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歷山大與希臘化文明:西方史的一個黃金時代(15) 希臘化時代的地理學成就

根據希臘化地理學家埃拉托斯特尼(Eratosthenes)所建構出來的,當時希臘人已知世界嘅地圖

希臘化地理學

上回提及希臘化地理學家埃拉托斯特尼(Eratosthenes),佢係第一個利用太陽投映在兩座城市之間不同嘅影子角度,成功算出地球正確直徑同圓周嘅人。事實上,埃拉托斯特尼對地理學嘅貢獻遠遠唔止呢點,事實上「地理學」嘅英文Geography就係源於古希臘文中嘅γεωγραφία(拉丁化之後為geōgraphía,意即對地球嘅描述),而埃拉托斯特尼係最早使用呢個詞語嘅人。

亞歷山大大帝之前,東方亞洲嘅大片土地被波斯帝國所統治,響呢段時間,有部分希臘人能夠響波斯境內旅行並將他們的所見所聞以文字記錄下來。其中一個例子就係最早到達印度河流域,以及在印度洋上航行2年半返回波斯灣嘅希臘旅行家西拉克斯(Scylax)。

響公元前5世紀,西拉克斯係最早一位到達印度同中亞嘅希臘人,並著有Periplus一書,記載亞洲大片土地嘅風土人情以及政局地理。「歷史之父」希羅多德(Herodotus)亦都曾經響近東旅行,並寫成《歷史》一書,書中描述當時希臘人已知嘅世界,包括歐洲、非洲及亞洲,然而當時希羅多德並不相信南北半球和赤道嘅存在,並且錯誤地誇大歐洲嘅長度同闊度,例如認為歐洲嘅長度為非洲及亞洲之和。

公元前4世紀亞帝對波斯帝國嘅征服,意味住希臘人可以響世界大片土地上自由旅行,並將各地所見所聞帶回希臘。埃拉托斯特尼利用希臘人響呢段時期所獲得嘅地理新知,以及保存在埃及亞歷山大圖書館嘅遊記,建構出一個已知世界嘅模型。

佢編寫一本分成三部嘅著作《地理學》(Geographika),書中佢將世界分成5種氣候帶:南北兩極、南北半球嘅溫帶以及位於赤道附近嘅熱帶,呢種分類一直影響到今時今日地理中嘅氣候帶劃分。

佢響第一卷書中曾經提出地球係一個不變嘅球體,變化嘅只有地表一層,此外,佢亦都曾經提出理論指地中海曾經係一個巨大嘅湖泊,並響西部直布羅陀海峽響某些時間被開通後先至同大海相連接。

第二卷書中佢利用數學原理響地理之上,並估算出地球嘅周長。第三卷書中,佢列出當時希臘人已知的世界各國,亦都首次利用縱橫嘅格線,即經度同緯度測量整個世界,因為有左佢嘅發明,希臘嘅旅行者終於可以獲得偏遠地點嘅準確座標以及地點之間嘅距離。

埃拉托斯特尼利用呢d資料製出人類史上首張以投影法製作嘅地圖,以地中海為中心,覆蓋從直布羅陀到里海及斯里蘭卡、從不列顛尼亞到埃塞俄比亞。

埃拉托斯特尼亦都準確測量左赤道與黃道之間的偏角至7分以內,以及計算出地軸傾斜角度為23.5度,推斷出四季的出現來自於地軸的傾角,以當時水平可謂相當準確。

可惜嘅係《地理學》原著已經失傳,我哋只能夠從老普林尼、波利比烏斯以及斯特拉波嘅著作中一窺原作中嘅部分內容。

上集提到過嘅前2世紀希臘化天文學家喜帕恰斯(Hipparchus)曾經撰寫三卷書批判埃拉托斯特尼(Against the Geography of Eratosthenes),呢三卷書並未有殘存落黎,但歷史學家通過斯特拉波可以知道佢反對埃拉托斯特尼嘅理由同論點。

喜帕恰斯批評埃拉托斯特尼的著作存在自相矛盾以及確定某地點準確座標嘅不準確性。喜帕恰斯認為只有利用天文觀測以及三角測量可以正確計算出某地點嘅正確座標,佢首先利用帶刻度嘅格網以及對星體嘅觀測解算出緯度,並利用在不同地點觀測同一次月蝕嘅方法計算出經度。

利用呢個方法,佢估算出數十個地點,包括雅典、西西里、以及印度最南端嘅座標。除此之外佢進一步計算出地軸傾斜度為23度40分,跟公元前2世紀嘅正確值23度43分僅相差3分。同時,喜帕恰斯挑戰當時已獲普遍接受嘅理論,即大西洋、印度洋以及里海係相連嘅海洋,並將已知世界的界限擴展至赤道以及北極圈。

1490年意大利根據托勒密資料重構嘅不列顛尼亞島嶼

希臘化時代早期嘅航海家皮西亞斯(Pytheas,公元前350年至285年)係第一個環繞不列顛尼亞航行嘅希臘航海家,佢響公元前325年左右曾經航向偏遠嘅歐洲西北角,帶回對於日耳曼人嘅第一身描述,並初次記錄極晝極夜現象(即北極圈內有半年時間的白晝同半年時間嘅夜晚),係第一個親身觀測到午夜太陽以及海上浮冰嘅人。可以推斷出佢曾經進入北極圈內,並有可能曾經造訪過挪威甚至冰島,呢個代表左希臘化時代旅行者向西航行所到過最遠的地方。

除此之外,佢係最早猜想月球引起潮汐,以及發現波羅的海(Baltic Sea)以及當地盛產琥珀(amber)嘅人。除此之外,古希臘人亦都發現左化石,並最早由公元前6至5世紀嘅哲學家色諾芬尼(Xenophanes)正確推斷其為遠古生物的遺骸。

亞里士多德、歐福里翁(Euphorion)、後期羅馬時代嘅普魯塔克(Plutarch)、埃里亞努斯(Aelianus)著作中曾經流傳過關於化石嘅傳說,並對化石嘅種類、生物嘅滅絕、極遠古嘅時間長度、地層岩性學以及地震學作出相當準確嘅觀察同推斷。雖然地質學並未如其他學問在希臘化時代開花結果,但希臘化時代學者對地質學嘅觀察,可以稱之為先行者。

按照托勒密時代所列出座標製作嘅世界地圖,代表希臘羅馬地理學成就嘅頂峰

從上面討論我哋可以得知,希臘人對世界嘅地理認知止於巴克特里亞及印度。嘅然係咁,相信好多讀者會問一個問題,到底西方人係幾時開始知道中國嘅存在?我哋知道公元前1世紀至公元2世紀羅馬時代嘅希臘—羅馬地理學家斯特拉波、老普林尼以及托勒密等人知道印度以東存在一個叫賽里斯(Seres),或者斯那(Sinae)嘅國家,托勒密甚至將可能係古長安嘅斯那首都斯那波利斯(Sinae metropolis)定位至東經119.5度,並計算出斯那波利斯同埃及亞歷山大港有8個小時時差。

當然,希臘、羅馬人對賽里斯嘅認知,包括其人種以及物產方面存在大量神話同幻想色彩,對於賽里斯是否真的等同於現實世界中嘅中國,呢點至今仍存在極大爭議。根據中國本身《後漢書•西域傳》嘅記載,中國漢朝時已經知道西方存在一個同自身類似嘅大帝國「大秦」,並記錄左至桓帝延熹九年(公元166年)大秦王安敦(很可能係五賢帝中的安東尼)遣使來華嘅事蹟。

雖然後世多數意見認為大秦使節並不是官方使節,而係商人冒充,但呢件事顯示遠在馬可孛羅之前的千餘年前,最晚在東漢時代,西亞歐洲嘅商人已經有能力長途跋涉到達中國。但希臘化時代嘅希臘人有冇可能已經同中國,即當時嘅秦國同西漢有所接觸?

近幾年,歷史學界開始重視呢個可能性。近年西安嘅秦兵馬俑(約公元前246至208年修建)嘅考古工作發現帶有濃烈希臘化風格樣式嘅陶俑,以及位於廣州嘅西漢南越王宮署(約公元前200年)發現希臘化樣式嘅石質立柱,都指向一個可能性:可能早在公元前3世紀嘅希臘化時代,希臘人已經通過距離中國最近嘅巴克特里亞,即最遠的亞歷山大城進入中原境內。

但如果呢個理論屬實,點解埃拉托斯特尼及喜帕恰斯對此隻字未提?到底響中國嘅希臘化藝術,係由希臘人直接傳入,定係經過其他民族間接傳入?如果係後者嘅話,或者就可以解釋到點解希臘文化能夠傳入中原,而中國嘅存在未被希臘人所知嘅現象。當然,呢點至今仍流於猜測,要有一個確實嘅答案,仍待考古學家同歷史研究者繼續努力。

參考資料:

Mayor A. and Solounias N. (2004) Ancient References to the Fossils from the Land of Pythagoras. Earth Sciences History: 2004, Vol. 23, No. 2, pp. 283-296.

Nickel L. (2013) The First Emperor and sculpture in China. Bulletin of the School of Oriental and African Studies. Volume 76, Issue 03, October 2013, pp. 413 – 4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