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河之歌:西臺帝國興衰史(23) 哈圖西里三世

公元前1267年,哈圖西里通過推翻烏希.圖哈合登上西臺國王嘅大位。雖然哈圖西里早年多數以一位將領、一位軍人的形象出現響歷史記錄入面,但登位後嘅哈圖西里形象變成一位外交家同調解者。呢個可能係同佢年紀越來越大呢點有關。響登位嘅時候哈圖西里已經五十幾歲,佢自細健康就唔好,隨住年紀漸長佢越來越受病痛嘅折磨。佢表面上並無將西臺帝國領土擴張嘅野心,並且唔係太願意響安納托利亞以及更偏遠嘅地區戰爭中親自上陣。

對佢而言,目前嘅重點係確保西臺帝國所控制地區嘅安全,為達到呢個目的,佢同鄰近國家嘅統治者建立正式嘅盟約同外交關係。因為佢登上王位嘅合法性備受質疑,以及流亡海外嘅前國王烏希.圖哈合一直想透過利用外國嘅支持重奪王位呢點,獲得外國國王認可呢點對佢尤其重要。畢竟至關重要嘅係佢要說服亞述、巴比倫同埃及嘅國王係佢而非烏希.圖哈合先至係西臺合法嘅國王,而一切外交接觸都要通過佢而非烏希.圖哈合黎達成。

響登位冇幾耐之後,哈圖西里同巴比倫國王卡達什曼.圖爾古(Kadashman-Turgu,公元前1282至1264年在位)談判,並同佢簽訂咗一份條約,說服佢切斷同埃及之間嘅聯繫。但過咗冇幾耐,大約一年多d嘅時間,卡達什曼.圖爾古駕崩,並由佢嘅兒子卡達什曼.恩利爾二世(Kadashman-Enlil II)繼位,後者迅速恢復同埃及之間嘅外交關係。

哈圖西里對此感到憤怒同氣餒。但盲目向對方發出抗議同威脅只會令呢位新上任嘅巴比倫王強化同埃及之間嘅關係,並且嚴重削弱成功說服對方為佢父親同西臺之間盟約續約嘅希望。哈圖西里亦都好清楚呢位年輕巴比倫王嘅政策好受一位叫伊提.馬杜克.巴拉圖(Itti-Marduk-balatu)嘅大臣影響,而呢位大臣係巴比倫政府當中反西臺、親亞述一派嘅代表人物。

考慮到埃及同亞述對西臺響敘利亞領土嘅威脅,哈圖西里肯定好重視同卡達什曼.恩利爾二世之間嘅關係。因此,他以好溫和嘅用詞寫信比巴比倫王,提醒佢父親同西臺所訂立嘅盟約,並且薄責對方冇更新同維繫呢份盟約。響信中哈圖西里話當佢同卡達什曼.圖爾古建立兄弟關係之時,呢個關係唔止維持一日而係永久。

而當卡達什曼.圖爾古駕崩嘅時候,哈圖西里為呢位兄弟嘅死傷心痛哭。當佢抹乾眼淚之後,佢派出一名使節到巴比倫,提醒巴比倫嘅貴族若果唔保護卡達什曼.圖爾古嘅子孫,就係等同與哈圖西里為敵,佢會派軍征服巴比倫。但當有敵人威脅到巴比倫嘅時候,佢可以向西臺求援,西臺必定派軍支援巴比倫。

好不幸地,我地唔知道哈圖西里呢份冗長而語氣小心翼翼嘅書信到底對年輕嘅卡達什曼.恩利爾二世有咩影響。但我地知道大約係呢段時間哈圖西里通過簽訂條約嘅方式正式承認咗同阿摩利國王Benteshina之間嘅關係,呢條條約好明曬係Benteshina主動要求,為嘅係確認佢王位嘅合法性同鞏固佢後代對王位嘅繼承權。

哈圖西里毫無疑問欣然接受咗呢個要求。每一個佢同鄰國以及附庸國建立嘅正式條約都係為達到鞏固佢作為西臺國王嘅位置以及當佢嘅王位受威脅時擴闊支持者基礎為目的。

哈圖西里提醒附庸國阿摩利要因為恢復該國王位一事多謝西臺國王哈圖西里,即使呢個決定可能係烏希.圖哈合所作嘅。然後兩人之間嘅關係由一個雙重婚盟所鞏固:哈圖西里嘅兒子那裡卡里(Nerikkaili)將娶Benteshina嘅女兒為妻,而西臺公主Gassuliyawiya將嫁入阿摩利王室作為王后。哈圖西里子女好多,所以唔缺乏王子公主派去附庸國同鄰國做政治聯姻。

除咗同阿摩利王國之間嘅雙重聯姻之外,仲有同巴比倫之間嘅雙重聯姻,兩位被送到埃及嫁給拉美西斯二世的公主,被送到伊蘇雅聯姻的公主,以及響後來圖哈利雅四世(Tudhaliya IV)期間被送到阿摩利聯姻的哈圖西里三世的公主。

政治聯姻係長時間以來傳統上用以維繫兩個王室之間聯盟嘅手段,哈圖西里嘅締約者亦都為佢提供佢急切渴求對西臺王位繼承權嘅承認。即使佢所動用過嘅一切外交手段,響西臺嘅附庸國之間以及國際政治舞台上,哈圖西里從來都冇感覺到安全,因為烏希.圖哈合——佢利用武力罷黜嘅前西臺國王仍然響西臺最大戰略競爭對手埃及的法老王拉美西斯二世的保護之下。

呢點一直以來造成西臺同埃及之間關係緊張,而且響可見嘅將來對兩國關係造成重大影響。響繼續談論呢點之前,我地要先追溯之前發生嘅事,因為歷史仲有幾條故事線,包括西臺內政及外交,將同哈圖西里任內事務嘅影響變得糾纏不清。

另一位西臺王位的競爭者

1986年響哈圖沙出土嘅青銅銘文板原物

響1986年7月20日星期日,當德國考古學家響哈圖沙城進行考古挖掘嘅時候無意之中出土一塊保存得相當完好嘅青銅板,板上刻有350行西臺楔形文字。當時呢塊青銅板所在嘅位置只係埋響接近獅身人面城門附近南牆以內行人路嘅地下30厘米。

呢個發現嘅重要性好難被高估,呢塊係考古學界響整個西臺世界發現過唯一一塊青銅板,上面嘅銘文為研究西臺史嘅學者提供關於青銅器時代晚期安納托利亞的局勢的珍貴資料,並且為西臺帝國存在嘅最後一個世紀間嘅政治形勢同發展提供咗好多前所未知嘅信息。

青銅板上的銘文係哈圖西里嘅兒子及繼任人圖哈利瓦四世(Tudhaliya IV)及一位叫卡隆塔(Kurunta)嘅人物之間嘅一份條約。響發現呢塊青銅板之前,考古學家已經知道卡隆塔係哈圖西里嘅另一位外甥,或許係一位響哈圖西里在位年間已經有權勢嘅國王,獲哈圖西里委任管理達塔薩。

銘文確認卡隆塔係一位西臺王子,係前國王穆瓦塔尼二世嘅另一位兒子,因此亦都係被哈圖西里罷黜嘅西臺國王烏希.圖哈合嘅兄弟或者同父異母嘅兄弟。因此呢份文件亦都提供咗關於卡隆塔響佢兄弟被罷黜之後響西臺帝國所扮演角色嘅寶貴額外資料。響穆瓦塔尼死時,烏希.圖哈合嘅繼承順序明顯高於卡隆塔,後者的身份好可能都係一位側室所生的兒子,但比烏希.圖哈合年輕。

當烏希.圖哈合預備繼承王位的同時,穆瓦塔尼將卡隆塔托付予佢嘅叔叔哈圖西里照顧。根據青銅板所載:「當時國王穆瓦塔尼將卡隆塔托付予我嘅父親哈圖西里照顧,因此我的父親照顧佢長大。」雖然並未獲安排繼任為國王,但佢毫無疑問將會獲安排擔任國內重要嘅職責,並將在西臺擁有一份傑出的事業。

穆瓦塔尼肯定將佢嘅兄弟哈圖西里視為呢位年輕王子嘅一位合適監護人及導師,以為佢預備將來接掌重任。我地已經提及過穆瓦塔尼將卡隆塔送到哈皮斯讓佢嘅兄弟照顧係出於王室內部的爭端,佢希望至少一位兒子受到保護,可以遠離呢場王室內部爭端可能嘅後果。

哈圖西里一絲不苟地執行佢作為監護人嘅責任,佢將呢位外甥視作自己嘅兒子一樣帶大,而卡隆塔同哈圖西里的兒子圖哈利瓦建立咗深厚嘅友誼。如果我地選擇相信銘文嘅記載,呢點大大鞏固咗卡隆塔同哈圖西里一家之間嘅關係。

響哈圖西里奪權所造成嘅混亂中,卡隆塔一直都企響哈圖西里一邊,因為咁佢獲得咗叔叔嘅獎勵,就係佢被委任為達塔薩嘅國王。據青銅板所載:「但當我父親罷黜烏希.圖哈合嘅王位之時,我嘅父親接納咗卡隆塔並將佢委任為達塔薩地區嘅國王。」表面上,卡隆塔獲委任嘅時間就響哈圖西里奪取王位之後冇幾耐。呢個時間選擇好可能係故意嘅。因為哈圖西里呢場政變導致本土內戰以及哈圖沙陷入分裂,烏希.圖哈合好可能響西臺國內,尤其是響哈圖沙城內仍然有一定支持佢嘅勢力。佢已經失去王位並且遭到流放,但穆瓦塔尼的其他兒子仍然響度。

烏希.圖哈合嘅支持者好有可能轉而支持穆瓦塔尼響哈圖沙的另一位兒子。呢幾位王子繼續留響哈圖沙,會令哈圖西里感到尷尬,因此哈圖西里盡早將呢幾位王子遷離哈圖沙係可以理解嘅做法。因此當哈圖西里奪得政權之後,好快卡隆塔就被派往達塔薩。雖然已經唔再係西臺首都,但達塔薩仍然係一座重要嘅城市,毫無疑問原因正正係佢嘅戰略位置:佢控制住安納托利亞南部地區,亦都同基祖瓦達接壤。我地將會見到,呢個地區響西臺帝國晚期越黎越變得重要。因此將卡隆塔委派到當地繼承王位並唔單止係對佢忠誠嘅獎勵。

通過將達塔薩置於西臺王室後代嘅控制之下,哈圖西里清楚講明呢個地方仍將會係西臺最高規格同最重要嘅屬土。承認呢位王子嘅地位之後,哈圖西里同佢雖繼承人圖哈利瓦都有向前者提供優惠同扶持嘅政策。

此時,我地會將注意力集中響一個名叫烏米.圖哈合嘅達塔薩國王身上,關於佢嘅事蹟記載響一份同西臺國王訂立嘅條約之上,並引來唔少爭議。呢份條約名叫烏米.圖哈合條約,而同佢立約嘅西臺國王名字已佚失,到底呢位烏米.圖哈合係邊個?同佢立約嘅西臺國王又係邊個?

有部分學者認為烏米.圖哈合係穆瓦塔尼的第三個兒子,亦即係卡隆塔嘅兄弟以及繼任人,而呢份條約亦都係圖哈利瓦四世所立。但亦都有部分學者認為烏米.圖哈合同卡隆塔係同一個人,烏米.圖哈合係卡隆塔嘅本名,而卡隆塔呢個路維安人嘅名係佢後來改嘅,因為佢被委派到嘅達塔薩係屬於路維安人嘅地區。而且同佢立約嘅西臺國王唔係圖哈利瓦四世而係哈圖西里三世,呢份條約係哈圖西里同烏米.圖哈合/卡隆塔嘅第四份條約。

如果我地假設兩個名係指同一個人,我地可以見到哈圖西里對呢個達塔薩國王嘅優惠待遇。哈圖西里對達塔薩嘅優待係當佢知道達塔薩宗教稅為呢片土地帶來沉重嘅負擔之時,佢就廢除咗呢個地方軍隊稅,因此當地軍隊可以重新調動去滿足宗教稅嘅要求。通過大方減免賦稅,哈圖西里希望可以令卡隆塔繼續對佢忠誠。確保對方職責同義務唔會令佢不滿或投訴係好重要,因為如果卡隆塔不滿嘅話,佢仍然有可能受到鼓勵利用佢父親區內嘅殘餘勢力破壞佢嘅條約,起兵造反並將達塔薩嘅王位變成哈圖沙嘅王位。

作為穆瓦塔尼嘅兒子,卡隆塔對西臺王位擁有繼承權。但除非佢使用武力,佢永遠都冇可能期望能夠成為西臺帝國偉大嘅國王,因為哈圖西里已經向天下公佈只有佢嘅後代能夠繼位。但呢度嘅問題係,到底哈圖西里家族裡面邊個會繼承佢嘅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