佢可以為你上前線擋子彈 – 你怕「藐視法庭」罪、「反對通知書」嗎?

兩屆立法會田議員北辰嘗言,「中央」已為「止暴制乱」訂立「死線」,梁匪愛詩、譚匪耀宗皆曰,未聽聞。曾任新民黨常務副主席,能忍黨魁劉匪淑儀七十六個月──人上人,我信田北辰。八月十三日,高等法院夤夜頒令「禁止任何人士非法地及有意圖地故意阻礙或干擾香港國際機場的正常使用」,諧音「和理非」連串「和你飛」集會壽終正寢,機場管理局如獲至寶;十日後,鐵路有限公司效顰,同獲臨時禁制令,從此有權將黑衫乘客打成「車站內造成騷擾」暴徒,誣以「藐視法庭」罪;同月,民間人權陣線岑召集人子杰申請卅一號由中環遮打花園遊行至西營盤西港中心,則換來警方一紙「反對通知書」,以及「愛国愛港」社團新義安一陣壘球棍、鐵通……耶穌所謂「看見我才相信」啲人,當信「死線」近喇。

當局為保十月一日五星紅旗與太陽於灣仔金紫荊廣場如張匪曉明所云「照常升起」,訴諸「藐視法庭」罪、「反對通知書」兩道板斧,嚇退「和平理性非暴力」大多數、孤立「極端核心暴力」一小撮,以「古」為鑑,算盤未必打唔響──記得六月百萬人二百萬人遊行、八月一百七十萬人集會,均為民陣舉辦,有賴「不反對通知書」招徠;一四年十一月十二月,潮聯公共小型巴士有限公司陳匪曼琪、冠忠巴士集團謝匪偉俊、港九新界的士同業協會黎匪海平、的士司機從業員總會譚匪駿雄四寇,糾集一眾紅帽白衫怪客簇擁幾份禁制令副本,輕易葬送旺角、金鐘「佔領區」。至於黑白兩道襲擊「光復元朗」發起人鍾建平先生並逮捕香港民族黨陳召集人浩天、香港眾志黃秘書長之鋒……箇中皮肉之苦,「國慶酒會」各位「嘉賓」談笑間,不過幾碟佐酒小食。

杞憂廣大同胞仍迷信「法治」,俾禁制令、反對通知書三言兩語打發,筆者冒昧進諫。見過沙田新城市廣場「我可以為你上前線擋子彈/你願意罷工表達訴求嗎」標語、聽過浸會大學朱博士少璋慨嘆「憑君細認圖中字,此是青年絕命書」,我有義務追問:「佢、佢、佢同佢可以為我哋擋子彈,你怕『藐視法庭』罪、怕『反對通知書』嗎?」

二〇一九年八月三十日於(暫時)安全屋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