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河之歌:西臺帝國興衰史(25) 卡佚石條約

《卡佚石條約》阿卡德文版本泥板殘片,現藏於伊斯坦堡考古博物館

西臺與埃及的《永恆和約》:卡佚石條約(Treaty of Kadesh)

響同一時候,哈圖西里三世希望同埃及達成最終的和平協議。亞述對西臺長期構成嘅威脅係哈圖西里渴望同拉美西斯二世達成和約嘅主要原因,西臺與埃及之間嘅聯盟有助保障兩者響敘利亞嘅利益,並且針對幼發拉底河對岸日益強大且野心勃勃嘅新興強國亞述帝國。

但對部分歷史學家而言,亞述響呢條條約中所扮演嘅角色可能被誇大。哈圖西里好有可能純粹出於個人考慮希望同埃及達成終極協議。呢條條約為佢提供左埃及方面正式承認佢作為西臺王位合法繼承人嘅身份,呢個認可強化左哈圖西里響外國統治者同西臺附庸國之間嘅威望。

我哋從佢哋之間嘅書信得知呢個係一個好敏感嘅話題,而且或許唔係冇道理。佢同亞述國王之間嘅交涉換來嘅只係一個攻擊性嘅回應:「你只係偉大的王的替代者!」拉美西斯花費時間提醒哈圖西里呢一點。佢清楚睇到呢條條約對哈圖西里極渴望獲得嘅國際承認有幾咁重要。事實上,哈圖西里響條約簽訂前曾經寫信比拉美西斯,信中投訴佢並未獲得同佢地位相對應嘅待遇。佢提醒對方而家係佢,而非烏希.圖哈合係西臺國王。

呢一切證據響法老王嘅答辯中非常明顯,哈圖西里認為對方視他為僕從而非國王,而當對方提到烏希.圖哈合嘅事時,佢主動提醒對方佢已經取代左烏希.圖哈合成為西臺嘅國王。哈圖西里對說服拉美西斯遣返烏希.圖哈合嘅嘗試至此都係失敗收場。但同法老王之間的條約至少確保對方唔會支持烏希.圖哈合重新奪取西臺王位嘅嘗試。

事實上,條約嘅簽訂或許最終能夠說服法老向西臺交出烏希.圖哈合,並且確保西臺王位的繼承人出自哈圖西里的血脈。呢點亦都係好重要嘅考慮,尤其考慮到穆瓦塔尼有第二位兒子的存在,有人希望將王位恢復到穆瓦塔尼後代的可能性不能夠排除。作為簽署條約的條件,拉美西斯受條約約束不能支持這類嘗試。

到底拉美西斯希望從條約中獲得甚麼益處?關於呢個問題,我哋只能夠作出猜測。響卡佚石大戰之後嘅幾年,拉美西斯一直冇響敘利亞地區軍事上缺席,雖然佢嘅戰役規模響近年間有所縮減。而佢早年希望模仿圖特摩斯三世征服嘅野心,佢亦都必須承認呢個目標完全唔可能達成。佢甚至冇辦法恢復戰後向西臺損失嘅土地。

響條約中,佢亦都冇辦法獲得新嘅領土,條約並無提及關於領土邊界嘅事宜,沉默代表雙方承認維持現狀。歷史學家相信崛起嘅亞述可能係拉美西斯同西臺訂立條約嘅原因,即使此時亞述嘅領土野心尚未威脅到埃及響敘利亞嘅利益。

但拉美西斯此時已經登位二十年,或許佢認為需要響國際政治場上有些作為,好讓佢可以鞏固同提升自己響附庸國眼中嘅地位。由於響近年間缺乏軍事上嘅成功,或許拉美西斯嘅下一個重大成就係同埃及長久以來的敵人西臺帝國達成聯盟合作協議,而呢個將會係一個重大嘅外交成果。拉美西斯可以將呢條條約描繪成西臺方面嘅求和,而響拉美西斯治下嘅埃及就擁有響國際上作為一個重要強國嘅形象。

無論如何,呢份條約對埃及黎講都有宣傳嘅意義。最後,西臺與埃及之間嘅《卡佚石條約》就響拉美西斯登位第21年嘅冬季11月或12月(公元前1259年),響當時嘅埃及首都拉美西斯城(Pi-Ramesse)簽署。條約共有兩個版本,一個響哈圖沙由西臺人撰稿,另一份則響拉美西斯城由埃及人撰稿,每一個版本都由雙方面不同嘅角度撰寫。西臺版本嘅《卡佚石條約》最初以阿卡德文書寫,銘刻響白銀板上並送到埃及,由埃及人翻譯成埃及聖書體文字並銘刻響卡納克阿蒙神殿及拉美西姆祭廟牆上。與之相對應的埃及版本則首先以埃及文字書寫,然後翻譯成阿卡德文銘刻響銀板上送到哈圖沙。

因此我哋響埃及見到嘅版本係本來嘅西臺原版,而阿卡德文版本則係原來嘅埃及版。響呢度我哋見到青銅器時代晚期近東世界阿卡德文嘅重要性。

土耳其1970年向聯合國贈送《卡佚石條約》泥板複製品,於紐約聯合國總部展出

雖然條約的兩個版本係由埃及、西臺雙方獨立撰寫,但我哋發現兩個版本之間嘅內容不存在重大差異,因此史學家相信關於條約的重要事項雙方響訂立和約前早已經談判好且已經有共識。

因此兩個版本均代表雙方經過冗長外交談判後所正式達成嘅協議。條約中重要嘅內容包括雙方均保證不會再入侵對方的領土,雙方都會響第三者攻打任何一方或發生叛變內戰時候應對方要求派兵協助對方,以及雙方均同意遣返對方逃亡到本國尋求政治庇護的叛逆者,而雙方均同意被遣返人在其祖國將會獲得特赦。雖然和約向前推進左西臺同埃及之間嘅關係,但佢並未完全將雙方緊張緩和落黎。大戰嘅記憶仍然歷歷在目,而雙方之間嘅敵意仍然存在。

我哋知道例如哈圖西里就曾經寫信比拉美西斯,抗議對方將卡佚石之戰描繪成埃及的勝利,呢個對於新嘅盟國西臺而言係重大嘅侮辱。然而拉美西斯嘅回信並未就此作出道歉,反而向對方強調自己講緊嘅係「事實」,並且再重覆一次卡佚石之戰嘅過程以及強調其「勝利」。但其後佢再次向佢嘅兄弟哈圖西里重申會遵守條約嘅內容。

從哈圖西里嘅角度睇,更重要嘅係拉美西斯明確認同哈圖西里係西臺帝國王位合法嘅繼承人。哈圖西里希望對方清楚表明立場,而拉美西斯則毫不含糊地認同對方係西臺帝國國王,王位由太陽神同風暴之神授予,並將坐在西臺眾祖先的王位之上。

呢個聲明意味住拉美西斯正式承認哈圖西里三世罷黜烏希.圖哈合呢個行為的合法性,佢響回覆米拉國王庫帕塔.卡隆塔(Kupanta-Kurunta)的質詢時清楚表明呢點。雖然泥板上刻有他回應的銘文並唔完整,但至少我哋可以睇到法老王響關於烏希.圖哈合嘅事宜上已經完全支持哈圖西里一方。與之同樣重要嘅係,條約為哈圖西里提供左安全保證,如果西臺貴族中有人起兵叛亂,埃及會為佢出兵介入。

呢點反映左哈圖西里仍然覺得自己嘅地位並唔穩固,尤其係響王位繼承嘅問題上。只要一日穆瓦塔尼的兒子仍然活著,哈圖西里對佢兒子繼承王位嘅安排就有可能遭到重大挑戰。呢點亦都好可能係哈圖西里要求埃及響西臺發生叛亂時派步兵及戰車支援哈圖西里一方嘅最主要原因。

《卡佚石條約》被歷史學界廣泛認為係人類歷史上第一份兩地位平等嘅大國之間所簽訂的國際條約,係人類邁向透過協商解決國際紛爭嘅里程碑式事件。為記念《卡佚石條約》嘅精神,土耳其1970年就曾經向聯合國贈送《卡佚石條約》泥板複製品,現於紐約聯合國總部展出,以提醒世人聯合國成立的初衷同《卡佚石條約》一脈相承,以及三千多年前古人對達成世界和平嘅願景所作出嘅努力同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