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河之歌:西臺帝國興衰史(24) 哈圖西里三世的繼任人選

哈圖西里三世(Hattusili III)的繼任人選問題

圖哈利瓦並唔係佢父親王位嘅第一繼任人選。從青銅板嘅銘文中我哋得知圖哈利瓦仲有一位兄長,佢原本係被委任為太子。但哈圖西里稍後褫奪左佢太子嘅地位並將圖哈利瓦提拔到呢個位置。不幸地,歷史文獻中並無提及呢位被取替王子嘅名字,到底佢係邊個?而又點解會被取替?

歷史學家認為,呢位王子身份最大嘅可能性係那裡克卡里(Nerikkaili),佢正正就係被安排迎娶阿摩利國王公主Benteshina嘅果位王子。響哈圖西里在位期間,那裡克卡里已經獲委任為太子。佢嘅銜頭出現響烏米.圖哈合條約嘅見證人列表之上,並且有可能係哈圖西里派往西方同Piyamaradu談判嘅果位太子。

但如果佢的確係罷黜嘅果位較年長的太子,佢被罷黜嘅原因仍然不明。佢被罷黜嘅原因唔太可能係因為失去名譽,因為佢響被罷黜之後仍然響帝國政治上扮演重要角色。佢係第一個作為國王的兒子被召集見證佢兄弟圖哈利瓦四世同卡隆塔的條約簽署。而且稍後響圖哈利瓦在位期間,佢再一次被委任為太子。

呢件事好可能響圖哈利瓦同卡隆塔簽訂條約之後發生,因為呢條條約好可能係圖哈利瓦上任第一件做嘅事,而當時佢仍然未任命一位繼承人,因此作為一個臨時嘅措施佢重新任命那裡克卡里作為繼承人,直至佢後期任命一位自己嘅兒子為止。

如果那裡克卡里真係果位被罷黜嘅太子,我哋仍然有一個疑問,到底點解哈圖西里要咁樣做?到底王后普多喜帕響呢件事上扮演左咩角色?

如果那裡克卡里係哈圖西里前任妻子所生,普多喜帕可能遊說哈圖西里將佢罷黜並將佢親生的兒子圖哈利瓦捧上太子嘅位置。但呢個只係純粹猜測,佢好可能有其他嘅原因作出呢個安排。有歷史學家認為,圖哈利瓦同卡隆塔嘅私人交情有可能係哈圖西里作出呢個安排嘅原因,卡隆塔一直堅定不移地支持圖哈利瓦,無論後者響帝國中嘅職位係點都如是。

響青銅板銘文中就記載住當圖哈利瓦未被任命為太子之前,卡隆塔已經起誓無論圖哈利瓦響西臺帝國內嘅位置係咩,佢都唔會改變作為忠實支持者嘅決定。哈圖西里好清楚圖哈利瓦同卡隆塔之間緊密嘅關係,呢點長遠黎講為哈圖西里家族繼承西臺王位提供左保證。如果即使卡隆塔有繼承王位嘅資格佢仍然忠實咁履行佢嘅承諾,佢肯定會支持圖哈利瓦登上西臺的王位。但即使如此,佢對於哈圖西里家族嘅其他成員,例如長期作為王位繼承人嘅那裡克卡里嘅忠誠度,就一直係一個疑問。

或許呢點影響左哈圖西里決定圖哈利瓦繼承王位嘅決定,因為佢最唔想見到嘅就係因為王位繼承嘅問題,西臺王室內再起一場衝突。佢利用圖哈利瓦同卡隆塔之間堅固嘅友誼,同埋佢哋之間對對方相互保證忠誠同互相嘅支持,加上將卡隆塔任命為達塔薩國王呢個重大嘅補償去避免呢件事發生。

當然,哈圖西里同佢嘅兒子圖哈利瓦最重要嘅係保證卡隆塔嘅忠誠——通過任命佢作為達塔薩國王以及賜予佢一系列嘅特權以及榮譽作為補償。以後嘅一段時間,卡隆塔似乎都滿足於佢所得到嘅地位,但佢到底係唔係純粹利用呢點靜待機會?

為與拉美西斯的條約作準備

自從登位開始,哈圖西里似乎一直希望改善同埃及和亞述兩個西臺在東南方主要戰略競爭對手之間嘅關係。響佢登位之後冇幾耐,佢就曾經以和解嘅語氣寫信比亞述國王。

在此之前,西臺同亞述之間嘅關係因為亞述對Hanigalbat(前米坦尼王國的殘餘部分)的征服以及亞述將邊界擴張到近卡爾凱美什而變得異常緊張。但亞述國王阿達德尼拉里一世(Adad-nirari)並無乘勝追擊,攻入西臺嘅領土範圍,並且表面上嘗試強化同西臺之間嘅外交關係。但佢嘅嘗試並無成功,從亞述派到西臺的使節只係加劇左兩國之間嘅緊張關係,而佢外交信件中對西臺國王的稱兄道弟亦都被烏希.圖哈合所反駁。

哈圖西里就希望同之前嘅政權劃清界線,而佢有多過一個動機咁樣做。首先哈圖西里並唔希望西臺響東南方再次被捲入一場衝突之中,但與之同時同樣重要嘅係佢希望獲國際間嘅各國領袖承認佢作為西臺國王嘅合法性。

呢點響佢寫比亞述國王阿達德尼拉里一世嘅信件中尤為明顯,因為對方並無按照常規外交禮儀承哈圖西里的政權。信中提到當哈圖西里登位為西臺國王之時,阿達德尼拉里並無向前者派出信使、以及送出衣物同精油等禮物。呢封信最主要嘅目的係為兩國更正面嘅關係提供基礎。事實上,佢哋已經有過一個表現出互相改善關係嘅機會,響位於上美索不達米亞曾經係米坦尼王國領土一部分嘅西臺—亞述邊境城市圖利那(Turira),當地居民近來就曾經劫掠鄰近嘅卡爾凱美什。呢件事有可能升級成西臺同亞述軍隊之間嘅全面衝突,而呢點亦都係哈圖西里極力想要避免嘅。

如果阿達德尼拉里聲稱擁有該地區嘅主權,佢就應該出手阻止呢場劫掠。如果佢唔願意出手嘅話,哈圖西里就會不得不出手介入呢場紛爭懲罰肇事者。

響呢份文件中,我哋得知哈圖西里已經接受左亞述對前米坦尼領土擁有實然主權呢個事實。但響米坦尼Hanigalbat地區境內,反抗嘅情緒仍然高漲。

響在位超過三十年的阿達德尼拉里死後不久,瓦薩沙塔(Wasashatta)的兒子及繼承人沙圖瓦拉二世(Shattuara II)起兵反抗亞述統治並且嘗試獲得西臺同當地亞蘭族人嘅支持。呢次係一次好勇敢嘅反抗,但呢個嘗試最終注定以失敗收場,因為沙圖瓦拉係直接挑戰緊一位強悍嘅亞述帝國領導人:阿達德尼拉里一世嘅繼任人薩爾瑪那薩爾一世(Shalmaneser I)。

西臺會派兵介入支持呢場叛變嘅機會相當微,因為似乎哈圖西里已經接受失去Hanigalbat呢個事實,而且佢嘅注意力集中響其他方面,尤其係同埃及之間嘅關係之上,所以佢已經冇可能改變心意。更甚者,哈圖西里曾經寫信比薩爾瑪那薩爾一世,承認對方係「偉大的王」的身份,並就幼發拉底河地區的主權聲索同對方達成協議。

響呢個大背景之下,沙圖瓦拉二世對亞述國王的叛變對哈圖西里而言純粹只係一件尷尬嘅事,因此佢拒絕左沙圖瓦拉二世嘅請求。儘管如此,米坦尼嘅叛軍成功抵擋左亞述軍隊一段唔短嘅時間,只係到左哈圖西里三世嘅繼任人圖哈利瓦四世年間,沙圖瓦拉二世同佢嘅王國最終完全陷落於亞述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