公主嫁到埃及。

歷史學家相信埃及同西臺既第二次婚盟有可能係發生響哈圖西里三世死後,響任何情況之下,我哋相信主導呢次婚盟談判既,正正就係西臺王后普多喜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