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匪反擊

當全城高唱《願榮光歸香港》時,中共及其傀儡暗地裡已部署反擊。

周庭選舉呈請勝訴,表示區諾軒「非妥為當選」,隨時喪失議席,另啟補選。昨日 (9 月 13 日) 劉穎匡選舉呈請亦勝訴,表示范國威「非妥為當選」。兩場補選勢必引致反對陣營內耗。尤其甚者,補選未必是泛民 / 本土勝出,DQ 可以重覆發生,建制派 / 自稱獨立的候選人有當選的可能。在當下的政局,什麼事都有機會發生,反對派在議會內的聲音隨時因兩次補選被收細,牽連到街頭衝擊時調停警民雙方的議員數目也可能減少。

周庭、劉穎匡用「慘勝」形容,其實不恰當,中共及其傀儡是以退為進,司法則和行政合作。

這邊廂意圖削弱議會內的反對勢力,那邊廂汲汲於剝奪香港人的基本政治自由。

首富李嘉誠一句「希望執政者能夠對我們未來主人翁網開一面」,何其婉轉?何其含蓄?更何況,每個人都有表達自己意見的自由吧!此乃受《基本法》保障的言論自由。偏偏中共中央政法委的微信公眾號「長安劍」發文,指李嘉誠有關言論是「縱容犯罪」,不是「為香港著想,而是看著香港滑向深淵」,「現時香港亂局與樓價高問題有關,不少香港年輕人把房價高、租金貴的不滿,甚至憤怒發洩到政府頭上,為何他 (指李嘉誠) 不平價賣樓給未來主人翁?」

首先,要求執政者網開一面,是希望政府寬容,不是縱容。李嘉誠有叫警察不要執法嗎?沒有。有叫政府全面釋放被捕人士嗎?也沒有。怎麼稱得上「縱容犯罪」?抹黑別人只反映彼之人格低賤!

其次,正是為香港著想,才要勸執政者網開一面。曾鈺成被問及《願榮光歸香港》,他表示,歌曲的技巧和質素相當高,相信是出自專業人士之手。整場反送中運動,站到反對一方的,差不多全是專業界別,醫生、護士、律師、機師、空姐、公務員……打壓這群人,與這群人對著幹,香港有運行嗎?誠哥在地,政法委則離地!

最後,買樓、賣樓是由市場決定,價格亦由市場供求及炒賣狀況決定,焉可為了令香港不出現亂局,就叫富商平價賣樓?市場有市場的規矩,經濟有經濟的玩法,夾硬要求商人愛國,要有社會責任,不惜放棄賺到盡,此對商人而言無疑是過份的。

況且,「五大訴求」哪個訴求是要求上樓?fight for freedom,不自由,毋寧死,亂局果真是樓價高造成?抑或中共強行殖民導致?為何抗爭者會把納粹與中共國相提並論?

中秋佳節,民陣九一五遊行被警方反對,香港人的和平遊行集會權利被陳腐的中國價值取代,中區警署署理助理指揮官 (行動) 郭進傑說:「最令人擔心和痛心的是社會受到嚴重的撕裂,家人反目、朋友絕交。適逢中秋佳節,警方希望不論持何種立場的市民,都能在周末放低成見,花時間陪伴家人和朋友,社會活動不會因一星期冷卻而停下來,但家人和朋友的關係可能因為大家踏出第一步而得以修補」。

將維持家庭和睦凌駕對基本政治權利的行使,長此下去,香港將再無民主與自由,淪為跟深圳河以北無異的中國城市。香港死矣!

香港人不能輸,也不能退。唱唱歌激勵軍心可以,但戰爭仍然繼續。據說淘大商場魔警保護愛國藍絲亂棍揮打青年人,對香港土生土長的新一代又鎖又拉,百般凌辱,擁護北方政權的就奉如上賓,這已經是族群鬥爭,是種族滅絕。

香港人要生存,不可以輸!退此一步,即無死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