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內戰!香港警察的戰爭罪行罄竹難書!

上星期六(8 月 31 日)晚上,香港防暴警察衝進太子地鐵站月台和車廂,以「示威者假扮成普通乘客」為由,揮警棍亂棍毆打瑟縮在地上的乘客,重演 7 月 21 日晚元朗站白衣人無差別追打乘客的一幕。不過,今次恐怖襲擊的兇手,不是黑社會暴徒,而是香港警察。

香港正在發生一場內戰。為什麼這是內戰?當一個社會無辦法以和平方法就重大問題達成共識,不得不以武力壓倒對方就範,而雙方戰鬥力並非一面倒,沒有一方能短時間殲滅對手,就是內戰。內戰的參戰方,都不會守法,戰爭本來就是不受和平時期的法律規範,所以無謂再哭訴香港警察知法犯法。但戰爭傳統上仍然有一些底線,參戰方預期對方會遵守。不殺來使、不傷無辜平民百姓、不阻礙戰地記者採訪和醫療人員救援,不對抓獲的敵方士兵施以酷刑等等,都是戰爭底線的「普世價值觀」。但是,香港警察已經全面和中國接軌,中國價值觀就是要「止暴制亂」,不要說知法犯法,連基本的戰爭規範也置之不理,包括每星期在人口密集的住宅區發放催淚彈、粗暴對待記者和救護人員、把被俘虜的抗爭者打至骨折和腦出血等等,全部都是內戰標準都不容許的惡行。香港黑警的戰爭罪行罄竹難書,到 31 號晚更變身恐怖分子,在地鐵車廂無差別攻擊乘客。警方發言人砌詞,防暴警以專業判斷示威者假扮乘客,那麼為什麼黑警毆打市民之後,忘記了要拘捕?那不是黑警找幾個弱者發洩心頭之憤又是什麼?以戰爭標準來衡量,這都是罪行,更何況施暴的是穿着制服的香港警察?

抗爭一方最近開始投擲汽油彈,但投擲目標都不是警察。 30 號警察總部外,抗爭方燃燒雜物,紅紅火光加捲黑的濃煙,馬上有之前口口聲聲「核彈都唔割」的香港人跑出來讉責。香港警察一方犯下的戰爭罪行,原來不足以抗爭一方在警察總部外縱火抗議。覺得「玩火好危險」的,仍然遠遠沒有意識到這是一場你死我活的內戰。抗爭一方必須警告香港警察:火攻不是抗爭方排除不用的手段。正如香港警察沒有答應不會開槍一樣,能戰才能和,抗爭一方和警察一方武力裝備極不對等的情況下,絕對要以戰爭容許的不同方式,震懾敵方的氣燄。

這場內戰,並不以殺傷對方戰將為目標,而是以消磨對手意志和戰鬥力為戰勝手段。抗爭一方 7 月 1 號衝擊立法會大樓,成功解開香港人對「勇武抗爭」的心理枷鎖後,雙方再找不到突破點,戰事呈現拉鋸膠著狀態。港共政權的如意算盤是,香港人「搵食大過天」,很快便會厭倦無日無之的街頭衝突,站在政府同一陣線,譴責抗爭者拖垮香港經濟。不過,香港警察的戰爭罪行昭然若揭,暫時仍然令香港人覺得「革命無罪、造反有理」,民意對抗爭一方的支持,沒有減退跡象。

10 月 1 日是中國人民共和國七十週年國慶,這場中共一向以國家總理名義籌辦的慶典,據說今年將由習近平以國家主席身份獨攬風騷。香港的內戰,短期目標當然是把戰事延續至中共國慶日,把國際焦點從北京轉移到香港。共產黨黨中央眼見香港警察庸碌無能,平暴無功,會否下令林鄭月娥對香港頒佈緊急法,期望以緊急法付予林鄭無上權力,迅速敉平香港抗爭者的抵抗?害怕緊急法的,順序是香港中產、共產黨自己,最後才是抗爭前線義士,所以黨中央才顯得舉棋不定。套用中共的講法,港共如果真的動用緊急法,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香港抗爭一方可能成為最大贏家。決心攪炒還會怕緊急法嗎?放馬過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