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警不知自省說謊耍計,老胡大吹和風暗搞分化

(一)

警方向民陣八三一遊行集會發反對通知書,理由是和平示威差不多每一次都被「騎劫」,最後演變成大規模違法和衝擊事件。此說法其實站不住腳。

七一三光復上水,遊行龍尾未散,魔警即暴力驅趕,和平遊行人士倉皇逃命。沙田遊行,多面包抄,封鎖一切退路,連沙田站的閘口也封。當時許多參加完遊行的和理非抗爭者仍在集會,未曾離去。

前線抗爭者要保護和理非手足安全離開,不得已設路障,跟魔警對峙,魔警動輒施放催淚彈,卒之激起民憤,爆發衝突。敢問誰在「騎劫」?誰在挑起衝突?不知自我反省,只知天天四點講大話,香港警隊都算折墮!

按照常理,即使發出反對通知書,不少香港人仍舊會上街,不如發出不反對通知書,當日做些維持交通、治安、協調的工作,豈不更好?

可惜香港警隊並不正常,現在的它是獲中共授權合法向香港人施暴的邪惡軍團。發出反對通知書,更似是一個可怕的部署,令整件事變為未經批准集結,好讓遊行集會未完便擺妥布袋格局,多面進逼,最後大圍捕。這跟「拉到無人為止」的消耗戰方針是相呼應的。

在此,筆者想奉勸各位,如欲前往八三一遊行集會,切勿帶同小朋友和老人家,是次遊行集會風險相當高。另外,擬好戰略,選擇有利游擊戰的地形 (以牽制水炮車),穿好防具。

(二)

林鄭和魔警如魚得水,和他們性格上的相似有關,大家都是目中無人,自我中心得過份。

警察隊員佐級協會稱近日有警察子女在校園被欺凌,主席林志偉表示:「作為一位負責任老師,應該以持平態度,反而沒有這樣做,反而言語鼓動、侮辱說話……希望他們放過無辜的小孩。」

真好笑,負責任的老師就要教導學生分清是非善惡。嘲笑街坊做曱甴、向嬰兒小朋友老人家放過期催淚彈、性虐待女抗爭者,老師向警察子女、親屬道出事實有何不妥?激於義憤,尖酸刻薄、譏諷詆毀在所難免,但魔警是否要反省自己做過什麼落得如此下場,而不是一面倒覺得老師不持平?

放過無辜的小孩,魔警的小孩就無辜,被拉至新屋嶺毒打、強姦的就不無辜?他們做錯什麼?爭取民主自由人權有錯麼?就算錯,該得到這樣不人道的對待嗎?

俗語說:「你不仁,我不義」,中國向來有復仇傳統,《春秋》公羊傳最重視復仇,宋儒胡安國歷靖康之難,撰《春秋傳》,特別重視復仇與復仇經義,甚至集理學大成的朱夫子,亦強烈主張復仇,高呼「有萬世必報之讎」。有仇不報非君子,是中國人教曉我們的,我們焉可輕易放過警察的子女、親屬?放過即有違道義,所謂「以德報怨,何以報德?」

(三)

《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接受 cctvb 訪問,提到「廢青」「蟑螂」主要針對「極少數暴力示威者」、「那些幪面的、拿著鐵棍砸警車打警察的、還有那些把國旗降下來往海裏扔的極少數人」,大部份參與和平遊行的香港人則是運用應有的權利表達訴求。這是要分化勇武與和理非,打破「不割蓆、不譴責、不篤灰」。

十月一日國慶前平息是中央願望,但平息不了也可以接受,別低估中央的承受力,損一點面子沒問題,此和《環球時報》社評<就維護香港高度自治說些大實話>所吹的和風相類似。

不過,中央駐港人士及機構被驅逐,港共及警隊全面癱瘓,中央就會介入,換言之,任何鼓吹「港獨」,以及林鄭、魔警回心轉意倒戈相向將不被允許。香港形勢仍然很嚴峻,死結難解。

高調邀請葵涌舉槍「光頭警長劉 sir」參加北京國慶晚會,尤其見出中共對香港抗爭態度強硬,一切都是謀略,buy time 消散抗爭勢力,然後徹底清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