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新世界

荃灣有人鏈活動,大部份參與者是中學生,在荃灣住了那麼多年,從未見過,點點電話光,彷彿為香港帶來希望,但願這些希望不會戛然而止,而得永續。

林鄭要落區對話,熟識共黨歷史的人都知道,邊談邊打是其慣用技倆,談是一時權宜,終歸是要打的。蔣介石、毛澤東重慶談判,另一邊廂,共軍即攻打東北,便是一好例子。

真的想透過對話解決問題,應該盡量邀請反對派和一般市民,又是找建制派,又是強調要「止暴制亂」,對話還是統戰,不言而喻。

新屋嶺繼續傳出駭人聽聞的謠言。輪姦案有新進展,連登討論區有帖文放風二十名女義士被輪姦,全部染有性病 (羅范「墮落天使為男義士性交」說是故意抹黑受害女義士們淫賤,從而為魔警開脫),當事人精神崩潰,現時只能靠社工機構協助。

東華三院芷若園在面書回應警方「希望所謂 (被姦殺) 受害人拿出證據來」:「性暴力受害人是否求助,佢地嘅擔憂及考慮並不是外人三言兩語能明白。希望大家停止向受害人施壓,停止向受害人傷口撒鹽,令佢地再度受創!」據此,謠言很大機會屬實,魔警是看死受害人不敢公開真相而施以暴行。

另外,大量跳樓、浮屍案出現,有傳死者都是新屋嶺手足,以及手足的家人 (防止他們將事情鬧大,斬草除根)。「因為被打至骨折……所以死因要係跳樓。因為被性侵被強姦……所以死因要係浮屍,沖洗証據。」類似帖文在面書廣泛流傳。

警方迄今仍未用足夠證據駁斥謠言,加上八三一太子站疑似打死人、多次護送社團人士離開而專拉黑衣年青人,仇警、獅鳥 (私了) 似乎會成為常態。

何君堯發起「清潔香港運動」,號召支持者「把影響市容的垃圾撕掉,洗淨牆壁」。此完全不尊重反對陣營的意見表達自由!

「連儂牆」的便利貼,不是「影響市容的垃圾」,而是一點一滴的民間心聲、民意反映。保留之並予以重視,可改善施政,挽回已喪失的民心。撕毀之並予以漠視,政府只會越來越沒有管治合法性,和市民距離越來越遠。「何妖」的做法是靠害,不是「I Love Hong Kong」。

況且,「連儂牆」未曾阻止親建制人士貼出心聲,親建制人士卻要滅反對陣營的聲?道理上怎說得通?你有你的意見表達自由,但意見表達自由是有界限的,即不以傷容他人的意見表達自由為界。撕紙、拆牆,這是侵犯他人的意見表達自由,做法非常有問題。

英國作家赫胥黎 (Aldous Huxley) 曾寫過一本著名小說《美麗新世界》(Brave New World),所謂「美麗」,是反話,實際是一個不得人心、令人恐懼的反烏托邦。今天的香港不正是一個「美麗新世界」嗎?美麗到真不知如何去形容,難怪煙花匯演要取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