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明白依異像 誰又在叫嚷

由三月開始,六月初爆發嘅反送中運動,已經持續近四個月。由三月起,遊行,集會,組人鏈,以至再進一步嘅警民衝突,雞尾酒,磚頭,腐蝕性液體,以至係昆蟲都係用作對抗極權政府嘅武器。雖然佢個名係叫反送中運動,但起因絕對唔單單係因為反對逃犯條例修訂。咁到底依次問題嘅核心係乜,我會用我自己嘅觀點解釋。

我想由2014年嘅往事講起。話說9月28日,防暴警察喺金鐘一帶施放大量催淚彈,正接促使雨傘革命。當年我正修讀副學士,都憤然放下學業,同朋友決心翌日到金鐘聲援。到咗9月29日,我連同友人一共6人到咗APA對出馬路靜坐,過咗一陣就開始起哄,示威者開始再佔領其他行車線。當時我同其中一名友人都本著和理非心情,叫喊其他示威者唔好再佔。但當然冇其他人理會。結果全部行車線均被佔領。過程之間有架POPO車駛經,有一名銀髮踢架POPO車,我都有上前勸阻。當年我係一個和理非,好多人都係一個和理非。

時間一轉到今年。6月12日,得到上司支持,我連同家姐二人前往金鐘響應三罷。其間試過行出夏慤道,試過走上天橋,試過走到添馬公園,試過走到立會旁。到咗下午時份,因傳出警察會護送保皇狗離開立法會,眾人紛紛回到夏慤道嘅馬路上。我同家姐二人不斷聽到吳文遠叫人行前行後,又笑黃碧雲係立法會議員抵比人噴胡椒噴霧,又叫人吹雞叫人帶帳篷過來令人以為會有第二次嘅佔領行動。但其實當中最值得人注意嘅,係當勇武手足上前時候,全場歡呼聲不斷。再到局勢升溫之時,各路示威者紛紛跑上前為勇武手足傳遞GEAR(當時未有人用物資人鏈)。當時,好多人就算行為唔勇武,都好多人心態上勇武。

事隔五年,點解香港人心態會變得咁快。

喺6月9日,一百萬人上街反對逃犯條例修訂。喺我記憶中,當日嘅口號都只係集中撤回送中條例,夾雜小量林鄭下台,最多都係屌POPO唔開路。而大家都知道當晚,林鄭臭閪當香港人臭四,就話議案會如期二讀,引起當晚嘅首波衝擊,大量義士比POPO暴力對待,結果引致612三罷。再到612鳩射催淚彈,打壓香港人示威嘅權利。再到近期,屢屢申請遊行均被否決,干預香港人由基本法賦予嘅集會同示威自由。種種事件,問題嘅核心係香港人有無要求嘅權利。

明顯地,香港人係冇無對政權提出要求嘅權利。而指出喺共產黨治下嘅人無要求嘅權利,其實我係由鏗鏘集專訪黃子華嗰集睇到。當香港人用最基本,最和平嘅手法—遊行提出要求,先被無視;再到香港人用三罷提出要求,結果被武力對待,繼而再被批鬥為暴徒同顏色革命;而日子耐咗,雙方都不甘於膠著狀態,示威者提升武力,POPO提升暴力,結果又再被批鬥為暴徒同港獨。就算唔用今次嘅反送中運動為例,喺以往嘅雨傘革命,都係不斷又不斷被人指為港獨。因為喺共產黨眼中,每當市民有勇氣提出要求,佢哋都會視市民係有反黨嘅可能性。所以,要真普選係港獨係暴徒,要撤回逃犯條例修訂係港獨係暴徒,要設立獨立調查都係港獨係暴徒。示威者仲膽敢向政府提出[五大訴求,卻一不可],簡直就係大逆不道。

而當香港人慢慢意識得到,無論做啲乜我都會被政權被保皇被三毛漠視我嘅要求而批鬥為係港獨係暴徒嘅時候,遊行、罷工或者係掟磚掟雞尾酒,又真係有分別咩?我以前嘅文章都引述過,係電影《大丈夫》,杜汶澤飾演嘅徐嬌係計劃叫雞前,有一番自白。佢話佢條女自認識徐嬌嘅時候,每一日都會問徐嬌有冇出去叫雞、有冇溝過第二個。但係其實徐嬌佢冇。但之後徐嬌就發覺,橫掂佢點都比人懷疑,咁佢唔叫雞咪好笨?同樣道理,無論做乜都比人話係係港獨係暴徒嘅時候,佢哋唔做咪好笨?

所以當年過期廢老梁振英被人話係港獨之父真係無講錯。係佢一手將香港推入無止絕嘅黑暗,掉入依個無限批鬥同抹黑嘅世界。無視市民嘅訴求,強硬扭曲訴求為港獨或者係暴動。以致真係有好多香港人希望香港獨立,願意用激進手段對抗政府。

平心而論無人想見到日日都有示威,但迫於無奈,香港人只好企前一步。動筆之際正值香港政府用緊急法通過禁蒙面法,只好祝香港人武運享通,萬事平安。

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