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絲們,死了就不能再愛國了

九月十四日淘大商場護旗手與黑衣人毆鬥,九月十五日炮台山甚至出動摺凳血戰,愛國藍絲們相信都嗅到氣息:「暴徒」不再乖乖任打,而是會還手,有些甚至主動出擊,而且出手頗狠,對頭猛踢,一個拿捏不準,隨時出人命。

我相信近日出動清除連儂牆的藍絲,並非全部都是收錢的,而是真心對「暴徒」的行為不滿,打算出來做點事支持香港警察—他們心目中的英雄。那我懇請那些真心愛國者慎重考慮自己的安危,不要趟渾水。

往日藍絲行動的「底氣」,是來自於:

1. 香港警察的庇護:相信警察不會拘捕愛國者。與及,

2. 和理非黃絲的道德底線:他們為了運動光環,會打不還手,像九龍灣連儂牆那個男子。

我絲毫不懷疑香港警察仍會護著藍絲,然而示威者的心態卻在這幾個月間變了許多,道德底線一再退後,現在已發展至看到藍絲被打得血流披臉,會額手稱慶,大開香檳的地步。

而且示威者正組織「自衛隊」,當遇上落單藍絲,只要人數佔優,立即開打,打完即逃。

警察或許想保護藍絲,但現場環境是示威者數目佔優,警察自己也要留意不能落單以免被暴徒襲擊,本已自顧不暇。黃藍開戰卻可以在任何地方發生,警察有時根本鞭長莫及。故昨晚在炮台山有些人被打後警察才姍姍來遲,而肇事者早已四散,獨餘藍絲無可奈何坐著呼痛。

所謂拳怕少壯,示威者歷經三個月實戰訓練,到今日還未被捕的,已是精銳部隊。與全副裝備的警察相比,赤手空拳的中老年藍絲無異於出氣用的人肉沙包。藍絲宜自己衡量,是否需要為了表達對警察的支持犧牲性命?

就當藍絲身壯力健,沒有被當場打死,進了醫院,手術費住院費誰來為你付?指望何君堯律師嗎?他要與元朗事件切割猶恐不及,難以公開援助;那些藍絲群組僅有一面之緣的「朋友」嗎?一次半次援助或可,若傷勢嚴重有手尾跟,長貧難顧矣。到頭來,要麼是動用自己退休後促襟見肘的積蓄,要麼就是麻煩自己的兒女付款,而他們為了供樓、生活、孫子的供書教學,早已十分苦困。

我知道這篇文章會被那些藍絲的帶頭者指責,否定,說我在搞分化。他們當然要否定我,因為他們的行動需要人多才能成功,但行動期間成員的生命安危呢?那就顧不到那麼多了。他們沒有為藍絲買保險,有人出事了,最多在WhatsApp 群組講句很憤怒,或者借受害者的不幸打幾個字譴責「暴徒」幾句,然後繼續與他們的孫子飲茶食點心,要真正付出代價的藍絲此刻卻在醫院病房裡輾轉呻吟,追悔莫及。當然,還有命留著來後悔已是萬幸。

「暴徒」們是錯的,警察是要支持的,但在生死之間,對錯重要嗎?人都死了,還怎樣愛國?還是將維持治安的責任交回警方吧,白白犧牲不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