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河之歌:西臺帝國興衰史(22) 烏希.圖哈合被推翻

烏希.圖哈合被推翻

新登位的烏希.圖哈合與他的叔叔哈圖西里最初和諧合作的關係最終卻因為權力鬥爭而無可避免地變質,不幸地,關於此事件我們只有哈圖西里一方嘅講法,而他的講法一如所料地將所有責任推比烏希.圖哈合。

根據哈圖西里,佢外甥對佢嘅妒忌係兩人間關係轉趨緊張嘅主要原因。歷史文件記載,當烏希.圖哈合見到戰爭女神眷佑哈圖西里之時,就起左妒忌之心,想籍機傷害哈圖西里。佢奪走左哈圖西里嘅附屬國,更甚者,佢將哈圖西里重新殖民的荒置城鎮奪走,以削弱佢嘅勢力。事實上,烏希.圖哈合咁樣做可能都唔係冇道理,佢有好好嘅理由去懷疑自己的叔叔,去到一個地步佢被逼褫奪對方大部分嘅權力。

當然,烏希.圖哈合冇辦法否認哈圖西里對帝國所作出嘅貢獻,尤其係強化北方領土以避免敵人攻擊,以及重新征服長期被敵方佔領同控制嘅地方。響佢重建嘅地方當中,以烏希.圖哈合在位早期重建及重新殖民嘅聖城那裡克(Nerik)最為重要。

呢座城市響200年前漢提里二世在位期間因遭到卡斯卡部落入侵掠奪而廢棄,自此以後就一直荒廢。相信天神嘅旨意與佢同在,亦都清楚明白佢響國內擁有嘅廣泛支持以及佢為帝國所作出嘅巨大貢獻,哈圖西里此時可能將目光投放響更高嘅報酬之上。通過咁樣做,哈圖西里毫無疑問威脅到佢最初宣誓忠誠嘅對像:烏希.圖哈合。佢一直以來都滿足於支持呢位年輕嘅國王,只要佢能夠維持對對方嘅影響力同對方一直倚賴佢嘅建議同支持。

但當烏希.圖哈合開始自作主張唔聽佢支笛嘅時候,兩人之間嘅緊張局勢就開始形成。對烏希.圖哈合而言,佢要鞏固自己嘅勢力,佢就唔能夠繼續容許哈圖西里擁有好似以前一樣咁大嘅權力。

因為咁烏希.圖哈合開始剝奪哈圖西里所直接控制嘅土地,雖然係咁但仍留低哈圖西里嘅權力中心哈皮斯同聖城那裡克(哈圖西里響呢座城市作為風暴之神嘅祭司)比佢。當然,烏希.圖哈合奪走叔叔所控制嘅領土都有其他嘅理由,因為佢被委任為北方王國嘅國王呢件事係同穆瓦塔尼二世將西臺帝國首都由哈圖沙轉移到達塔薩並準備跟埃及全面開戰有緊密嘅關係。

但當此時西臺嘅首都已經搬返去哈圖沙,哈圖西里響北方嘅角色同責任已經完成,此時繼續穆瓦塔尼原有的安排已經缺乏合理性。一開始哈圖西里接受權力被削弱,仍然忠誠於烏希.圖哈合嘅政權,因為佢聲稱佢相信呢個係出於對佢兄弟穆瓦塔尼嘅尊重同忠誠。

只要佢仍然控制住哈皮斯同那裡克,佢仍然係呢位國王嘅威脅。結果,烏希.圖哈合嘗試連呢d僅餘嘅土地都從哈圖西里手上奪走,呢個係壓斷兩人關係嘅最後一根稻草。根據《自辯書》,哈圖西里忍左佢外甥7年之久,但烏希.圖哈合企圖將佢嘅勢力完全摧毀,並嘗試將哈皮斯同那裡克從佢手上奪走。

因此,佢不再服從於烏希.圖哈合之下並起兵反抗。命定嘅時刻已經來臨,哈圖西里嘗試將呢場爭端描繪成基於正確嘅行為同各人角色嘅合法性,一場法律上嘅爭端而非一場政變。呢場爭端嘅結果將由天神嘅裁決而非武力嘅強弱所決定。

我哋唔清楚到底烏希.圖哈合有冇信心可以推翻佢叔叔嘅決定,但我哋知道嘅係佢唔可以再扮睇唔到繼續拖延時間。佢響哈圖沙倉促聚集軍隊,並向上地區進軍以跟哈圖西里爆發衝突。通過咁樣做,至少佢避免左響哈圖沙市內同佢叔叔爆發流血衝突。但咁做存在一個重大風險,佢唔知道佢可以從自己嘅附屬國得到幾多支持,而有幾多人會支持哈圖西里。

佢被逼響哈圖西里嘅大本營同對方打仗,雖然我哋必須承認哈圖西里響當地都有人反對,但當地亦都有好多人支持呢位為佢地帶黎和平並且統治左佢哋好多年嘅國王。呢個地區好大可能忠於呢位大將而非哈圖沙果位未經過歷煉嘅國王。

知道自己嘅弱點,烏希.圖哈合從流放中召回阿瑪.塔洪達的兒子Sippaziti,並在上地區聚集軍隊。獲得Sippaziti的支持係有代價,作為交換烏希.圖哈合重新將對方一家恢復響上地區統治者嘅地位。阿瑪.塔洪達一家響上地區大概仍然有一定嘅支持者,包括抗議罷黜阿瑪.塔洪達一方嘅勢力。如果係咁嘅話,呢個都係烏希.圖哈合可以利用嘅勢力。但呢個只係絕地反擊嘅做法。

Sippaziti並未響上地區召集到足夠嘅軍隊,另一邊廂,哈圖西里卻成功召集到相當多嘅軍隊,當中包括部分獲特許定居響西臺領土嘅卡斯卡人。但最重要嘅係相當多西臺貴族都支持哈圖西里。

當中至少部分係不滿被烏希.圖哈合流放嘅附屬國人民,佢哋鄙視呢位國王嘅出身。但佢哋嘅大部分人都純粹係想立於不敗之地,因為考慮到雙方勢力嘅差距,即使有冇天神嘅介入,勝利好明顯好大機會屬於哈圖西里一方。

呢場衝突以烏希.圖哈合嘅決定性失敗以及哈圖西里嘅勝利作結。烏希.圖哈合成功抵達左沙姆哈城,響當地佢建立左一個臨時嘅行動基地。但哈圖西里好快就圍困呢座城市,將烏希.圖哈合同佢嘅軍隊緊緊包圍,並成功逼使後者投降。

烏希.圖哈合以西臺國王嘅身份離開哈圖沙,但佢而家就要以佢叔叔嘅戰俘嘅身份回到哈圖沙,佢嘅王位可能只有短短嘅幾年。烏希.圖哈合被正式罷黜,並由佢叔叔哈圖西里登上西臺國王嘅大位。

哈圖西里(Hattusili)成為西臺國王,是為哈圖西里三世(Hattusili III)

哈圖西里向外宣佈佢係西臺王族嘅血脈,呢個響新王朝係獨特嘅做法。通過將佢自己嘅血統追溯到最早嘅拉伯尼納,哈圖西里希望可以比人一個佢毫無疑問係佢兄弟王位嘅合法繼承嘅印象。

但呢場政變並未得到附屬國真心嘅支持。響一個向哈圖沙市民嘅宣佈當中,哈圖西里承認西臺嘅人民響支持佢同埋烏希.圖哈合之間存在分歧。事實上響哈圖沙本身都可能為此發生衝突,並導致西臺國庫遭到搶掠。哈圖西里嘅第一個重任就係重新團結佢嘅子民,說服佢哋接受呢場政變嘅結果。佢將自己描繪成受害一方,佢一直以來對穆瓦塔尼及其繼承者烏希.圖哈合忠心耿耿,而錯嘅係烏希.圖哈合,係佢嘅忘恩負義將哈圖西里擁有嘅一切奪走導致後者被逼採取行動奪取政權。而家係和解嘅時候。

響呢場衝突中企響烏希.圖哈合一方嘅將不會被秋後算賬,但將來嘅繼承權將會完全落響哈圖西里一系嘅血脈之上。因此,烏希.圖哈合嘅子嗣,亦即穆瓦塔尼一脈,將被排除響西臺王位嘅繼承權之外。

烏希.圖哈合嘅流放

哈圖西里應該點樣處置烏希.圖哈合?將佢無限期監禁響哈圖沙並唔係一個可行嘅選擇。流放係西臺帝國傳統上處理失勢王室成員嘅方法,而且傳統上流放王室成員嘅國王會確保被流放者響離開哈圖沙後仍然享有合理舒適嘅生活。但如果被罷黜嘅國王流放地點同哈圖沙好近,佢發動一場反政變嘅可能性不能被排除。將佢流放到邊疆地區,一個離哈圖沙好遠但仍然響西臺國內嘅地方似乎係一個更好嘅選擇。

哈圖西里三世最後選擇左敘利亞嘅努哈殊什作為烏希.圖哈合流放嘅地點。哈圖西里希望將佢對烏希.圖哈合嘅處置方式包裝成「榮譽流放」,後者響被流放嘅地方負有管理幾座要塞城市嘅責任。通過咁做,哈圖西里嘅目的係利用呢d責任黎令到烏希.圖哈合忙於應付,因此沒有精力嘗試重奪王位。佢亦都倚賴重新被推上阿摩利王國王位嘅前受保護者Benteshina去監視烏希.圖哈合嘅一舉一動,並響後者有可疑行為時通知佢。

但無論將烏希.圖哈合流放到呢個地區背後嘅考慮係點樣,呢個決定被證實係錯誤而佢嘅後果將纏繞哈圖西里餘下嘅任期。佢嚴重低估左對方重奪王位嘅決心。響抵達努哈殊什後不久,烏希.圖哈合就開始暗中聯絡巴比倫方面嘅勢力,佢咁做嘅目的仍然係一個謎,但幾乎可以肯定佢係希望利用巴比倫人作為建立幼發拉底河地區海外支持嘅第一步,以及強化佢自己嘅地位到一個地步令佢可以重奪西臺王位。

此外,佢亦都私通新上任嘅亞述國王薩爾瑪那薩爾一世(Shalmaneser I),最終目的亦都係為鞏固自己嘅地方、利用外國嘅支持重奪王位。

西臺帝國嘅老對手,埃及法老拉美西斯二世(Ramesses II)為權鬥中失勢嘅烏希.圖哈合提供左政治庇護

哈圖沙嘅呢場政變,響鄰近國家造成一定程度嘅困惑,到底邊個係西臺帝國合法嘅國王?外交書信嘅收件人同談判對象應該哈圖西里定烏希.圖哈合?只要一日烏希.圖哈合仲響度,呢個對西臺合法國王到底係邊個嘅疑惑就會一直存在,對此哈圖西里需要迅速嘅行動。當知道佢外甥暗中私通巴比倫人以及秘密計劃逃離哈圖西里嘅掌控之後,哈圖西里命令將佢移送到一個新嘅流放地點:阿萊西亞(Alasiya),即今日嘅塞浦路斯島(Cyprus)。

烏希.圖哈合並無放棄反抗,佢堅決要逃離佢叔叔嘅控制,並且尋求方法奪回佢嘅王位。當機會黎到嘅時候,佢逃出左衛兵嘅掌控,逃出佢流放嘅地點,並最終流亡到他父親最大的敵人:埃及法老王拉美西斯二世之處。哈圖西里即時寫信比拉美西斯要求對方將烏希.圖哈合驅逐出境並交回哈圖西里手上,但拉美西斯並無遵從佢嘅要求。

響哈圖西里寫比巴比倫國王卡達什曼.恩利爾二世(Kadashman-Enlil II)嘅信中,就提到當佢寫信比埃及法老同對方拒絕遵從要求一事。拉美西斯拒絕交出烏希.圖哈合一事,對哈圖西里作為西臺王位合法繼承人嘅威望係重大嘅打擊,至少響哈圖西里希望建立外交關係嘅外國國王眼中更是如此。

現在,對於哈圖西里而言,佢要響外國王室面前掃清一切懷疑,並說服對方佢牢牢控制住整個西臺帝國呢點,絕對係勢在必行。